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克力思齐上校在领兵赶到广场后,马上向空中鸣枪示警,以镇压惊惶的人民,使得在场的气氛变得骚动而狂乱起来,集会的主持人洁西卡立刻现身在克力思齐上校的面前,她毫无惧色,以义正词严的语调质问克力思齐,为什么要率领武装士兵来打扰手无寸铁,和平集会的人民?
“为了要恢复国家正常的秩序!”
“秩序?什么秩序?上校先生,你不觉得很可笑吗?当初用暴力来破坏国家正常秩序的不正是你们救国军事委员会的这些人吗?到底所谓的秩序是什么呢?”
“什么是秩序,是由我们来决定的!”
克力思齐上校骄横地回答道。他双眼充满狂傲之气,好像自己手中握有无限的权力似的。
“我们是为了打倒银河帝国的专制独裁制度,解放全人类,才挺身而出的,这需要全国上下的团结一致,不怕牺牲,全力以赴。而你们这些家伙,却只会高唱一些不负责任的和平论调,找我们的麻烦,拖我们的后腿!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你们能够明白吗?现在给我找十个人出来排成一行。”
士兵们接着把群众们之中的十个人拉了出来,排成一行,同时封锁广场入口,不让群众逃走。虽然有人大声抗议,上校却置之不理,他只顾着拔起枪来,走到这一排十个人面前,指着其中的一名市民,讽刺地问道:“各位拥有崇高理想的市民啊,你们认为和平的言论会胜过武力吗?”
“没错!”
这名青年大声地回答。上校突然翻过手以枪柄打碎了这名男子的颊骨。
“下一个!”
对那个倒地不起的男子看都不看一眼,上校又走到另一个瘦弱的男子面前。
“你跟刚刚那个人也是同样的主张吗!”
上校一面问,一面把枪抵在这名面无血色的男人的太阳穴上。只见这个男人全身颤抖,豆大的汗珠从面颊边流了下来,他哀求地喊着。
“求你别杀我,我家里还有老婆等我回家!求你……”
克力思齐上校狂声大笑,他用枪柄猛地往这名男子的脸上敲下去,只见这个男人上唇裂了开来,门牙和血也一起喷出。他大声惨叫了一声,在他似乎要倒地时,上校忽然对他补上一枪柄,响起了鼻梁碎裂的声音。
“没有必死的觉悟还敢说大话……你们谁不怕死的?谁敢再说说看,没有军事力量就能够拥有和平吗?只有武力才能支配一切!说说看啊!说呀!”
“振作一点!”
洁西卡双手扶着躺在地上呻吟的男子,愈看愈是悲痛。她终于忍耐不住,大步走到克力思齐上校面前,双目瞪视着他,厉声骂道:“住手!你以为手中有枪,就可以对人民为所欲为了吗?”
“住口!你这家伙……”
“我现在终于明白这世界上竟有人假借自以为是的正义来杀害他人,统制社会了。以前银河帝国的鲁道夫是这样,听清楚了吗?是银河帝国的创始人鲁道夫大帝!他以压力压制人民,强迫人民服从他的思想。现在上校你也是这样。你正是鲁道夫的追随者啊!和他完全没有分别!难道你还不觉悟吗?你根本没有资格站在这里对人民说话!”
“……你这个女人!”
突然之间,上校的脸上已完全没有刚刚骄傲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因狂怒而变得可怖的脸孔,他的两眼布满血丝,那刚杀了两个人,还留有血迹的手枪,朝着洁西卡头部击去,转眼间,洁西卡头破血流,溅出来的鲜血一点点沾在上校的身上。

(《银河英雄传说》本传,第二卷第五章。)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全体逃跑

本实例是小说《银河英雄传说》以及其衍生作品的相关实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