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但无法支持,而且比较反感当下你国对战争性侵受害者(“慰安妇”)的纪念。原因是:它仅仅是在控诉外国侵略者施加于受害者的伤害,却丝毫不肯提及,更不肯反思和追责,本国人对受害者的荡妇羞辱行径,给受害者带来的更为持久和严重的伤害。

从幸存至今的“慰安妇”受害者的经历来看,她们无一例外地遭受到本国“同胞”的污名化和排斥,这使得她们的后半生大多经济困难、缺乏家庭和亲密关系,有些人还在你国的政治运动中受到迫害。而这些来自“同胞”的伤害,从未被正视,更没有被追责。

我记得我很喜欢的一个女权博主,对于“慰安妇”受害者,曾有过一个很辛酸也很愤怒的评价:她们前半生的苦难是侵略者带来的,后半生的苦难,是自己的同胞带来的!

如果我们面对受害者的时候,只控诉侵略者,而丝毫不肯反思,本国人给予她们的伤害,那么,这样的控诉就是伪善的。受害者没有被看见,更没有被给予正义。

@lgcjlinms 也是因为当下可以给仇恨助燃才提这个事,根本不是真的要去纪念和关怀她们本身。2014年郭柯拍摄的幸存者纪录片《32》上映时曾受到多方阻挠,因为“不好公开宣扬”,后来拍《22》是通过网友众筹才得以实现;2016年上海的慰安所原址海乃家(慰安妇历史纪念馆)也被拆除,当时央视还去采访,某史料馆馆长大意就是说这个地方不配当作历史遗迹;采访附近学生和居民,也是说啊这个事是耻辱,慰安妇就是妓女,不可以说,不够正能量。也有幸存者提到自己因为“慰安妇”的身份多年来一直受到白眼,甚至有家长都不愿意让小孩来自己的摊位买东西。对比之下,韩国的慰安妇“分享之家”,本身是历史纪念馆和居所,有包括一线明星在内的各方捐款,有专门的工作人员以及志愿者照顾奶奶们的起居,有学生定期访问陪奶奶们聊天。可以说中国官方和大部分普通人从来没有真正把“慰安妇”当作受害者,没有照顾过她们,没有去体察她们的痛苦,只是在需要的时候拿出来证明“小日本该死”,甚至嚼几句性相关罢了。

她们,是为了一句“没有老婆安不了心”被逼与驻疆官兵成婚的八千湘女;是根据籍贯被称作“湖南辣子、山东大葱、上海鸭子”的女兵;是被当成父权社会“功绩”宣扬的性奴。
她们连伤痛耻辱都不配谈。
她们也还在等待道歉。

虚假的朝鲜:宣布抗疫胜利后立刻将疫病警惕度降为普通;
真正的朝鲜:宣布胜利后依旧在动态清零、算政治账、大比武

杨奥IF线第二部分汇总一下(之前的版本漏算了很多变量于是修改了):

由于奥贝斯坦在同盟而非帝国导致的世界线变动,同盟政变比帝国内战结束的时间(489年)得要早大约一年,这段时间是伊谢尔伦相对和平的日子,杨整编了同盟剩下的舰队,奥贝斯坦对伊谢尔伦进行了防务改造(伊谢尔伦是帝国造的,且之前奥贝斯坦就一直驻守在那里所以很熟悉内部结构),先寇布负责练兵,这样帝国在下一次进攻时就无法根据之前的经验判断要塞的弱点。此处需要注意的是,要塞对要塞这一战中,虽然吉尔菲艾斯想到了可以直接撞上去取得胜利,但是出于仁慈他不想毁掉几百万人生活的地方,所以采取了更加稳健的作战方式,这也是他的死因之一。这一战结束后,莱因哈特便决心要为吉尔菲艾斯复仇。

杨和奥贝斯坦在海尼森除了汇报工作&升职加薪&交流感情之外,还发生了人事变动,杨向统合作战本部申请让奥贝斯坦转任伊谢尔伦驻防分舰队指挥,不再担任杨舰队的参谋,此举一方面是为了物尽其用(未来同盟会有大量的作战需求,但是将领显然不足),一方面是杨也想暂时拉开距离让彼此冷静一下,作战本部与奥贝斯坦无异议。奥贝斯坦出于一些考虑,故意给人留下他与杨关系不好的印象,以备不时之需。

现在补充一下费沙侧的情况:之前同盟政变特留尼西特出逃到费沙,由于奥贝斯坦的甩锅暂时无法回到同盟,于是留在费沙与鲁伯特谋划挑起帝国与同盟的战争,利益交换条件是,一方面如果同盟被占领,特留尼西特可以回去取回他的政治地位,另一方面特留尼西特则提供地球教的情报和资源给鲁伯特。莱因哈特默许了费沙人劫持幼帝并拐去同盟成立流亡政府(此时杨开始预感到莱以后可能会从费沙走廊进攻同盟了)。之后莱因哈特发动“诸神的黄昏”作战占领费沙,特留尼西特临阵倒戈,用鲁伯特祭了天,鲁宾斯基在混乱中失踪,博尔德克作为帝国的傀儡暂任费沙代理提督,特留尼西特利用鲁宾斯基父子的死亡和失踪给自己洗白,把自己吹成是保住费沙独立自由的救星,再次施展其不要脸的政治家骗术笼络人心,为自己回到同盟做铺垫,此时是490年。

费沙走廊打通后,同盟立即面临兵临城下的灭顶之灾,需要注意的是,这个时点同盟的存量兵力比起原世界线要稍好一些,存活将领也更多一些,所以奥贝斯坦在第九次伊谢尔伦攻略战刚开打、费沙还没被占领的时候就建议杨先回海尼森,提前准备应对帝国军的主力,杨与比克古商议之后,十分费劲地向海尼森申请批准作战计划,然后他带亚典波罗、费雪回海尼森,留下先寇布、奥贝斯坦、卡介伦、伍兰夫等人守伊谢尔伦。

接下来是时间顺序略有先后的双线作战,帝国军配置与原世界线基本一致:罗严塔尔、鲁兹、连内肯普进攻伊谢尔伦;莱因哈特、米达麦亚、毕典菲尔特、缪拉、瓦列、史坦梅兹、法伦海特从费沙进攻同盟,此战也是尤里安初次上阵(17岁)。

主战线在兰堤马里欧星域,因为同盟方准备较充分的缘故,杨击败莱因哈特,暂时逼退了帝国军。伊谢尔伦要塞守不住,奥贝斯坦和伍兰夫作为诱饵牵制罗严塔尔的主力,先寇布、卡介伦带伊谢尔伦居民展开大逃亡,此战中伍兰夫战死,奥贝斯坦被俘,他之所以没有当场被杀,是因为罗严塔尔知道此人是导致吉尔菲艾斯死亡的主要责任人,所以打算把他交给莱因哈特处置,同时他自己也对这个人有点兴趣,所以留下活口观察,当然不可避免地他也在被奥贝斯坦观察,这段短暂的接触对之后发生的事也是有一定影响的。

接下来几个月间发生密集的战斗,先寇布和梅尔卡兹等人加入杨的战线,杨舰队这部分主力打败舒坦梅兹、连列肯普、瓦列取得三连胜,另一边比克古带的海尼森剩余兵力组成首都防卫圈(因为上一战杨提早赶来救援,所以比克古的舰队几乎没什么损失,可以分兵防守海尼森)。接下来莱杨在巴米利恩星域决战,此处与原世界线相似,杨击破莱的重重防御几乎就要摸到伯伦希尔,米达麦亚听从希尔德的建议改攻海尼森,并与伊谢尔伦来的罗严塔尔会合,不过本IF线下有首都防卫圈,双璧与比克古陷入僵持,同盟政府见势不妙,为求自保要求杨即刻回防(不是无条件停战),但毕竟同盟还没输,所以杨不会放弃打下伯伦希尔的机会,还是想A上去,然而本IF线下,除了缪拉半路杀出之外,掩护莱的还有尤里安,并且尤里安成功劝说莱退兵了(原世界线莱没有退,IF线里他听了尤里安的话,因为尤里安是吉尔菲艾斯的代餐,有代餐吃的莱就比较有理智),杨到手的莱飞了,但是抓到了尤里安收为俘虏。然后杨也不再恋战,回去海尼森救援比克古,双璧功亏一篑只好退回伊谢尔伦。

这一战结束后,双方损失都很惨重,帝国虽然尚有余力但补给也快不行了,考虑到已经占据伊谢尔伦和费沙两大战略要地,打同盟不急在一时,此时特留尼西特抓住机会,向莱因哈特自荐成为帝国在同盟的代理人,莱虽然很讨厌他但是考虑到日后再打同盟的时候行事方便,便同意帮助他回到同盟官复原职。双方遂签署停战和约,杨与莱因哈特约定再次交换俘虏(此处莱杨第一次见面),幼帝也宣告失踪,“银河帝国正统政府”终结,帝国退兵,奥贝斯坦回到同盟,莱因哈特回国正式登基。

然后再来看看这一阶段CP的感情发展:自从上次奥贝斯坦在杨的病床前被质问三连之后,他的内心开始有些动摇,无意识中采取了回避的态度,在杨提出要他调离幕僚团去独立指挥舰队后,多少有些松了口气。之后就是一段难得的平静时光,直到第九次伊谢尔伦攻略战开打,形势迫在眉睫,杨和奥贝斯坦都不是感情用事的人,权衡利害后定下分兵作战的方案,杨之所以要留奥贝斯坦在伊谢尔伦,是因为他对要塞很熟悉,分舰队也一直在做防务的工作,对阵罗严塔尔时,奥贝斯坦之所以是诱饵不是带大家逃亡的人,是因为他更了解帝国军,而且在同盟的人望不如先寇布和卡介伦,所以去向是可以预料的,杨也猜到了可能是这样的发展,但依然决定留下了他,只是在分开之前找他谈心:你是否知道这次可能一去不返?如果在此战中死亡,你的愿望、你想要的一切就都没有了哦?有什么后悔的,有什么想说的话,现在就说出来吧。奥贝斯坦没有再回避,他也已经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了,于是他说:我最初并没有打算为维护同盟而卖命,只是碰巧来到了这里,把此地当作暂时的容身之处而已。说实话同盟也很令人失望,到处藏污纳垢,甚至比帝国还不如,但是同盟诞生了你这样的人,这让我觉得它多少还有点存在的价值,你坚持到今天,也是为了那一点价值不是吗?我知道你对同盟的未来看法跟我不一样,那没关系,如果我有机会生还,我会再向你证明我是对的,为此你和同盟的存活都是必须的,那么就这样做吧。这次是杨惊讶了,并非惊讶于奥贝斯坦一如既往的工具理性,而是在那工具理性的无情与卑鄙中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某种高洁。分别的时候,奥贝斯坦给了杨一个加密频道,是他的义眼的直播记录仪,连上就能看到他看到的一切。

奥贝斯坦过了几个月的监禁生活,期间受到了严酷的拷问,义眼可以进行秘密通讯的事被发现了,于是眼睛被拿掉了。他在黑暗中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有过精神紧绷到极限的时刻,那时杨问他的几个问题无比清晰地出现在脑海里,财富地位权力自由和爱,好像全部都要失去了啊,他想起自己生命的最初也是这样一片黑暗,仿佛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任凭怎么质问挣扎,这一生难道竟是没有答案的一生吗?幸好跟帝国军的接触让他知道杨那边的主战线一直没输,于是他也撑着,因为他当初答应了杨要活下去并证明他的道路。

杨通过直播记录仪看到了奥贝斯坦的遭遇,然而通讯断开之后就彻底失去了联系,虽然知道帝国军暂时不会杀他,但还是非常担心,于是后来交换俘虏时就向莱因哈特指名要奥贝斯坦。莱虽然百般不乐意,但是为了换回尤里安只好同意,此处莱因哈特保护生者的愿望胜过了为死者复仇的愿望(可喜可贺!),他在这个世界线下没有原作那么疯那么寡,因为吉尔菲艾斯是在战争中牺牲的,某种意义上属于正常死亡,不是莱自己的错误导致的,他们之间也没有发生原作威星事件那样的裂隙,因此这个莱因哈特更能原谅自己,也更能原谅其他人。

此处插播一则尤莱:本IF线下的尤莱CP也可以就此展开了,尤里安大概是个比吉尔菲艾斯小一号的六边形战士,因为跟在他身边耳濡目染的缘故,很多人都觉得他像个小大公。吉死后莱自然继续收养他,并且慢慢产生了移情和依赖,莱对外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有吃代餐的成分,好在尤里安自身素质过硬所以莱就算对他偏心也没人有意见,希尔德也觉得有尤里安在莱的状况会好很多。不过在尤里安这边,他对莱的感情比较复杂,一开始很有距离感,而且不能理解吉尔菲艾斯对莱的绝对忠诚,当然这个他无法理解的点正是吉的魅力之一,所以后来他也在不由自主地向莱靠近,去弄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但是接触越深他越感觉到莱看自己的时候像在看另一个人,正常人都会觉得不爽的,所以尤里安更想快点长大建立自己的事业,好在莱因哈特面前能作为完全独立的人存在。于是尤里安17岁时参加了诸神的黄昏到巴米利恩会战,不幸被俘后在同盟生活了一段时间,这段与不同体制的短暂接触,正如罗严塔尔和奥贝斯坦一样,对之后发生的事也是有一定影响的。

回到杨奥这边,回到同盟的奥贝斯坦重新装上义眼,复明之后便看见他的答案出现在自己面前,然后奥贝斯坦用那双无神的眼睛盯着杨看了很久,这次是他躺着想叹气,说真可惜啊我没法做出与内心相称的表情。杨直视他说,不需要做什么表情,我都知道,我都明白,亏你能忍耐那么久,要是我的话可能早就投降帝国军了吧。奥贝斯坦表示这种程度的痛苦不算什么,杨听了很黯然,委委屈屈说,但是我觉得很疼啊。这次重逢他们难得坦率地互通了电波,因为在战争中因对方而波动的心情确实是真的。

再回到剧情来。巴米利恩战后同盟面临的局势不容乐观,伊谢尔伦和费沙走廊都落入帝国之手,暂时的战术胜利无法阻挡注定的败局,在杨看来事态又往悲剧滑了一大步,同盟不过是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才勉强支撑着没有当场亡国罢了。杨内心充满痛苦和怀疑,这期间他所做的努力,是否真的有助于保住自由和民主的价值呢?还是说,他只是为了延缓败亡的命运,就平白牺牲了那么多人的性命?他想起奥贝斯坦在伊谢尔伦时说过的话,因为 “坚持一些价值而走到这一步”,就不禁想这一切是否值得呢?

除了内心动摇之外,外部环境也十分危险,特留尼西特回来之后自然就盯上了杨。在奥贝斯坦看来,杨不得不做的时机到了,就差临门一脚,但他也很清楚杨不被逼就不会动,所以他私下找到了国防委员会,提醒说杨可能有不臣之心。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奥贝斯坦在伊谢尔伦被俘后回到同盟,经历酷刑而没有屈服,已经证明了他对同盟的忠诚,再加上之前他刻意做出与杨不合的表象,并指出杨丢下自己和伍兰夫弃伊谢尔伦而去的事实,国防委员会相信了他并引为自己人(特留尼西特并不知道前期奥贝斯坦给他使的绊子)。于是,杨因为先见之明而提前带兵回海尼森的事反而成了黑点,跟之前过往大小战役中引起的不满和怀疑N罪并审,委员会遂抓住他的把柄召开了审查会(命中注定的审查会!),把杨关了起来,此时帝国刚退兵,短期内都不会有战事,所以特留尼西特打算审查会要开多久就开多久直到杨认罪为止。菲列本想去找比克古帮忙,但是比克古因为当初战前帮杨说话还差点兵谏,也被牵连带走审查。杨被关一连N天杳无消息,先寇布很着急,盘算着如果走投无路不如撕破脸,带兵去把杨救出来,奥贝斯坦顺势拱火,并鼓动杨麾下的其他将领,让他们认为长官遭到迫害,接下来该发生的事就自然而然发生了。杨本来已经写好辞职信,打算在审查会上递出去的,但没想到先寇布发动兵变把他救了出来,这时事态已经不能回头,杨遂带着旧伊谢尔伦舰队群逃离海尼森。

出逃之后,杨开始有所察觉,怀疑审查会的事背后可能有奥贝斯坦在搞鬼,因为奥贝斯坦亲口说过要这么做,跟先寇布那种做之前还希望杨同意的态度是不一样的,你奥决定要做的事,即使伤感情也会照样做的。不过杨并没有实际证据,所以只是一直把这事放在心里。杨还想到一种可能性,如果当初跟莱交换俘虏时不提奥贝斯坦,他就会回到帝国手中,自己身边也就不会有这颗定时炸弹了吧!可是如果那样的话,你奥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也是可想而知,杨做不出这种事来。杨对奥贝斯坦的执着其实是无法理解的,这人跟先寇布完全不一样,他明白先寇布的出发点是 “自由民主需要有力量来保护,杨是拥有那份力量的最佳人选“,那么奥贝斯坦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为了把自己领导推上位,就可以忍受日复一日的社畜生活、忍受敌人的折磨吗?这是多么恐怖的事啊!于是杨找到他打算谈一谈,一方面商量今后的去向一方面了解对方的真意。

关于前往艾尔·法西尔加入独立政府的事两人看法相同,但是关于杨的怀疑,奥贝斯坦心里知道但是不打算承认他做过的所有事,只是坦白了 “真意” 的那部分——他要追随的确实是杨本人。如果说在原世界线下,奥贝斯坦追随莱因哈特是为了毁掉使他们痛苦的旧制度,那么在本IF线下,奥贝斯坦选择杨则是为了保全那个使他看见痛苦之外事物的灵魂。奥贝斯坦因为天生残疾,以至于对完美产生了近乎偏执的追求,原世界线下他想把莱因哈特打造成完美的君主,杨虽然与莱截然不同,但他道德上的洁癖其实如出一辙,杨的痛苦和纠结即是来源于他理想与现实之不兼容,杨在生活习惯上随随便便,道德理念上却绝少让步,看清这一点的奥贝斯坦自然而然地将他对完美的渴望移情到了这一边,价值,没错,奥贝斯坦并不真心认同特留尼西特治下的同盟,因为在他看来真正的价值在杨身上,杨才是那个最值得保留的火种,不管杨自己要不要用,赋予他尽可能多的独立地位和权力是必须的。杨听了长叹一声,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了。杨忍不住自嘲说,我到底让你看见了什么,同盟不是比帝国还烂吗?奥贝斯坦回答说重要的东西是不需要用眼睛去看的。杨与奥贝斯坦那双冰冷的义眼对视,忽然想到所谓的视觉不过是光在圆形晶体之间发生的折射罢了,正如命运一般,有输入的原因就会有输出的结果,可是人们却往往浪漫地把那区区晶状体称为心灵的窗户,从而忘记了真正发生联系的是什么东西。

(好了第二部分暂时就到这里,距离结局已经不远了我也快编不下去了之后的事就之后再说吧!)
:yang10:

Show thread

看到一张卡片上写着“抗争是无尽的,但不是无谓的”

Show thread

中西合璧思考:
月圆变狼。
七月十五变幽灵狼。

在朱军案二审结束后,弦子想对大家说的一些话。视频实在发不出来,以文字复述吧:

“(读完法庭上的自我陈述后)这个就是我们在法庭上能做的最后的努力了。可能还是没有办法胜诉,但我觉得我并不需要一个胜诉、一个胜利,我更需要一个道理、一个事实。这个事实是此刻我们的处境就是这样子的。胜利对于我来说没有那么重要,我也不希望成为一个特例。所以我接受这个结果。我觉得能在法庭上读完这番话其实是有意义的。法官在法庭结束后也跟我说,从14年报警,到现在已经8年过去了,你应该有自己人生的计划。但其实我想说的是,这就是我的人生计划,我的人生计划就是把我自己奉献到这个案子里面,然后希望可以得到一个好的结果。但现在我没有办法继续我的人生计划了。这是我自愿的,对我而言并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现在它被阻止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很感谢有大家的支持,因为能在法庭上说出这一切是不容易的,能够念完(自我陈述)一定是有自己的意义的。还是非常的谢谢大家。”

大家有没有觉得杨文里凑合着毕业了很不合理 

首先上结论,我觉得他理工理论方面挺好的。就像特定领域的管理者要有足够的专业技能,如果你要当一条流水线的主管,你必须了解每一个工序。而且杨经常把一些他的奇思妙想交给工程师做还真做出来了,和工程师的沟通完全不外行,所以他的这些肯定是理论可行且他也很确定这东西可行。光是到这个程度我觉得,拿个工学院的管理学学士学位不过分了(甚至绰绰有余,感觉拿个工科学位都不过分)!
所以强调偏科或许只是一种凸显人物反差增加趣味导向的设置,非要细究的话,可能得扯点别的设定来补锅呢?不过同人女的快乐就是补锅的快乐嘛 :yang6:

关于“写作分享”群组的基本玩法说明(不好意思,编辑了好多次) 

@board 总之我先建吧!有兴趣的就可以来玩!

以下是“写作分享”组(即write share)的基本玩法说明:

1. 此群组 @writeshare 是用于各位网友分享自己写作的文章(原创、同人均可)中的、自己喜欢的【节选】段落内容。
如需分享不是由您自己写作的内容,请投往“阅读”组@[email protected]
如是发表全文或单个章节,建议您先以“摘要+外链”的形式投往“原创作品”组@[email protected]或“同人小说”组@[email protected]

2. 此处分享必须折叠内文段落(以免出现剧透或较长段落,影响读者观看)
格式如下:CW标题写明文章或章节标题、性向,内文为引用段落(可附章节的发表外链)。并于同时@[email protected],以便受到群组号自动转发给此群组的关注者。
另外,您可在引用的内容结束后另起一段,写下您为什么喜欢这个段落。
(下附1图,阐明发帖基本格式示例)

3. 如您需要对他人在此群组中分享的帖子进行回复评论,必须于同时删去针对@[email protected]的@,以免转发帖文刷屏。

目前能想到的玩法规则大体如上。谢谢配合。

Show thread

是不是因为我的银英观看顺序是dnt一二季→ova→剧场版→没看完的原作小说和dnt第三季,所以对每个版本(除了部分的藤崎版?)的人设都接受良好……?还是因为我本来就是个比较随便的人?(这个选项概率更大的样子

我也觉得佩洛西82岁能做到这么高的位置不可能是47岁才从政,所以那条说她47岁才从政的感觉可能吹大了就没转,但是另一种攻击佩洛西,希拉里,蔡英文的观念,说她们不够为底层人民谋福利,只能代表精英女性既得利益者,就让我觉得复现了之前有人说的一个现象,右派都比较团结——就是要选老白男——而左翼则是总嫌其他人不够进步,不够左,所以票分到每个人身上怎么也干不过右翼😂

我觉得不必神话政坛上层女性——比如不必吹嘘谁生了三四五六七八个孩子之后出来工作但是仍然如何如何——欧美好几个高层女政治家譬如德国的冯德莱恩也是这种情况,那只是因为人爹牛逼,人不需要完全承担带孩子的任务,但却不是被他们家的男性和社会所分担,而是通过人雄厚的经济实力外包了,这种情况普通女性是无法效仿的

但是,与其抨击政坛女性们不够白手起家不能代表底层劳动人民,不如反过来问,为什么(相对)白手起家的普通人能走到竞选总统这一步的,往往是男的?比如说为什么是桑德斯,而不是一个女的能够代表底层,成为希拉里的对手?

不就是因为生育养育和个人发展在争夺时间精力上的矛盾,在无法outsourcing的普通女性那里,相比在普通男性那里更加突出吗?——那么号称比起精英女性更能代表普通人的男政治家们,为我们普通女性的两难处境推出过什么提案?

如果站在普通女性的立场指责佩洛西,希拉里,蔡英文不够底层,那么反过来说,任何一个比这些女性更“底层”的男政治家,他们又够“女”吗?会比中高层男性更加愿意倡导男性分担更多的育儿责任吗,准备推出什么提纲鼓励普通男性的奶爸角色?更加支持底层女性相对于男性的职业发展?

所以,对于需要生育哺乳,同时也不想个人精神生活和专业技能发展被明显蚕食的女的来说,底层男性政治家比起精英女性政治家对于这点的特别帮助在哪?我比较感兴趣这一点,而不是女政治家要竞选的时候,就强调人家不够为普通女性考虑,而男政治家要竞选的时候,只需指出“他代表底层”,就理所应当该得到普通女性的选票,毕竟,我们都知道,在不提性别的时候,所有的政策都是以平均男性为标准人设计的

有些女的拿吸尘器吸地,有些拿树枝扫帚扫地,等男男平等了,所有女的都发一个吸尘器——在看到鲜明的性别政纲之前,我会先入为主地认为,这是认为阶级问题优先于性别问题的人们的首要追求

太可爱了诚邀友邻欣赏,熊猫图案的奥利奥生来就适合泡牛奶!!
@broad #food

tl上有象友谈到停止进口台版书籍,就说一件事儿:国内人文学科很多青年学者晋级要求是要有一本专著,而国内出版社通常要收费出版(单本十万上下)且要你自己包销,与此同时台湾一些学术出版社无偿为国内青年学者出书,虽然可能发行量不高,但编校装帧质量亦不差。醋缽大的铁拳下来,影响到对面多少我不清楚,国内的普通人是结结实实挨揍。

来跑站了先嘟嘟一条,这个号用来存档图文和书影音吧,希望我能不忘记这个号,好好建设……

全体逃跑

本实例是小说《银河英雄传说》以及其衍生作品的相关实例。角色生日/忌日有可能开放注册申请。申请理由请填写about页面当日版头里的人物全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