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扒拉了以前画的魂血狼存到p站,居然凑出了五十张,真的很性癖放出就是说。

pixiv.net/en/artworks/93713920

Pinned post

正式搬来跑站的我怎么像第一次外宿的兴奋小朋友一样bbbbb个不停。明明这个号之前也时不时在用

去同学婚礼。我对另一同班好友说:我要做你认识人里最晚结婚的!
朋友:你已经是了。
我:

土嗨博主上线,应该是先和混得比较凄惨的帝国杨……………? 

想看阿先搞诈降,孤身一人走到敌方阵地前,捧着剑跪下来。空气中全是血腥味。然后低着头的阿先用余光瞥见杨向他走来。
杨跟战场很不搭,脸上有伤。从走路姿态阿先判断出他不是战士,一个激光点咬着他的后脑,让他没法后退。敌方又怵阿先又不想错过情报,于是把不受待见的杨扔出来趟雷,死了也不心疼。杨脸色不太好,惨白,走得很慢,阿先想他大概是在思索逃生的办法。毕竟这是个谁都看得出来的陷阱
杨没能想出来啥,魔术师没道具也变不出花样。于是他知道自己要死了。短短十几步的距离阿先看着他从绝望到愤怒到恐惧,最终释然。然后杨把手里枪的保险关了,自然而然去接阿先的剑。
阿先一脚给他踹倒然后突进!(杨:…………疼…………(骨碌碌滚走))
然后杨躺了xx,字面意思上的躺,别人放杰夫粒子在厮杀在玩命,杨躺在地上思考杨生(不是)毕竟他觉得自己必死无疑,死前能不受打扰地好好躺一会也是不错的。结果身边的动静渐渐小了,移动的血袋(别人的血)先寇布同志出现在他视野里
先:您不会一直躺在这里吧
杨:……………你踹的那一脚真的很疼

然后杨被先捡走了,名义上是俘虏,结果杨后来发现那一役帝国就活了他一个(哇塞)剩下全被阿先杀光了。阿先duang一下拎了把椅子坐他面前问怎么样要不要跳槽?
杨(脸上的伤还在淌血):你们会相信叛徒?
阿先很潇洒地把蔷薇骑士介绍一遍说这是我们优良传统不差你一个,接下来我们需要你
还能说什么呢!以身相许吧杨!(不是以身相许

先:所以你那个时候为什么要关保险
杨:反正我也打不过你啊
先:………所以直接摆了是吧
杨:现在不会了……………

(现在有牵挂了,就算必死也会挣扎到最后一刻的)

后来杨真的遇到暗杀了,被敌人的最后一发子弹击中腿部倒地,杨看着越来越近的杀手一咬牙从两层楼高的廊桥上翻了下去,幸运地没死但是断了很多骨头,被阿先找到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杨:虽然意识不太清楚但感觉到了超级低气压的阿先在害怕

杨:扑腾

阿先很有眼力见地把手伸过来给他抓着,然后他感觉到杨在用全身上下唯一能动的手指在蹭他手心………

(然后就有了stay with me那个梗……想看阿先在这时对杨说………………)#带个话题方便我自己吃回锅饭

因为使用双名法很多动物种名属名重复很多人应该都知道,然后窝今天才知道亚种可以有triple tautonym, 比如欧洲的喜鹊亚种学名叫Pica pica pica, 美洲平原野牛学名叫Bison bison bison...

内含大量二次元血,和死 

好好看……真的是好漂亮的黑白漫画啊,色块太美了,最后一张简直像躺在月亮上,宁静的,只有血液在一寸一寸缓缓流动的死(后面整理肠子的画面也很好看不过纯xp不是我想说的这种宁静感就不放进来了)

@adhd
关于动物朋友和网络朋友如何帮助孤独症人士
太长不看版本:
1.动物朋友能让孤独症人感到更放松、有认同感,需求明确,能更直接地感受到对方的情绪,猫和狗无法互相理解,正如孤独症人士的社交困境
2.网络交友通过文字交流,留给了孤独症人士更多反应的时间,减少了面对面对话的即时刺激引发的过载,因此有机会更好地应对,但需要谨防个人信息泄露,以及被人利用不善于社交的特质。

原文附图如下,引自《阿斯伯格综合征完全指南》第三章:社会理解力与友谊 的第四部分:

(四)适合第四阶段的方案
作为第四阶段的好朋友,其中一个特征就是“无论我是什么样,对方都能接受我这个人”。有些阿斯伯格综合征成人告诉我,没有人能够接受他们的本来面貌:“别人总是希望我变得不一样,变成他们的翻版。”不过最终,他们总会找到一位真正能接受他们的朋友一不会一再坚持要求他改变,而且会真心赞美他们的某些阿斯伯格综合征特征。
不过,这种接受也可能来自另一种友谊形式:动物朋友。

1.把动物当作朋友
动物能无条件接受一个人,小狗看到你总是显得开心,不管它当天是否情绪不佳或疲惫不堪;马儿似乎总能了解你,而且希望成为你的伴侣;小猫喜欢跳上你的膝盖,满意地蜷缩在你怀里。

我曾经提到过,猫儿们像是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的狗,因此,猫与孤独症和阿斯伯格综合征个体之间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吸引力。罗纳德(Ronald)是位阿斯伯格综合征成人,他在给我的电子邮件中说道:“我只有在独处或与猫儿相处的时候,才能感受到自己还活着,而且真正觉得自由自在。”
因此,宠物或动物最能有效而且成功地替代朋友,成为人类的同伴,甚至可以替代家庭。而动物与一个不具有侵略性的人(比如阿斯伯格综合征人士)相处时,通常也会感到放松而且有认同感:宠物也可以成为舒适和安全感的来源。对动物有特殊兴趣而且愿意花时间多了解他们,甚至可以造就一项成功的职业(Grandin1995)。我发现,阿斯伯格综合征儿童及成人有时对于动物的感知和共情的程度会胜于和人类相处。

2.网络朋友
互联网已经成为现代的“交谊舞厅”,让年轻人有更多机会相遇。这种沟通形式对于阿斯伯格综合征个体的最大好处是,他们可以通过打字的方式来表达想法和感受,对他们来说,这绝对比面对面的交谈方式更流畅。
在社交聚会场合,他们必须具有聆听并处理别人谈话内容的能力,同时必须过滤背景里的其他声音,快速回应对话,而与此同时又必须分析一些非语言的信号,比如肢体动作、面部表情和语调。
如果使用电脑,他可以只专注于彼此的语言交流上,而不会受到太多感觉体验和社会信号的冲击。
在不同社交场合中,都可能会有某些人利用阿斯伯格综合征个体的天真和想拥有朋友的愿望,使他们受到伤害。我们必须提醒他们要一直提高警惕,不要轻易将个人信息告诉对方,除非他和自己信任的人讨论过这段网络友谊。
不过,基于分享经验、兴趣和相互支持的原则,还是有可能在网络中交到真诚而且永久的朋友。网络还提供大量机会去认识志趣相投的人,网友们能够接受彼此的理由往往在于对方的知识水平,而不是每个人的社会特征和外表特征。
网络“朋友”可以通过聊天工具、网页和特定的讨论区,与他们分享经验、想法和知识。

Show thread

除了编造文化背景外还有一个很有用的是编造你的民族节日,好几年前有一次小组会议,同组的印度哥们说那天是印度的一个什么节他要参加这里的印度社团的聚会,我们说那当然了很合理你不用来了。我和这个印度哥们住同一栋楼,结果那天我出门去开会时看见他在楼下cafe里喝着饮料打游戏……

还有去年疫情远程办公时,我春节期间和导师说我要have some family time(在这里family time非常神圣如果一个人声称在be with their family那么ta可以完全消失不做任何工作),我导连连同意,一周没给我发任何邮件和通知,把一些ddl也延后一周。但实际我有个屁的family time,这一周我都吃了睡睡了吃 :ablobangel:

Show thread

垃圾 迷惑 有点恶心描述 

迷惑。父母住的房子(也是我长大的房子)没有扔垃圾的地方,几十年来每个楼道的住户都是把垃圾扔在楼道口旁边一个大约两平米的空处,然后很多人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用任何袋子,每天就是一半各种垃圾袋一半完全是散扔的各种垃圾包括很多厨余就瘫在漫在地上,一个楼道十户居民,想象一下常年的臭气熏天……我家里人是觉得很恶心每次都走到外面马路上的环卫垃圾桶去扔,但绝大多数人是就这么扔楼下的。
然后给这几栋楼收垃圾的是几块铁皮几个轮子的纯人力车,蹬车人比我大几岁有小儿麻痹手脚不是很便利,用铲子把垃圾铲到他的小车斗里。我之前说想自费买个环卫垃圾桶放楼下大家能往里扔的话至少不那么臭,我妈说1会被偷2别人未必愿意配合3会增加那个人清垃圾的负担 总之每次都反对,我也给整不明白了虽然我现在是很少住这边。
我不理解为什么就这样……真的非常非常臭非常恶心,现在降温了还好夏天那个酸臭真的恐怖,然而这几栋楼从建成快30年就一直这样

红茶和咖啡都没了,搜了一圈感觉最便宜的还是……麦斯威尔(不想喝你了

弓枪……其实当初看的时候不是这样吃的,但架不住美丽同人作品太多了……怎么画那么好那么多的……遍地美丽又色色,太香了
日常在现坑饿疯就会毫无吃相地回头找前坑们吊命

千年以前的克系伊谢尔伦梗……与其说是克,不如称其为一种我流神灵(笑 

为了减轻自己作为机械神灵(?)自带的威压,伊谢尔伦会“放下身段”捏个人类壳子乱晃………只有知道祂存在的人才能注意到,不知晓的人,就算要塞站在他面前,也不会注意到祂……第一个皮是没有任何特点的路人脸,让人看过就忘,结果发现这样很容易被当成杂兵任人使唤,be like被老先叫去泡咖啡……(然后老先被咖啡机攻击了一礼拜)

第二个皮(常用皮肤)就比较恶趣味了,,长得跟杨有点像(咳)but气质完全不一样,某人锐评一脸邪气不忍直视

波布兰(跟要塞道别)(不知道伊谢尔伦存在):再会了,伊谢尔伦。在我回来之前,你可不能见异思迁哦!你是个不折不扣的虚幻女王,没有一个女人像你这么完美。

阿先默默地看了一眼站在舰桥上的伊谢尔伦(舰队还没走出要塞的力量影响范围所以人类化身还能维持)

阿先:拿着威士忌猛灌

****

有次杨放下书,透过舱室玻璃发现自己肩上多了只手,伊谢尔伦俯下身用那张跟他有点像的脸问,你不好奇我为什么会诞生吗?

杨:礼貌地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伊谢尔伦:是血哦

伊谢尔伦:洒满这个宇宙空间的血。大部分都是你们同盟的。

伊谢尔伦:你知道同盟和帝国的血并不相同吗?或许你们不是同一物种也说不定哦

伊谢尔伦:顺带一提我还是比较喜欢同盟的,大概是习惯了吧。

杨静静地看着玻璃里那张跟自己有点像的脸,然后把伊谢尔伦的爪子拍掉,说你把空调调回去,有点冷!

Show thread

补了深渊最后一集,完全看不懂……虽然最近这几集都不太看得懂……大家在做些什么我已经看不懂到无法集中注意力了……来自深渊我其实就是喜欢看冒险啦,好多神奇美妙的景象和生物,好多冒险!然后这一集感觉就几位新角色大量大量的独白……好多话好多独白……大家的思路立场内心都好跳脱啊天天随机大转弯我完全跟不上……
回忆一下对这季动画的感想:卡恰好可爱。

中午看到垃圾堆找食的非常美丽的黑猫,胸口和四脚、小腿是白的,应该是流浪猫但毛黑亮亮,眼睛是经典恶魔黄色,比照片更黄一些,瞳孔警惕拉满。本狗人都心动不已美丽极了

伊谢尔伦党出去春游(春游),杨早上七点被一群祖宗挖起来强行营业,晚上回去倒头就睡。醒了一开门那堆子人正聚在他家客厅打桌游,输了的表演才艺(你认真的吗)
🍍:先寇布中将输了请给钱,你表演是对我们的折磨
然后阿先很潇洒地说没事那我赢了表演才艺,一桌人吓得面如土色,刚好杨睡醒了飘出来,🍍和波布兰左一个右一个扑上去抱大腿,一边涕泪齐下地喊提督大事不好了一边试图把他拖入战局
杨(脑浆都快被摇匀了):好了好了等等等等醒了醒了醒了发生甚么事了!
🍍:先寇布中将要表演才艺!
杨:我没醒#带个话题方便我自己吃回锅饭

pixiv.net/en/artworks/10163830
很喜欢这篇渾沌。
看到眼睛那里就在想,如果每个人都给小杨七窍之一,那戳鼻孔的时候岂不是很怪?希望被看到所以给了小杨眼睛,那鼻孔难道是“希望被闻到”吗?甚至在想会不会用一种搞笑的形式去表现。
结果戳鼻孔反而是我最喜欢的部分。巧妙地从两个角度运用了“息しやすい”这个概念。希望被小杨看到。希望被小杨听到。希望被小杨呼唤名字。但是尤里安和先寇布,仅仅是“希望杨能更轻松地呼吸”。

Show older
全体逃跑

本实例是小说《银河英雄传说》以及其衍生作品的相关实例。角色生日/忌日有可能开放注册申请。申请理由请填写about页面当日版头里的人物全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