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作品介绍】

来源:维基百科,zh.wikipedia.org/wiki/%E9%8A%8

《银河英雄传说》(日语:銀河英雄伝説),简称“银英传”,是日本小说家田中芳树创作的太空歌剧式长篇科幻架空历史小说,以及根据小说改编的动画、漫画、电子游戏等相关作品。
背景设定为人类生存圈扩展到全银河系的未来时空。由于财富带来糜烂,人们对政治失去信心,渐渐疏于履行民主之义务,野心家趁机夺权,重回专制体制,建立“银河帝国”。不满帝制的人民展开逃亡,成立自由行星同盟。从此两国互相争战达150多年,加上夹在中间之强大经济体——独立城邦国家费沙自治领,以及背后的黑暗宗教势力——地球教。宇宙历796年(帝国历487年)1月,亚斯提会战爆发,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和杨威利首次交锋,银河的历史又翻过了一页……。

杨和亚典波罗选择的酒吧是位于鲍威尔街的一角。再过去两条街的阿尔先德街,有很多以军官学校学生为主要对象的店,价钱比较实惠而且气氛也比较自在,但因为亚典波罗是不守门限的现行犯,唯恐被发现。再加上杨又很奇妙的变成名人,不想被人说是“利用和著名学长之间的交友关系藐视校规”,所以不得不小心一点,实在很麻烦。
店名叫“黑猫亭”。杨选择酒吧有几个标准。一是酒客都是各自随自己的意悠闲地喝酒。二是店主和熟客之间非常熟络,但对于新的客人也不会态度无礼。味道、价格和服务态度在常识范围内就可以了。“黑猫亭”在任何方面似乎都够得上标准。
点好了很普通品牌的威士忌,大盘的起司、香肠和盐味小饼干综合的下酒点心之后,两个人就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话杂谈及回顾以前的往事。
“怎样,军官学校的气氛有没有改变?”
“不过才一两年而已,怎么可能变得那么快嘛。学生也好老师也好,看得顺眼的和看不顺眼的家伙还是一半一半。”
喝了一口威士忌的亚典波罗,忽然打响手指:“对了对了,那个啰嗦、难缠、坏心眼的德森教官终于要调走了。”
“哦,这对你来说,不是可喜可贺的事吗?”
“一点也不可喜可贺!他的调任和我毕业事同时啊。要是我被分发到的单位事在德森那家伙的属下的话,我的军人生活可会有个黑暗的起点啊。”
一脸不高兴的表情,亚典波罗把琥珀色的小瀑布倒进口中。可以说是相当幸运,杨没有上过德森教官的课,也没有接受他口试的经验,因此对于亚典波罗对德森的批评是否正确,没有足够的材料让他做判断。只不过到目前为止,亚典波罗和杨对人的判断,并不是有着很大的差距,再加上杨从亚典波罗之外的其他朋友口中,也听过不少德森教官的坏话。似乎是个不认识他比较好的人物。
“不过可以换个角度想想看,如果和重点是黑暗的相比,这样反过来的话不是好多了吗。”
杨的话,对这时候的学弟,似乎不太有说服力。
“要说这话也是没错,像德森这样的家伙再继续高升的话,这可是同盟军的不幸呢。他就算在敌人快来袭的时候,也只还在计算士兵的饮食的卡路里是否正确,只会注意小数点以下的问题。要在这种家伙手下任职,光是想想就叫人毛骨悚然了。”
“你只要想办法升得比他高,然后趾高气昂地支使他不就好了。从现在就开始担心,只会累死自己,何必呢。”

(《银河英雄传说》外传,《螺旋迷宫》第九章。)

“我是梅尔,我的丈夫、孩子,也就是这小孩的父亲,都是军人,他们都在和帝国军的战斗中牺牲了。你的功勋,我们在报上都看到了,很感谢你,能在这种地方遇上你,真是令人喜出望外!”
“……”
杨听了这番话感到手足无措,也不知要说些什么好。
“这孩子说,他也想当一名军人呢!希望能杀死帝国军,为死去的爸爸报仇。杨准将,我在此向您作个不情之请,虽然这很冒昧,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和这个孩子握个手,好吗?就算作为你对他未来的一种鼓励好了!”
杨一直不敢正视老妇人的脸孔。
老妇人向,他没说话大概就是同意了,于是将孩子拉到提督的面前站定。这孩子虽然注视着杨的脸孔,但仍然紧抓着祖母的衣服不放。
“怎么搞的?威尔!这种态度像是个勇敢的军人吗?”
“梅尔夫人!”杨叫道,心中感到万分惶恐。“威尔长大时,世界也应该和平了。您不需要强迫他去当军人……孩子,多保重。”
杨威利行礼后,立刻加快脚步离开了。其实他是想尽快离开这种场合,杨不认为这是个不名誉的举动。

(《银河英雄传说》本传,第一卷第四章。)

“陛下之所以被夸为常胜军,是因为您一直在带动历史。难道这一次您要袖手旁观让历史来左右您吗?”
这段话对金发的年轻人造成的效果极为惊人。看来就像一股生气吹进了雕像的躯体当中一样。
“毕典菲尔特所言甚是。”
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的皇帝,水蓝色的瞳孔中散放着猛烈的光彩。无数的灿星在他的眼中乱舞着。他并不是被毕典菲尔特说动了,而是因为他又发现了他本身所要追求的东西。
“朕考虑得太多了。至高的大义名分就是宇宙的统一,在这个名分之前,区区的正当性是不值得考虑的。”
在空气像是结晶化了的一篇静寂中,皇帝的声音形成了律动的音波。
……
希尔德也被莱茵哈特的霸气所制压,连忠告或反驳的余地都没有。在她的眼中,皇帝看来耀眼得令人惧怕。
“不过,陛下,在居城完工以前没有固定的座位。”
毕典菲尔特说完,莱因哈特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华丽的金黄色头发扬起了一阵风。年轻的霸主从他端丽的嘴唇说出后世的历史学家在写他的传记时一定会写下的台词。
“我不需要居城,我所有的就是银河帝国的王城。目前,战舰伯伦希尔就是宝座的所在。”
几近于战栗的昂扬感鞭策着提督们的中枢神经。这种霸气就是他们称颂的皇帝的本质。皇帝不是宫殿里的居民,他是属于战场的。

(《银河英雄传说》本传,第七卷第一章。)

“这件事我们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去做的。提督,请你细心想想看,现在的政治如此的腐败,社会上怨声载道,当局者假借民主主义的美名,实际上却施行愚民政策,独行专断,祸国殃民,根本就无法改善社会现状。他们几时曾提出过卓有成效的改革及肃贪的方案来了?”
“你说得没错,目前的政权和社会现状的确是腐败到了极点,所以你会说必须用武力来打倒这些无能的当权者。可是试问,如果这些持有武力的人将来也走向腐败时,又有谁能治得了他们?”
比克古的语调相当尖锐,对方楞了一下。
“我们是绝不会走向腐败的。”
此话说得斩钉截铁。
“我们都是有理想、有羞耻心的人。绝不会像现在的当权者一样,为了迎合一己的私欲,就打着民主自由的口号,罔顾国家利益,一味讨好选民以赢得选票,也不会和资本家勾结狼狈为奸,却口口声声喊着要打倒帝国,解放人民。我们只是为了自己满腔的救国热情,所以才不得不站出来为民请命的。腐败的产生源自于人的私心,我们没有私心,所以绝不会走向腐败。”
“喔!原来如此。因为你们是怀有救国大义的人,就可以将一场非法的军事政变合法化喽!”
老提督这些毒辣的言语,已深深地刺伤了在场这些自命“爱国”,并以此深以为豪的军官们的心。忽然有个人粗暴地说:“比克古提督,我们这次的行动也是想要尽可能保持着绅士的作风。不过如果常面失去了控制,我们也不得不采取必要的行动!”
“绅士的作风?”
室内响遍了比克古讽刺挖苦的笑声。
“这是人类进化到现在,有史以来第一次听到有人称武装暴动者为绅士。如果有人费尽心机而得到人人觊觎已久的权力之后,还希望被人尊称为绅士的话,最好趁大权在握时,赶快编一本新辞典流传千古吧。”
军官们听了个个都气得太阳穴上的青筋都某出来了。格林希尔上将用眼神制止他们即将爆发的怒气。
“我们之间的见解似乎不太相同,就让历史来为我们做个评判吧!多说无益。”
“或许历史根本不会为各位作注解呢!格林希尔上将。”

(《银河英雄传说》本传,第二卷第三章。)

克力思齐上校在领兵赶到广场后,马上向空中鸣枪示警,以镇压惊惶的人民,使得在场的气氛变得骚动而狂乱起来,集会的主持人洁西卡立刻现身在克力思齐上校的面前,她毫无惧色,以义正词严的语调质问克力思齐,为什么要率领武装士兵来打扰手无寸铁,和平集会的人民?
“为了要恢复国家正常的秩序!”
“秩序?什么秩序?上校先生,你不觉得很可笑吗?当初用暴力来破坏国家正常秩序的不正是你们救国军事委员会的这些人吗?到底所谓的秩序是什么呢?”
“什么是秩序,是由我们来决定的!”
克力思齐上校骄横地回答道。他双眼充满狂傲之气,好像自己手中握有无限的权力似的。
“我们是为了打倒银河帝国的专制独裁制度,解放全人类,才挺身而出的,这需要全国上下的团结一致,不怕牺牲,全力以赴。而你们这些家伙,却只会高唱一些不负责任的和平论调,找我们的麻烦,拖我们的后腿!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你们能够明白吗?现在给我找十个人出来排成一行。”
士兵们接着把群众们之中的十个人拉了出来,排成一行,同时封锁广场入口,不让群众逃走。虽然有人大声抗议,上校却置之不理,他只顾着拔起枪来,走到这一排十个人面前,指着其中的一名市民,讽刺地问道:“各位拥有崇高理想的市民啊,你们认为和平的言论会胜过武力吗?”
“没错!”
这名青年大声地回答。上校突然翻过手以枪柄打碎了这名男子的颊骨。
“下一个!”
对那个倒地不起的男子看都不看一眼,上校又走到另一个瘦弱的男子面前。
“你跟刚刚那个人也是同样的主张吗!”
上校一面问,一面把枪抵在这名面无血色的男人的太阳穴上。只见这个男人全身颤抖,豆大的汗珠从面颊边流了下来,他哀求地喊着。
“求你别杀我,我家里还有老婆等我回家!求你……”
克力思齐上校狂声大笑,他用枪柄猛地往这名男子的脸上敲下去,只见这个男人上唇裂了开来,门牙和血也一起喷出。他大声惨叫了一声,在他似乎要倒地时,上校忽然对他补上一枪柄,响起了鼻梁碎裂的声音。
“没有必死的觉悟还敢说大话……你们谁不怕死的?谁敢再说说看,没有军事力量就能够拥有和平吗?只有武力才能支配一切!说说看啊!说呀!”
“振作一点!”
洁西卡双手扶着躺在地上呻吟的男子,愈看愈是悲痛。她终于忍耐不住,大步走到克力思齐上校面前,双目瞪视着他,厉声骂道:“住手!你以为手中有枪,就可以对人民为所欲为了吗?”
“住口!你这家伙……”
“我现在终于明白这世界上竟有人假借自以为是的正义来杀害他人,统制社会了。以前银河帝国的鲁道夫是这样,听清楚了吗?是银河帝国的创始人鲁道夫大帝!他以压力压制人民,强迫人民服从他的思想。现在上校你也是这样。你正是鲁道夫的追随者啊!和他完全没有分别!难道你还不觉悟吗?你根本没有资格站在这里对人民说话!”
“……你这个女人!”
突然之间,上校的脸上已完全没有刚刚骄傲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因狂怒而变得可怖的脸孔,他的两眼布满血丝,那刚杀了两个人,还留有血迹的手枪,朝着洁西卡头部击去,转眼间,洁西卡头破血流,溅出来的鲜血一点点沾在上校的身上。

(《银河英雄传说》本传,第二卷第五章。)

【作品介绍】

来源:维基百科,zh.wikipedia.org/wiki/%E9%8A%8

《银河英雄传说》(日语:銀河英雄伝説),简称“银英传”,是日本小说家田中芳树创作的太空歌剧式长篇科幻架空历史小说,以及根据小说改编的动画、漫画、电子游戏等相关作品。
背景设定为人类生存圈扩展到全银河系的未来时空。由于财富带来糜烂,人们对政治失去信心,渐渐疏于履行民主之义务,野心家趁机夺权,重回专制体制,建立“银河帝国”。不满帝制的人民展开逃亡,成立自由行星同盟。从此两国互相争战达150多年,加上夹在中间之强大经济体——独立城邦国家费沙自治领,以及背后的黑暗宗教势力——地球教。宇宙历796年(帝国历487年)1月,亚斯提会战爆发,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和杨威利首次交锋,银河的历史又翻过了一页……。

“斯巴达尼恩准备出击!”
命令传达下来,数千位斯巴达尼恩的飞行员身心奔驰着快意的紧张感。他们是军神所赐予的孩子,对自己的技术和反应神经有着强烈的自信,死亡的恐怖感对他们而言只能算是侮辱的对象。
“好了,出发吧!”
在旗舰休伯利安上开朗地叫喊着的是有“击坠王”之称的沃连·休兹上尉。
休伯利安有四位击坠王。除了休兹之外,还有沙列·亚吉斯·谢克利上尉、奥利比·波布兰中尉、伊旺·高尼夫中尉,他们为了夸示击坠王的称号,各自在爱机上以特殊涂料画上了黑桃、红砖、红心、梅花等A字记号。把战争看成是一种体育运动,如此坚韧的神经或许就是他们能生存下来的要素之一。
“我会击坠五架敌机归来的,帮我准备冰凉的香槟吧!”
跳上爱机的波布兰对整备兵说道,但回答却是冷淡的:
“怎么还会有香槟呢?我帮你准备一些水吧!”
“真是不解风情的家伙!”
一边嘟哝着,波布兰和其他三人一起驶入了宇宙空间。斯巴达尼恩的机翼因反射着爆炸光芒而发出七彩的光芒。充满敌意的飞弹杀到,光束炮也袭击过来。
“怎么会被你击中呢!”
他们四人都异口同声地发出豪言壮语。那份数次越过鬼门关而生存下来的自豪使得他们能出此狂言。
彷佛在夸示那出神入化的技术似的,他们以急回转躲过了飞弹。想要追击他的飞弹由于重力的急变而从细小弹体的中央折成了两段。他们嘲笑般地挥动着机翼,这时候帝国军的王尔古雷冲到了他们面前挑起了格斗战。
休兹、谢克利、高尼夫各机欣然应战,将一架架的敌机化为火球。

(《银河英雄传说》本传,第一卷第八章。)

【bot发言】

今天为止,本bot作为杨威利bot的任务就结束了。明天以后bot会更新升级为银英传bot,致力于为大家推送更多银英人物的精彩原著片段。

感谢大家的支持!!♥ :yang6:

后世的历史学家为杨的一生写下一句短评:“多彩多姿,充满矛盾和胜利的短暂人生。”

(第八卷第六章)

“杨提督这个人,说实在的,一点都看不出有什么伟大的地方。不过,他却支撑了半个宇宙——包括在政治上、军事上,还有在思想上。”
……
“说真的,杨提督活着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想到他是这么伟大的一个人。可是,自从他逝世之后,我才有些明白。我们现在可以直接感受到提督的气息,而将来时间过得愈久,他的气息会变得愈强,终有一天会将历史吹得改变方向……”

(第九卷第一章,卡琳语。)

坐在床沿,菲列特利加对着丈夫的相片喃喃地说:
“谢谢你,亲爱的,谢谢你丰富了我的人生。”

(第十卷第九章。)

“你认为杨提督最佳的作战是什么?”
“那还用说,就是下一次作战!”

(第八卷第三章)

“杨威利所受的身心煎熬是多么苛烈,现在我总算明白了,那是一种真正的伟大呀!”
罗严塔尔一面苦笑着,一面对着自己低声说。和有着近乎无限恢复力的敌人作战,所带来的疲劳就像是用锉刀在锉神经般痛苦。狂妄地说什么“以少胜多”的冒牌用兵家,是多么愚劣啊!再忠实勇敢的士兵,也都有身心精力的极限。要弥补这一点,唯有靠数量上的齐备,让士兵们轮流上阵,一面休息,一面作战。这也就是大军较占优势的原因。

(第九卷第七章,罗严塔尔在第二次兰提马里奥会战中。)

“杨威利无法从特定的个人身上获取政治忠诚心,于是不得不求之于制度,求之于民主共和政治制度。而制度终究是一种形式。虽然他熟知在非常时期必须有非常的手段及才气,但是,他终究不想让自己坐上革命政权的宝座。因为他一直拘泥于由文人支配的民主共和政治制度。事实上,艾尔·法西尔的革命政权,是因为杨威利一众的军事力及人力资源才得以成立的,所以就算杨站上顶端,也不会有人加以责难……
“最不幸的事实是,此时能够居于杨之上的,恰恰只能是无法成为杨的政治忠诚心之对象的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不管在才干或器量方面,杨对身为独裁者(或者说身为专政者)的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都有着极高的评价。而且,从个人角度,他也极欣赏莱因哈特。可是,就因为拥有卓绝的资质,莱因哈特才踩了民主共和制度最大的敌人。莱因哈特的资质在民主共和制的限制下绝对无法充分发挥。他那无以比拟的天才只事和在专制政治中发扬光大……
“杨很清楚这件事。所以他自己就不能跨出民主共和制度的范围。当他以‘非常时期’为借口,超越制度的范围,以政治、军事两方面的独裁者自居时,宇宙就只能成为专制者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和独裁者杨威利对立的场所了。如果他们的对立会引起流血,倒不如把一切都献给莱因哈特来得好些。这是杨的想法:堵上流血,运用策略,所要守住的就是民主共和政治制度……”
“批评杨的这种思考方式为一种僵硬的形式论,此见解当然是成立的。重要的不是制度而是精神,杨太拘泥于外在形式而放弃了守护内容的责任。但是,杨身为一个历史学家,应该知道许多毒辣的独裁者彻底发挥了这种论断。他知道大半的独裁者都是在众人的期盼下出现的,支撑他们的不是制度,而是对个人的政治忠诚。杨更知道部下们的忠诚与其说是针对民主共和制度,不如说往往是针对他个人的。因此,他就是不能爬上顶端。他很清楚,最强大的武力和最高的人望进行无序的结合,对民主共和制度而言是危险的病根。他比谁都害怕处于权力核心的自己。谁有权批评他这种心态是弱懦呢……”

(第七卷第四章,尤里安的文章。)

“像杨这样熟知战争情报及通讯之重要性的统帅,可说别无他人。我军唯恐给予伊谢尔伦要塞探听及策谋的机会,不得不绕道费沙维持通讯网络,当然,这样便会产生时差。杨料到这件事,于是利用我军通讯网路所产生的时差,一方面借着谋略,一方面借着武力,避开了被我军夹击的危机。杨威利真正伟大的地方,不在于他预测的准确度,而在于他使帝国军的行动或选择完全掌握在他预测的范围内。也就是说,银河帝国身经百战的名将们,总是在他预先设计好的舞台上舞蹈。”

(第八卷第三章,梅克林格语。)

也有历史学家指出,杨有不想做第一人而宁愿屈居第二的心理倾向。譬如,杨对老前辈亚历山大·比克古提督倍加尊崇,并不单单是出于敬爱而产生的感情,也是他自己想居于第二位的深层心理所致。
……
当然,杨本身对这些评价并没有明确的反应。

(第七卷第二章)

看他在巴米利恩会战中的表现,也能明白这一点。由民选政府所发出来的命令,对他而言就如同神明的托付。
希尔德对杨威利也有很大的兴趣。在希尔德眼中,杨的才能和性情的差距太大了。他虽然具有极高的处理现实问题的能力,但是,他本人却似乎很厌烦这种事情。希尔德可以想象得出,杨失望地望着年纪轻轻就成为整个国家中最重要人物的自己时,是何等景象。

(第七卷第一章)

然而,在先寇布眼中,杨的表情不像是大敌当前、策划谋略的智将,反而更像是想对一个风评不佳的教师恶作剧的学生。

(第五卷第二章)

“我知道啊!你所关心的问题,司令官早就想过了吧!那个呆子在谈恋爱方面拿零分,不过,若论起战略来,比他优秀的人倒是没有。”

(第四卷第八章,波布兰与高尼夫的对话。)

“不过在我看来,他还缺少一些成为独裁者的要素。当然,这并不是才干或道德方面的问题,而是因为他欠缺两项要素:一是自负,二是对权力的迷恋。这或许是我个人的偏见,不过这是我的判断。”
……
“不过,我认为他对自己的判断是有自信的。上次那场审查会中,他是个勇猛果敢的抨击者,还是个不屈不挠的辩论家——这可都是你告诉我的。”

(第四卷第五章,荷旺·路易与姜·列贝罗的对话。)

Show older
全体逃跑

本实例是小说《银河英雄传说》以及其衍生作品的相关实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