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boosted

今天(01.14)是齐格弗里德·吉尔菲艾斯的生日🎂

“好像又长高了?”
“和两个月前一样,还是一百九十厘米啊,阁下!我现在已经长不高了。”
“比我还高七厘米,实在也够高了。”
莱因哈特的声音里有几分少年的争强好胜,吉尔菲艾斯微微一笑。六年前,两人的身高差不多,当吉尔菲艾斯开始长高,和金发少年的身高拉开距离时,莱因哈特还很认真地向他抗议:“不顾朋友,自己一个劲儿长高,像什么话?”这是莱因哈特孩子气的一面,了解这一点的,在世上只有吉尔菲艾斯和另外一个人而已。

@admin

admin boosted

今天(12.30)是艾德温·费雪的生日🎂

费雪在舰队的运用上手腕髙超,只要有他在,不论征途有多远多久,他的舰艇绝不会失散,队伍也一定排列得整整齐齐,但另一方面,作为战斗指挥官,其水准却只是差强人意。但他能正确地把握自己的力量,不会盲目自大。

@admin

admin boosted

今天(12.25)是伊旺·高尼夫的生日,依旧特邀他的好友奥利比·波布兰(自称15.36)一同庆祝🎂

我知道奥利比·波布兰少校和伊旺·高尼夫少校是在飞行学校时代就认识的朋友,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到底是怎样,实在很想知道。
今天趁高尼夫少校要把答应借我的填字游戏的书给我的机会,正好问他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应该不是不能问的问题。问了之后,高尼夫少校藏在扁帽的明亮头发微微波动,这种情形,我实在很难表达,简单的说,就是无声的大笑。
“我有一段时间,因为家庭问题而学坏了,那时,那家伙正好是班上的风纪委员。他在我快因为操行不良而遭到退学处分的时候,放了我一马。”
我一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高尼夫少校这次就没有什么顾忌地大笑出声。
“──这是波布兰的说法,可真是天大的谎话,千万不能被他骗了。真实情况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但真实情况到底是如何也不告诉我就这样分手了。可能是恶魔的安排,在我带著书走回家的途中,遇到用交换步伐在散步的波布兰少校。
“怎么回事?有前途的青少年竟然也在玩填字游戏吗?真不是个好现象啊!”
我想这正是个好机会,所以又向波布兰少校提出这个问题。
“这个嘛,别人这种不名誉的事原来是不应该提的。老实说,那家伙有一段时间,因为家庭的问题而学坏了,就在快因为操行不良而受到退学处分时,我放了他一马。我那时是班上的风纪委员。所以我不但是那家伙的恩人,还是同盟军空战队的恩人呢──”
波布兰少校一本正经的表情也只能到此为止,之后就只能抱着肚子大笑个不停。
结果,真实的情形到底怎样还是搞不清楚。我觉得也不用勉强一定要知道,不过那两个人,到底哪一个演技比较好呢?

@admin

admin boosted

“……再见,米达麦亚。我要说的话或许会很奇怪,不过我是真心的。皇帝拜托你了。”
通讯到此便切断了。米达麦亚只得将他内心还要要说的话咽回肚子里去,将无声的忧虑与叹息一口吐尽,然后将他内心沸腾的感情全部集中到声带,使劲地对着萤幕大吼一声:“罗严塔尔你这个大混蛋!”

帝国历 458年12月16日

版头图像由 @f_feiyang 绘制

admin boosted

今天(12.08)是亚历山大·比克古的生日🎂

“我本身是很讨厌现行的制度的。我们一直夸耀自己是民主共和国的一名军人。自从我在你这个年纪当上二等兵以来,到现在一直──”
比克古这半个世纪以来一直陪伴着民主主义渡过其逐渐变质、衰弱的历程。他觉得理想好像是包着糖衣的毒药,而现实就像癌细胞一样,慢慢地侵蚀其内在。
“我认为民主共和制限制军人的权限是对的。军人不应该扩充其在战场以外的权限。还有,军队应该接受政府和社会的管束,使之国家化,这样才能健全民主政治。”
老提督再一次强调他自己的价值观。
“民主主义本身的制度并没有错。问题是其制度不能偏离本身的精神。目前,我们的政府就是已经偏离了原先的精神,走歪了!也不知到何时才能──”
尤里安默默地感受着老提督沉痛的心情。除了这样,他也没办法做其他的补救。他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没有什么力量,他知道自己目前还不成气候。

@admin

跑站暂时不会通过任何用墙内邮箱注册账号的申请。有需要注册小号/新号的各位同好请使用墙外邮箱。

admin boosted

今天(11.23)是达斯提·亚典波罗的生日🎂

而亚典波罗则是交给他一把生了锈的古铜钥匙说这是一个幸运物。当尤里安问说“曾经有过什么样的幸运事吗?”的时候,伊谢尔伦要塞上最年轻的提督破颜一笑。
“是这样的,以前在军官学校一年级的时候,有一次超过了门禁的时间,翻过学校围墙要爬进去的时候,被值班的高年级学长杨威利撞见,可是他假装没看到,因此我便逃过了一劫。”

@admin

看到很多人误会了所以澄清一下,跑站的更新和维护是鹅站站长 @flyover 在做。站长作为技术废柴只负责出钱 :yang:
技术方面请感谢她!辛苦了! :yang7:

admin boosted

今天(10.26)是奥斯卡·冯·罗严塔尔的生日🎂

奥斯卡·冯·罗严塔尔身材高大,头发是接近黑色的暗褐色,为一罕见的美男子,不过,他那不同颜色的左右双眸,却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由于遗传的作弄,右眼是黑色,左眼是蓝色,“金银妖瞳”之名不径而走。亚姆立札会战等历次战役中,建立功勋无数,大家对他的作战指挥能力评价极高。

@admin

@crytt 没有开捐款的计划,站长没时间做帐 :yang3:

请跑站的各位同好看一下公告 :yang8:

@hakaze1019 主要是想等这段时间过去,不然现在弄好马上又被墙 :aru_0520:

admin boosted

今天(09.09)是凯斯帕·林兹的生日🎂

我听说过凯斯帕·林兹中校会画画,今天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作品。与其说是画,还不如说是漫画式的人物素描,同乘一艘船的人物,一一出现在纸上,实在非常有趣。最有趣的是萨克斯少将,对别人的意见反应是,掩住双耳,闭上眼睛,咬紧牙根的姿势。总之,一眼就能看得出谁是谁。
伊谢尔伦份子的素描不让我看,说以后会开个画展的,所以到那时再笑个够。现在我手上已经有一张年月日和场所空白的“凯斯帕·林兹首次画展入场券第一号”的票,是大师亲手制作的卡片。
——《尤里安的伊谢尔伦日记》

@admin

帝国历488.09.09

别了!远去的日子

齐格飞·吉尔菲艾斯

画者 @luobote

admin boosted

今天(08.19)是卡尔·古斯塔夫·坎普的生日🎂

坎普也是一名击坠王。他曾是个开着银翼的王尔古雷把数十架敌机打入死神怀抱的勇士。他身材相当高大,但肩宽背阔,那高度并不让人觉得突兀。茶色的头发修剪得很短。

@admin

08.08是休多鲁·派特里契夫的生日。

“是杨少校吧,我是派特里契夫上尉,特地来迎接参事官的。”

个子又高,肩膀也宽,身体也非常厚实,年龄大概要比杨年长5、6岁左右,看起来非常气派,是个非常健康的青年军官,看着比自己年轻的上司,双眼中也没有半点在意的神情。让军官学校的学弟超过自己,大部分的人都会觉得不太愉快,而这位上尉似乎没有这方面的心理障碍。

“行李由我来吧。”

派特里契夫上尉说着就伸手,把杨拖在后面的沉重行李箱拎了起来,看他那种轻松的动作,简直就像拿着羽毛枕头似的。似乎和派特里契夫的身体一样,臂力也是相当可观的。

——外传·螺旋迷宫

吉祥物作者 @yimaomao

admin boosted


大家好,为了庆祝先寇布的-1542岁生日,将在蓝盒子放映室直播银英OVA版深红星路,美人嗜血。
诚邀各位一起参与血腥庆生活动(?

直播内容:银英 OVA 107, 108话
直播时间:2022.07.30 北京时间晚 9:30
直播时长:1小时
直播地址:live.pullopen.xyz/

(不知道为啥地址不能正确显示所以重新发一遍)


大家好,为了庆祝先寇布的-1542岁生日,将在蓝盒子放映室直播银英OVA版深红星路,美人嗜血。
诚邀各位一起参与血腥庆生活动(?

直播内容:银英 OVA 107, 108话
直播时间:2022.07.30 北京时间晚 9:30
直播时长:1小时
直播地址:live.pullopen.xyz/

(不知道为啥地址不能正确显示所以重新发一遍)

如果有同好想在任何人物(除特留霍克地球教)生日或忌日直播相应的集数,也可以在这条底下留言,我会尽力协调(不保证有时间播)

Show older
全体逃跑

本实例是小说《银河英雄传说》以及其衍生作品的相关实例。角色生日/忌日有可能开放注册申请。申请理由请填写about页面当日版头里的人物全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