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admin boosted

今天(04.15)是洁西卡·爱德华的生日🎂

“我常常想问那些握有权力的人,你们现在在哪里?把士兵们送往死地,你们又在哪儿做了些什么……”
这是洁西卡竞选演说的高潮,杨不由得回想起亚斯提战败后举行追悼会时的情景。自认为能言善辩的国防委员长特留尼西特也无法对抗她的质问。为此,她一定也招致了主战派的憎恶和敌意吧?她选择了一条比伊谢尔伦回廊更难的路……

@admin

admin boosted

今天(04.04)是杨威利的生日🎂

“人类历史上原本就没有永久的和平,所以我不会如此期望。但确实存在过因长达数十年的和平而丰裕的时期。如果说我们必须为下一代留下些遗产的话,我想最好的遗产还是和平吧。而把前一代留下来的和平维持下去,是下一代的责任。如果每一代都不忘自己对下一代的责任,和平或许就能长久地保持了。如果忘记自己的责任,把先人的遗产坐吃山空,人类就得再从头开始了。也好,那也不算是坏事。”
杨把手中把玩的贝雷帽轻轻戴到头上。
“总而言之,我希望的最多是今后几十年间能够和平。但那也比哪怕只有它十分之一时间的战乱要好上几万倍了。我家有个十四岁的男孩,我不想看到这孩子被送上战场。就是这么回事。”

@admin

admin boosted

今天(03.25)是尤里安·敏兹的生日🎂

“房间我打扫过了,床单也洗了,家里也整理好了,如果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请说出来。您还需要什么?”
“给我一杯红茶好吗?”
杨想喝杯自己最喜欢的红茶,润润喉,然后再说出自己的苦处。少年飞奔进厨房,端来一套干净漂亮、焕然一新的茶具,在杨面前泡上西隆星产出的茶。杨为少年的手法感到震惊。
茶刚入口,他的心立刻被这位少年征服了。这味道是如此香醇!尤里安的父亲是宇宙舰队的上尉,比杨更热衷茶道,他传授给了儿子茶道知识和泡茶方法。
杨的家按照尤里安的方式经营了半个月,卡介伦前来拜访。他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评论道:
“我来过你家很多次,发现这是有史以来最干净的一次。看来‘父无能,子有才’这句话所言不虚。”
杨并没有反驳他。

@admin

admin boosted

今天(03.14)是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的生日🎂

“吉尔菲艾斯,你曾想过吗?高登巴姆王朝并不是自有人类以来就存在的。王朝始祖是那桀傲不驯的鲁道夫,既然他是所谓‘始祖’,那么他在成为始祖之前并非出自帝室,只是一介无足轻重的市井小民罢了。鲁道夫仅仅是一个一步登天的野心家,他只是顺应了时势,借机自封为神圣不可侵犯的皇帝!”
这个人到底想说什么呢?吉尔菲艾斯感到心间一阵剧烈的悸动。莱因哈特接着说:
“鲁道夫能够做到的,我会做不到?”

@admin

admin boosted

本年度不存在的一天(02.29)是弗利兹·由谢夫·毕典菲尔特的生日🎂

弗利兹·由谢夫·毕典菲尔特,蓄有一头橙色的长发,眼睛是淡褐色。脸部削瘦,和壮硕的体格对照之下,显得不甚协调。他是一员骁勇无比的猛将,旗下的“黑色枪骑兵”舰队远近驰名,连敌人也闻之丧胆。不过,他用兵稍欠缺弹性,亚姆立札会战时,这个缺点确实曾对友军造成不利。

@admin

admin boosted

今天(02.19)是菲列特利加·格林希尔的生日🎂

身为杨的副官,菲列特利加比其他三位将领更早知道杨的计划,但是她没有提出异议,也没有表现出一点担心。相反,也许她比杨还要确信此次能成功 。
“为什么你那样充满信心?”
杨知道提出这样的问题未免奇怪,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八年前,在艾尔·法西尔的时候,提督不就成功了吗?”
“这样的根据未免太牵强了。”
“但在当时,提督就成功地在一个女孩心中种下了绝对的信赖。”

@admin

admin boosted

今天(01.21)是希尔格尔·冯·玛林道夫的生日🎂

“我要感谢父亲大人,让我生在这个有趣的时代。”
“──”
“我不能改变历史,但是,我却可以知道历史如何演变、历史中的人物如何生离死别。”
喝了口咖啡后,希尔德站起来,两手轻抱着父亲的头,让自己的脸颊贴近他那毫无光泽的头发。
“爸爸!不要为我担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守护玛林道夫家族。”

@admin

admin boosted

今天(01.14)是齐格弗里德·吉尔菲艾斯的生日🎂

签名后,吉尔菲艾斯神采奕奕地笑着对杨说道:
“形式上的仪式或许是有所必要,但却也令人觉得是种傻事呢!杨提督。”
“我也有同感!”
杨观察吉尔菲艾斯。杨算很年轻了,但吉尔菲艾斯更年轻,不过才二十一岁而已。红宝石溶液染成般的红发,怡人的碧蓝眼眸,高人一等的身材,这位俊逸出众的美少年,是银河帝国屈指可数的一员悍将,连伊谢尔伦的女性也对他仰慕不已。在亚姆立札会战中,杨曾直接和他交手,也知道他是莱因哈特的心腹,但是杨却难以对这年轻人产生厌恶感。
吉尔菲艾斯对杨似乎也有同样的感觉,辞别之际,两人握手更是有力。

@admin

admin boosted

今天(01.02)是姆莱的生日🎂

每次只要姆莱一开始发言,整个会议就会开始有个会议的样子,这种情景应该可以说是杨舰队的一种习惯。
这些年轻的幕僚们具备了大胆无畏、桀骜不驯与不守纪律这三种特质于一身,不过姆莱却很明显地让他们感到畏惧。“蔷薇骑士”连队长凯斯帕·林兹上校在少年时代,曾经立志作为一个画家,他曾用他的画笔为杨舰队的幕僚们,画过很多素描的肖像画,不过在描画姆莱的时候,他并没有仔细画出他的脸部,而是在军用扁帽与制服中间,填上了“秩序”这两个字。但是一旦没有姆莱的眼睛和嘴巴,那么“流亡的私人部队”是不是还能够维持一个军队的组织,就很令人担心了。

@admin

admin boosted

今天(12.30)是艾德温·费雪的生日🎂

“二十四天航行了四千光年,还算不错。”
杨虽然只说“还算不错”,但这临时编成的舰队能一艘也不掉队地到达目的地,实在是值得称赞。当然这要归功于在舰队调度上老练娴熟的副司令官费雪准将。
“这是因为第十三舰队有能人在。”
杨这样称赞费雪。在这方面杨让费雪全权负责,不管费雪说什么,都点头同意。

@admin

admin boosted

今天(12.25)是伊旺·高尼夫的生日,特邀他的好友奥利比·波布兰(自称15.36)一同庆祝🎂

我知道奥利比·波布兰少校和伊旺·高尼夫少校是在飞行学校时代就认识的朋友,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到底是怎样,实在很想知道。
今天趁高尼夫少校要把答应借我的填字游戏的书给我的机会,正好问他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应该不是不能问的问题。问了之后,高尼夫少校藏在扁帽的明亮头发微微波动,这种情形,我实在很难表达,简单的说,就是无声的大笑。
“我有一段时间,因为家庭问题而学坏了,那时,那家伙正好是班上的风纪委员。他在我快因为操行不良而遭到退学处分的时候,放了我一马。”
我一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高尼夫少校这次就没有什么顾忌地大笑出声。
“──这是波布兰的说法,可真是天大的谎话,千万不能被他骗了。真实情况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但真实情况到底是如何也不告诉我就这样分手了。可能是恶魔的安排,在我带著书走回家的途中,遇到用交换步伐在散步的波布兰少校。
“怎么回事?有前途的青少年竟然也在玩填字游戏吗?真不是个好现象啊!”
我想这正是个好机会,所以又向波布兰少校提出这个问题。
“这个嘛,别人这种不名誉的事原来是不应该提的。老实说,那家伙有一段时间,因为家庭的问题而学坏了,就在快因为操行不良而受到退学处分时,我放了他一马。我那时是班上的风纪委员。所以我不但是那家伙的恩人,还是同盟军空战队的恩人呢──”
波布兰少校一本正经的表情也只能到此为止,之后就只能抱着肚子大笑个不停。
结果,真实的情形到底怎样还是搞不清楚。我觉得也不用勉强一定要知道,不过那两个人,到底哪一个演技比较好呢?

@admin

“……再见,米达麦亚。我要说的话或许会很奇怪,不过我是真心的。皇帝拜托你了。”
通讯到此便切断了。米达麦亚只得将他内心还要要说的话咽回肚子里去,将无声的忧虑与叹息一口吐尽,然后将他内心沸腾的感情全部集中到声带,使劲地对着萤幕大吼一声:“罗严塔尔你这个大混蛋!”

帝国历 458年12月16日

版头图像由 @f_feiyang 绘制

admin boosted
admin boosted

今天(12.08)是亚历山大·比克古的生日🎂

“让我大胆地说一句,民主主义是一种交对等朋友的思想,而不是建立主从的思想。”
老元帅做出了干杯的动作。
“我希望交到好朋友,也希望做一个对某人而言堪称为好朋友的人。但是我并不想有好的君主或好的臣下。因此,你跟我无法服膺于同一面旗帜之下。很感谢你的好意,但是,这个老迈的躯体已经对你没有什么用处了。”
老人把纸杯拿起靠上嘴边。
“──向民主主义干杯!”

@admin

admin boosted

今天(11.23)是达斯提·亚典波罗的生日🎂

只有达斯提·亚典波罗一边梳着他那纠结在一起的铁灰色头发,一边开始了实际的行动。他的样子根本不像是个堂堂的提督,倒像是一个行动派的革命家。杨原本对这个军官学校晚辈的战术指挥能力就有很高的评价,然而,一旦卸下了军队的枷锁,亚典波罗却又表现出令人大感意外的行动力及组织力,他从事军队的再编制作业及拟定战术、兵员训练等,其勤奋及活泼的做事方法让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杨因为无所事事,所以特别注意到他充沛的精力。
“怎么样?元帅,我们去把伊谢尔伦夺回来,把到艾尔·法西尔星域的回廊周边当成解放区,以应付帝国的攻势吧!”

@admin

今天(10.26)是奥斯卡·冯·罗严塔尔的生日......但是站长没要到饭!所以没有换吉祥物。
祝罗帅生日快乐🎂

奥斯卡·冯·罗严塔尔一级上将,三十一岁,头发是接近黑色的深棕色,具有贵公子般的美貌与修长的身材,但他给人印象最强烈的地方是黑色右眼和蓝色左眼的组合——金银妖瞳。

银河英雄传说 雌伏篇 振翅待飞的秃鹰

admin boosted

今天(10.01)是耶尔涅斯特·梅克林格的生日🎂

满不情愿地成为军人这一点,他和自由行星同盟的杨威利是相似的。但是与在身家调查书上的兴趣栏内写上“午睡”的杨不同,梅克林格生就丰富的艺术才华。在散文诗歌和水彩画方面,均获得过帝国艺术学院的分类年度奖,在钢琴演奏上也被评论家赞赏为“大胆和纤细的完全融合”。而以身为军人来看,在亚姆立札会战和利普休达特战役中也发挥了扎实的力量,有许多辉煌的功勋。在用兵方面而言,他是以广大的视野遍视战局全体,因应必要的状况来投入必要的兵力的战略家类型,在大舰队的指挥方面相当成就卓著,若作为参谋亦有难得的才干。
——《银河英雄传说》第三卷「雌伏篇」

@admin

因为没有要到合适的饭所以这个忌日就不换版头了。大公安息。

Show thread

797.09.09

 “米达麦亚,你在说谎!吉尔菲艾斯绝对不会把我一个人丢下不管的!"
——野望篇 第九章 别了!远去的日子

admin boosted

今天(09.09)是凯斯帕·林兹的生日🎂

我听说过凯斯帕·林兹中校会画画,今天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作品。与其说是画,还不如说是漫画式的人物素描,同乘一艘船的人物,一一出现在纸上,实在非常有趣。最有趣的是萨克斯少将,对别人的意见反应是,掩住双耳,闭上眼睛,咬紧牙根的姿势。总之,一眼就能看得出谁是谁。
伊谢尔伦份子的素描不让我看,说以后会开个画展的,所以到那时再笑个够。现在我手上已经有一张年月日和场所空白的“凯斯帕·林兹首次画展入场券第一号”的票,是大师亲手制作的卡片。
——《尤里安的伊谢尔伦日记》

@admin

Show older
全体逃跑

本实例是小说《银河英雄传说》以及其衍生作品的相关实例。角色生日/忌日有可能开放注册申请。申请理由请填写about页面当日版头里的人物全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