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tone为对抗卡塔尔世界杯的彩虹旗禁令 :blobcatgay: ,推出了用色号标识的全白彩虹旗🤍,意思是“将彩虹旗变成纯净,有和解、自由、爱之意的白色”。再结合着最近遍地开花的白纸行动,非常一举两得了。

跑站暂时不会通过任何用墙内邮箱注册账号的申请。有需要注册小号/新号的各位同好请使用墙外邮箱。

@BeauvoirBlitz 抗争民主自由人权这么“正义”、“大格局”、“热血沸腾”、“高瞻远瞩”的内容,居然容不下一句对语言腐败的批评,容不下性少数与女权主义这些“小家子气”、“没格局”、“偏激”的事物发言的空间 :0010:

真是不理解为什么提出对“操你妈”的批评,就像侵犯了他们千百年来与生俱来,神圣不可侵犯的“操你妈”权一样 :0010: 这只能让人想到ta们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母亲,不在乎别人的母亲,不在乎任何做了母亲的人。连做母亲的人恼羞成怒的时候,下意识反应也是侮辱另一位母亲。母亲不再是女性,不再是人,而是可以随便用来侮辱他人的符号,可以意淫与暴力征服的对象。地位足够下贱,因此是谁都能侮辱、谁都能骂出口的;而与尊贵威严的大爹相关的词语却鲜少加入被辱骂的词语行列中。

与此同时,有许多做相关研究的人都写过脏话的研究,勘探过辱母词汇的起源与为何经久不衰。但白龙觉得这些研究从另一个角度上是肯定了这些辱女(尤其是辱母)脏话存在的合理性与正当性,无论是从社会学、心理学、人类学、语言学等无数方面来说。因为从各种方面论证都有合理性与存在的必要,大家都习惯了,深入人心,而且没有比这些更好用的词汇,所以没有什么改动、变意、废除、创造异性等价词汇的必要。他们像是在为顽固、传统、很糟糕的东西作了辩护。

(来自微信好友,说转发去掉他名字)
很多人以为当下事件在政治上是徒劳无用功,这是明显不懂政治的体现。Generally speaking,独裁者的力量,枪杆子当然重要,但总不能天天坦克上大街。所以其平时统治主要靠割裂民众。每人都以为其他人崇拜独裁者至少是害怕他,所以自己也怕,最好也崇拜他,否则太危险了———毕竟1:1不是对手,因此真的变成了人人崇拜的景象,统治就这么稳固下来了。现在这事儿一发生,情况则从之前几乎所有人以为几乎所有人都崇拜至少是惧怕独裁者,变成了大部分人知道了大部分人讨厌独裁者,然后还有相当一部分人甚至没那么怕他。所以虽然表面上看没有一点regime change的迹象,但独裁者已经seariously weakened.
中国以前的社会问题也很多,但都有某种局部性,你家被强拆了但我家暂时没有,甚至我家当下可能还从你家被强拆得到了点什么好处。Arguably,文革后几十年来一直没有一个事件,让所有人同时受同一种苦,产生同一种经验————直到动态清零终于做到了这一点。

连续瞻仰昨天昨夜各地行动的视频,除去共性的悲壮、肃穆,某些点真的很有地方特色。
上海:总体挺文明讲理,年轻人居多,感觉很洋气。
川渝地区:野且狠,似乎嬢嬢们战斗力很强。
武汉:不愧是革命老区。
“能让你在上海成立,就能让你在上海结束”,这话狠也妙,总就有点微妙的错位。但武汉人说“我们打响第一枪,还可以再打响一次”,就很对味。
北京:发疯。
警察:“你们在喊什么?”北京人:“我们在喊我们要做核酸!”
“不做公民做奴才!不要自由要核酸!”
“我要被封控!我要做核酸!”
当然还有跑步大哥:“出门条?我要进来!”“我跑出去,再跑进来~”“我还真有病~”“我是不是能随便出入?okay~!我一会儿还跑出来!”
总之,我从未如此清晰地感受到“同胞”这个概念。

朋友补充:
“武汉没人说什么人权自由,就是物理推翻。”
“我试图给人讲各地口号,到武汉卡住了。他们就是扯铁皮,从汉正路扯了一路,下雨都没停!就很潦草地唱了个国歌,接着扯铁皮,从下午扯到半夜。”
“各个地方都是喊“我们要人权!”只有北京喊的是“我们要人圈安!”就是那个字抡圆了甩出去的,胸腔共鸣了。”
“大理有人弹着吉他游行。”
我看到的视频,领头的年轻男孩快乐地坐在滑板车上,举着手机背着吉他,一只忠厚的大金毛一溜小跑地丝滑拉车。
“广州人合唱《海阔天空》,也很有地方特色。”
【这条好多朋友喜欢!希望这点儿片面浅薄的认知成功地博您一笑!尊重并热爱每一个地方的同胞。🫂】
【欢迎评论区补充!截去ID头像转发完全OK!祝大家快乐!🥳】

看到又有人借机侮辱六四学运领袖利用完学生自己跑路。然而有个除了你国人尽皆知的词语叫做黄雀行动,六四学运领袖,以及足足八百名民主人士,不是逃跑,是被包括梅艳芳在内的英属香港的民主人士们合力救出去的。

嘲笑了人家学艺术的文化课低,
嘲笑了学人文社科的脑子笨,

结果到了公民发声的时候还是人家艺术学院的人先上了,人家文科强势的学校先上了。

再一次证明的非人文社科专业都不过是技术培训。

(我就是非人文社科专业,我骂我自己。:D)

(看了TL关于又是北大还是北大,清华不行的讨论有感而发。

2022/11/27 - 00 时

要你们从此看到白纸就犯怵

我不会死在这个长夜里

正直凭什么被污蔑

我不润了!!我要站在中国大地上,看着你们死!!!

让它烧,接着烧,锻造出通红的刀

在出生的土地上做境外势力

任何时候,请不要相信中国政府。

你听见了吗?“共产党,下台!”

我要去做一个勇敢的人

习近平下台!共产党倒台滚出地球!

反帝反独裁 习近平下台!

此刻开始,要极权敬畏我!

让我们把所有的夜晚连结在一起。让我们

尽量晚一点投降

操!

觉得人家不够聪明口号喊偏的,这下之前的诉求前功尽弃的......争取权利和自由最重要的是聪明吗,新疆一夜清零是因为前夜街上的人都特聪明吗,聪明三年了,现在有人有勇气傻这一回,我只有敬佩。

Show thread

“我也想(不去游行)啊,但是不行,因为心太痛了” 。这段出自刘瑜老师今年上市新书《可能性的艺术:比较政治学三十讲》中写韩国民主化转型的第二十一讲,全书我最爱这篇。
(刚得知这本书被下架了,全网禁售,但微信读书里还有。)

我不想家,中国没有让我留恋的东西,疫情以来从来不想回国。今天是第一次切切实实地想回国。想一起上街想一起喊口号,第一次感同身受了勇武派的勇敢哪里来的。

如果發聲無用,統治者為什麼要捂我們的嘴?中國的防疫政策顯示抗爭了就清靈、解封,抗爭對中國而言,可能比科學還有用!

我不喜欢反贼(以我粗浅的观察,顺男居多)在网络上,万事都可以一句梗嘲过去的习惯。昨天重庆那位超人哥,看了之后多少人都要流泪,都要在最后邻居们把他从警察手里拉回来之后,跟着鼓掌,可是习得了机灵话的反贼说什么呢?说“这届人民不好管啊”。我们说话的方式受环境影响,互联网评论区这种地方让玩梗成了社交的一部分,无论哪个圈子哪个话题,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梗。渐渐的大家就都不认真讲话了。可是如果是单纯娱乐性质的话题也就罢了,这样一个勇敢的人,大声地呼喊“不自由、毋宁死”,难道不值得我们用更尊敬的用语来真情实感地说两句心中的想法吗?我打出真情实感这四个字都苦笑了,因为真情实感早就成为另一个被嘲笑的缩写梗了。后来我在另一个评论里看到说,这个人就是鲁迅说的中国的脊梁。我对着这个评论好感慨,中国的脊梁,很久没听到过更没用过了,我都忘了还有这样一个词。

刚刚看到朋友直播小区群众围攻保安。
男居民:开门,老子要出去。
保安:不得行,不能出去。
男居民:凭啥子也, 老子是犯人麦?开门,老子要出去。
保安仍然不开。
男居民翻出去还把门打开了,吼:老子把你个批门鞑老(打烂)。然后开始找东西准备砸。
保安拦。男居民继续吼:拦你妈卖麻批,信不信连你龟儿一起鞑。
保安喊来另一个保安,谁都不敢上去拦,围观群众齐声骂保安。他们就把警察叫来了。警察来了,遭孃孃些一阵乱噱,(重庆人应该马上理解这是什么场面)差不多小型生物原子弹的能量。于是警察索边边儿(躲一边儿),于是一大帮人咣咣出门去了,出去能爪子不晓得,反正老子要出去。
这辈子第一次对野蛮重庆人爱,爱,爱,爱不完。。。

朋友很久很久之前跟我说过一些话,我突然又想起来了。

说有很多时候发声不是为了给反对者看的,而是为了让同伴感到”还有人在说话“。

我想朋友是对的。

当我看到类似的人说自己的事情的时候,也会感到“原来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

关于大麻制品 

以及我知道吃大麻提取物和抽大麻是两个概念…因为我见过一个人抽完大麻在饭桌子上狂笑不止,他说他现在看什么都非常好笑,包括食物和我的脸…我找了个借口落荒而逃 :aru_0190:

Show thread

我认识的一位跨性别每天更多是在跟过去的创伤经历和双相/焦虑/自毁倾向搏斗,她自己是本科学历、但找工作会因为声音问题受到严重歧视,公司宁可要专科或者高中毕业的男生也不要她。一到跨性别节日,我们在吵要不要修无性别厕所,而她在为自己身边自杀和被害的跨儿朋友哀悼。

我觉得在ta们还在为基本生存问题苦苦挣扎的时候顺性别群体故意把注意力全聚焦在厕所这一件事上(要不然就是运动会)——这种议题设置太滑稽了。可以讨论,但很无聊。
就是在欺负跨性别群体没有跟顺人相等的音量。
我觉得这跟父权系媒体限制女权/少民议题并没有什么二致。

Show older
全体逃跑

本实例是小说《银河英雄传说》以及其衍生作品的相关实例。角色生日/忌日有可能开放注册申请。申请理由请填写about页面当日版头里的人物全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