Pinned toot

⭐我的跑站同人专用账号→
@LilyLindbergh 只想吃鸡蛋不想看鸡废话的朋友可以关注这个号。 :yang6:

Pinned toot

从活吧搬家后,银英电子书分享依然有效。

@LoGH

简体中文版有本传和外传,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蔡美娟 译。
繁体中文版只有本传内容。
※有需要的朋友可以在私信中留邮箱地址。

注意:
1.本条长期有效。
2.请勿将本条内容以任何形式转出长毛象平台,一旦发现立即删原文。

谢谢大家。

lofter也就那样了,改不改版也就那样。主要还是这些年我已经离同人世界越来越远,都不再认为自己是同人女了,你说一个清心寡欲的半隐居网民能有什么要求?

普鲁斯特和卡夫卡恐怕属于同一类的作家——即作品需要一读再读。

Show thread

我最欣赏的创作者性格是——评论争议越大就越创作,管别人怎么看有没有人看,就是要堂堂正正地创造我认为的文艺作品。这类人我即使在审美风格上无法产生共鸣,但在人格上,我绝对表示尊敬。
比如孤僻天才普鲁斯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再肝两天我就解放了!!!(快乐地换起了办公室的垃圾袋

但是,讲真,重庆话版动物世界,真的很好笑。我为数不多的减压视频系列之一。

我绝不会说什么逝者已矣的话,既然你猫粮吃死了我的猫我就帮你倒闭
重要的事说三遍:
GO猫粮近一年来问题多多,多只猫出现呕吐拉稀吐血甚至死亡
GO猫粮近一年来问题多多,多只猫出现呕吐拉稀吐血甚至死亡
GO猫粮近一年来问题多多,多只猫出现呕吐拉稀吐血甚至死亡

杨威利质疑宗教的理由非常充分——一个充分发展了本体性的人并不需要依赖宗教获得心灵的力量。

恋爱脑有科学依据了 

“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团队鉴定出了一个多巴胺神经元介导的短暂遗忘的记忆抑制,人为激活该多巴胺神经元并不会消除长期记忆的表达。多巴胺神经元只是短暂地抑制了记忆检索,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被短暂抑制的记忆得以重新检索,这部分记忆也随之恢复清晰。

这或许解释了“恋爱脑”的现象,恋爱中大量多巴胺的分泌,短暂抑制了一些记忆,让一些原本的常识判断变得模糊,当这段恋爱关系结束(可以是分手,也可以是婚姻),多巴胺分泌减少,这些被短暂抑制的记忆逐渐清晰,理智重新上线。”

早上灌了太多咖啡,现在兴奋得以为还身在下午三点钟。

大众文化如此,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我用长毛象的理由只是因为它是一个不用翻墙没有过多审查的平台,没有额外的期望。只有民主没有法制是危险的,就像现在每一个彼此平等又初具自我意识的长毛象用户之上,并不存在一种超越个体的规则或共识,本质上就是分散而混乱的。当然,也许在这样的混乱之中,人们会达成某种共识(社区基本规则),这是最好的结果,但需要时间也需要理性。如果任由这些过分强调自我感受的争吵继续下去,其结果只会像今天的推特中文圈一样乌烟瘴气。

还有,如果我有足够大的车位,我也想拥有一辆汉兰达,开个天窗就是一辆城市装甲车(不

Show thread

丰田出迷你型越野了,我终于找到了雷克萨斯CT平替。

“ 爱尔芙丽德穿著一條再普通不過的薄裙,沿著這堵可怕的牆體緩緩走著。令我痛苦的是,和她的影子一樣,她也被漸漸吸收,最終將消散在光亮裡。我像極了這影子,飄蕩在世界的表面,我了解這個世界的每個隱密角落,但和她一樣,要進入這個世界,我只能依靠謊言。”

(明知自己不是画画的料还是硬着头皮画完了.jpg)

【教授举报官员后跳楼自尽 妻子发声:在政府答复前 我不会为丈夫举行葬礼】“我丈夫用命来诉求政府的回应,没有办法了”,李缨痛哭。1月18日,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庹继光从跳楼自尽,留下了妻子和尚未成年的儿子。其妻子李缨认为,是政府强拆压垮了庹继光,拥有新闻、法律双重学术背景的庹继光“觉得没有任何指望了”。
2020年10月24日,庹继光用个人微博转发了一封名为《举报浦发友滥用职权、暴力拆除公民合法房产》的举报信,举报人是他自己,被举报人为成都成华区区长和区委副书记。庹继光在举报信中称,在没有签署拆迁协议、没有启动征收程序、没有申请司法强拆等前提下,成华区“对我们的两套住房进行了暴力拆除,给我们造成了巨大的财产和精神损害”。
早在2012年2月3日,庹继光就写过另一封公开信:《成都之大,放不下我一张平静的书桌!》。公开信提到,2011年12月20日,庹家锦江区住处的门锁被万能胶堵死;当晚,成华区统一建设办公室的人员“采取砸门、断电等手段,骚扰仍居住在那的庹继光岳父母,老人旧病复发,紧急求助。”
李缨表示,在成华区政府给出答复前,她不会举行葬礼。“如果政府没回应,我就轻易把他……是不是有点亵渎他。我丈夫是一个崇尚法制、非常正直的人”。据李缨回忆,从今年1月份开始,丈夫情绪非常不好,随即被诊断为重度抑郁,“他觉得已经穷尽自己的能力了,学法律学新闻都救不了我们,这就是知识分子的悲哀”。
1月19日下午,记者来到庹继光的跳楼地点田家炳楼附近,两位路过的退休老师说,“昨天这里还有花圈、鲜花,今天就没有了。”从庹继光跳下的10楼窗口往外看出去,远处是新建成的商品房。铁轨从东至西,分隔了校内和校外。冬天的树木不再青翠,低矮的教工宿舍被大树遮掩,川师大警务室就在楼下。这是庹继光看到的最后一幕人间景象。 :sys_link: sohu.com/a/445947454_237556

:icon_weibo: weibo.com/5890672121/JEfATa4Ra

#搜狐新闻

Show older
全体逃跑

本实例是小说《银河英雄传说》以及其衍生作品的相关实例,但是对嘟文内容没有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