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扒拉了以前画的魂血狼存到p站,居然凑出了五十张,真的很性癖放出就是说。

pixiv.net/en/artworks/93713920

Pinned post

正式搬来跑站的我怎么像第一次外宿的兴奋小朋友一样bbbbb个不停。明明这个号之前也时不时在用

@logh
应要求将在七月三十号直播ova 深红星路和美人嗜血,为先寇布庆生(.
想看可以在北京时间晚九点半参加,具体信息到时候会通知。

话说莱皇和大公忌日有人想聚众看相应的ova集数吗?有的话只要时间不冲突我可以播。

昨天出去住宾馆,举着身份证依次和场所码健康码行程码还有一个什么密接查询一连拍了四张照,感觉比住监狱都麻烦,然后老板说不这样做就拘留,那片的宾馆老板这一周拘了十几个了。。。

我是。。。教叔匠。。。 

今天跟我妈在那里合计,狗不能上下楼梯还是不行,就像人不会游泳一样,万一哪天救命的时候就用得到呢,我俩就把叔抱到二三楼的台阶中间(这狗抱起来感觉有100斤重啊兄弟们),叔趴在那里大气不敢喘一个,我妈观察了一会说叔应该是只看过两个脚的动物走台阶,没看过四个脚的动物走台阶,你爬一下给它演示一下,我看了看叔,叔看了看我,我。。。默默地开始四脚并用地爬楼梯。。。爬了五个来回,叔领悟了,叔。。。学会了上楼梯。。。叔火箭一般蹿回了三楼,接下来每一次把它抱下去,它都疯快地跑回它那永恒的三楼。。。。追了几趟我真的爬不动了,我坐在地上说不爬了,叔不信,走得很远。。。
然后我妈说算了,教它吃狗粮吧,它也不会吃狗粮,隔壁阿姨送的狗粮它一口也没吃过。。。然后我就掏了一把狗粮又贴到叔身边,叔可能觉得确实不用爬了,很高兴,没有跑,我就拿一颗给叔,叔看了一下闻了一下,退开了,我想叔从小吃米饭长大的,不知道狗粮可以吃吧,我就吃了一个,吃了感觉叔眼神有点震惊,但也没不让我吃。。。。就像人看到狗吃屎一样看着我吃狗粮。。。。然后我又拿给它,它也没有吃,但也没有拒绝地很明显,就很委婉地撇开了头看着天空。。。很尊重我特殊的饮食习惯的样子。。。。。。。我。。。。真的给我整得惆怅了,坐那把一小把狗粮都吃了,走了,叔也没拦我。。。唉。。。。我。。。。
隐隐地感觉我这个下午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再次合理叠叠:我们中尉带队时给自己的要求就是把排里全员活着完整地从操蛋战场带回来,而且他真的做到了。这个思路小杨也!下略。虽然他实在不能让所有人都生还。
Brad和先先,我脑子里徐徐冒出来他俩都开车超过速……(?)都有超强作战能力都很帅都与直接上级军官眉来眼去等等共同点反而可以往后稍稍(?)这时候又想起被骂会不会开车啊!!的小布(?)飙坦克的小布好可爱…

Show thread

人不应该受这种苦 :ablobcatcry: 宁愿我是因为有活儿要做忙,而不是每天八成的精力时间在毫无意义地:催天天装死的人,催反复食言的人,教傻逼阅读理解,阻止同事互相甩锅跑题千里不干正事,还要在别人自己忘了做某件事时突然反咬你一口斩钉截铁指控说你没说是你的锅时迅速把证据翻出来甩他脸上(三次了,妈的,几个月已经遇到三个这么贱的崽种了。这种人在大家面前被打脸也完全不在意的,牛逼。)再简单的事都硬是装死不做不理,拖到越变越费劲。笑死,催不动时各家领导比员工还能推脱。
稍微正常点的人也全对这种现象习以为常,平和地说习惯就好了全司都是这样,都不愿做事情,你跟他们吵,压过他们才会稍微配合一点。我他妈是很生气但是完全不想把精力浪费在这种事情上,就是说我的一些美好品质,不想消磨在这种事里,服了。真的从来没待过这么奇葩有毒的环境,怎么还没倒闭。
妈的 我都够瘫平了 想找一个能让你不想死和不想弄死别人的工作 怎么这么难

Show thread

其实中国电信诈骗/网络诈骗横行,和各种网络平台和App都应《网络安全法》要求必须实名制有很大关系。因为实名制,用户交出了大量隐私数据,而不可能任何一个网络平台都有那么好的安保,一旦数据泄露,那么这是用来诈骗最好的数据。掌握那么多实名甚至面部照片数据信息,诈骗团伙想伪装成你去骗你亲人的钱多容易啊。政权为了自己的安全而钳制言论要求必须实名,而牺牲了民众的安全。所以当前法律下,诈骗只会愈演愈烈。实名制而反诈骗,犹如抱薪救火,适得其反。
韩国曾经为了应对网络霸凌,2007年立法要求上网必须实名制,而2011年几起黑客攻击导致的用户数据泄露的后果,远远超过了匿名上网的后果。导致韩国政府叫停了网络实名制。
//大学生学习软件”超星学习通“软件的数据库信息,被公开售卖。其中泄露的数据包含含学校/组织名,姓名,手机号,学号/工号,性别,邮箱等信息达1亿7273万条。cn-sec.com/archives/1130393.ht
//韩国网络实名制缘何破产:抵不过的隐私泄露tech.sina.com.cn/i/2012-06-16/

不能再吐槽了, 再吐槽就没法干活了。但是每天都无几把语这是上班的地方吗这是精神病院,百分之九十的人整天装死,甩锅,能不做就不做,装不成死就鸡同鸭讲理解力仿佛根本不存在,还完全不告诉你他擅作主张或者根本没做。我待过所有规模更大更小的工都没有这么奇葩这么奇葩这么奇葩的。
招聘软件给点力啊ntm怎么就搜不出点看起来靠谱的东西

Show thread

呃……徐州丰县拐卖,你徐州连夜修缮董姓恶贼的房子。满村的老少爷们站在村头站岗放哨,拒绝外地人进入。
河北江苏男在唐山烧烤店围殴女性…你唐山连夜把被殃及的老板娘的烧烤店拆了。
要不是老板娘把视频公之于众,大家还被蒙在鼓里。

我有时候是真不敢想你老中的底线到底在哪里?还能对百姓、尤其对女性坏到什么地步?

就直说好了:在你国人治大于法治。父权大于人权。

腐败湖……我不理解。猩红腐败掉血这么快玩个锤子,我不理解

操 打错字 我要重发
confess:
我的生命中至少有一秒钟,拿BN代过SchönYang

到手20天,蹦的总时长2小时4分钟,对于本静止系生物已经很不错了 :aru_0450: 就是这个天气,蹦一下分分钟满头大汗

Show thread

泡了会热水没有变化 垂着手看到五个手指各自在不规律颤动 槽有点恶心 好像手变成跟我不相干的奇怪生物

Show thread

卧槽 不知道是歪在沙发上姿势不对还是被风扇吹的 忽然发现右手有点麻痹放松时变成了一个很奇怪的手指撮在一起的悬垂姿势 有点吓人

蚊子包烫伤疗法真的有用!刚才在楼下喂流浪猫,猫吃饱了蚊子也吃饱了。我是招蚊子加过敏体质被咬完会痒半个月。想起来之前看过的豆瓣推荐的蚊子包物理止痒神器,回家之后用烤箱加热了勺子,垫着隔热手套能大概猜到勺子温度,anyway,然后把烫烫的勺子压蚊子包上,在稍微不能忍受的5秒痛感之后,十来个蚊子包真的不痒了!原理是加热使蚊子的毒素蛋白质失活!推荐给不能忍受蚊子包的姐妹!

打游但是不想动脑子 

打游真的不想动脑子……什么加点什么配套装备搞起来真的太麻烦了,怎么都看不懂。特别对选择恐惧症来说。(ok已经知道我的选择恐惧症本质恐的不是选择而是“做错”,第一预设永远是害怕做错和做错之后的结果代价,无法相信大部分事情并不是对错二分、是可以尝试的,不会“错了就完蛋了”)但是现在不整个build出来就推图很痛苦……我boss可以打不过,地图一定想探索完……探图非常快乐!但是被小怪暴杀。
最喜欢的方式一把刀(泛指)从村头莽到村尾 :aru_0160: 比如血源武器种类很少出手又快,莽起来最快乐。魂到现在法系各种,搞不懂,没试过。近战质变都不懂。不想动脑子。永远的近战莽夫。
但是在别人建议下环目前还是得继续走法师流…微调了一些武器装备。我说我本来挂的护符其实是糜烂烙印,众武,黄金树恩惠+1之类的。天天一身重甲。友笑死,说你这像骑士的装备。我:说明这是一个……怕死的魔法师🙋
(人家内心确实是个近战崽!)

我也是上派出所喝过茶的人了,虽然其实没有喝到茶。
和好几位博主和象友的遭遇差不多,没有太被为难,手机也只被拿去翻了翻微博,然后就是一些手续——做笔录,写保证书,按手印,删微博,放人。

接到电话的是我爱人,我今天正好陪她一起出门,出租车上接到的电话。对方似乎也不着急,只是让爱人今天去一趟,南京市江宁高新区派出所,爱人单位所在的辖区,于是我们办完了自己的事情,中午11点前后打车到了派出所。
找爱人谈话的是一位头发花白,高高瘦瘦的警官,五十来岁吧,后来听他们聊天才发现大概是派出所的所长。我首先告诉他,发微博的是我,是我用老婆大人的电话号码注册的微博,于是约谈的双方就变成了我和那位警官,爱人始终在一边旁听。
没有喝到茶,对,没有茶。一开始是在调解厅里,六个人的一个长桌上,他看了我的身份证,记录了我的身份证信息、工作单位、家庭详细住址之类的,态度整体来说挺好,关于事件本身我稍微争论了两句,听到声音变大,一个微胖的副所长也进来了。争辩的内容无非是他们认为政府已经做了该做的,而我觉得还远不够。争论没有持续几分钟,他们承认那段婚姻应该是无效的,我也认怂就没有再作抗辩了。
认怂之后事情就简单很多,副所长转回头忙他的事情去了,所长跟我聊了几句别的,无非是你关心社会热点事件是对的,但是这背后有境外势力推波助澜,你做的事情会被别人利用,应该相信党委政府云云,我也都一一点头认了。然后他找了个年轻的警官来帮忙做笔录,把我领到一个有电脑的笔录室,自己忙别的去了。
笔录无非是些问答。只是到了“具体做了什么事情”上,年轻警官拿起了我的手机,开始翻了我的微博记录。从6月15日到2月7日,大概40+条吧,还有很多都是业已被微博删掉了的。年轻警官打算把这些微博一条条记在笔录上(开头四条甚至已经记好了),老警官回来让他直接加了一个“等四十多条微博”结束了这场游戏。
年轻警官一边忙着,也一边跟我和我爱人闲聊,说关注这些事情是对的,但是境外势力这样那样。期间还问了我一堆个人相关的问题,哪里读书的,我和爱人啥学历,vpn用过没有(呵呵呵来的路上刚删掉),七七八八的。
再之后就是给了我张白纸写保证书,然后给保证书和笔录签字按手印。右手食指,在各个签名上,以及文档的各个“紧要”部分。签完之后,再抓我删了一波丰县的微博,就把我放出来了,甚至没等我删完。
怎么说呢,态度总体上还算不差?大家别怕。

看包慧怡的采访。讲语言的这段特别迷人:

语言不只是一套符号体系而已,语言背后永远是理解世界的方式。多解锁一种语言就多一双看世界的眼睛。

比如古英语和古冰岛语中的“迂回表达法”(kenning)是非常美的,话不说直,完全以谜语去陈述:大海叫“鲸鱼之路”,战士叫“战斗的苹果树”,特别形象。而宝剑是“亮晶晶的葱”, :aru_1010: 这会有点陌生化:为什么?他们对葱有迷恋吗?葱怎么杀人?但是我能感觉到一种奇异的美。

他们对雪花也有几十种不同的说法。为什么不用snowflake(英语中的“雪花”)呢?其实snowflake本身也是一个复合词,但它比较直白,而冰岛语会用一些不相干的词汇组成复合词来指代雪花。

【当这些词汇密集出现时,
这种文体就像在你面前放烟火】

不光是修辞上的愉悦,你会想象这种语言背后是怎样一种心灵,怎样一种生活方式,使得他们围绕在篝火边时要用这样一种表达讲述他们的人和事。这么一想,这些人就都活起来了。你就立刻脱离了当下所身处的现实,进入语言中的“更为真实”的世界。

每种语言背后都是这样的奇妙世界。虽然波斯语我学得很浅,但也被迷倒了:它们的核心动词很少,就百来个,因此需要用许多动词组成一个动作,比如“站起来”这么简单的动作,在他们的表达中就成了pull yourself from chair,把你从椅子上拉起来。

其实波斯文难在它的字母书写体系,因为它使用的是阿拉伯字母,阿语我学过一个多学期,但我的图形记忆能力不是特别好。现在的确很多都忘了。但不是说忘了就等于白学了,即便最后没有熟练掌握,它为我想象力打开的口子也是很珍贵的。

我被语言中暗藏的思维方式迷住了。起先只是对异域文化的猎奇,之后它所描绘的艺术传统还有建筑形态我都想去进行整体把握,由此进入了一个不断求知的过程。

虽然我终其一生也没办法成为阿拉伯语言文学大师,但在这个过程中我被带着去了很多漂亮的地方,异域的历史、文化、心灵都吸引着我,而串起这一切的正是它们的语言。

这趟旅程无论如何都是值得的。

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能让你那么耐心而扎实地进入,给你特别平静的感觉,让你与生活重新发生连接呢?虽然是通过比较抽象的方式,但你会觉得【蒙在表面的雾气在一块一块被擦去,世界会一点一点亮起来】 。学语言的过程本身就是很开心的。
#狗の乱翻书

几个朋友都在用招商的朝朝宝放钱,想着我也把余额宝的钱换过来吧聊胜于无,然后app提示说储蓄账号开不了,现在的手机号和预留手机不一致。只有信用卡的我完全不知道储蓄卡预留了什么鬼…客服说只能在柜台变更才能用。
查询最近的招商网点:隔壁…省……
算了算了

Show older
全体逃跑

本实例是小说《银河英雄传说》以及其衍生作品的相关实例。角色生日/忌日有可能开放注册申请。申请理由请填写about页面当日版头里的人物全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