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ky493 boosted

银英·先寇布x杨威利同人故事个人合集

收录了我自2020年以来的四个已完结的先杨同人故事,约十万字。PDF格式。
为防恶意下载挂野网站的悲剧重演,下载需要付一点(个位数的)钱。

下载地址:xibaopan.com/i/OW1b116478yl1

cky493 boosted

日本人 影院上映两部剧场版还不够吗 是要我嫉妒死吗 它从ova110集里选了44话要在影院上映,虽然只限定两家影院,但这件事本身已经足够叫人已经嫉妒得手抖了 我受不了 我要发出来让大家都嫉妒痛苦 :dnb_blobcatoops:
dreampass.jp/ballot_boxes/9

Show thread
cky493 boosted
cky493 boosted

今天(08.30)是渥佛根·米达麦亚的生日🎂

渥佛根·米达麦亚身材短小,紧绷而均称的体格,堪称英挺,拥有一头杂乱的蜂蜜色头发和一对活力充沛的灰色眼睛。用兵神速,无人可与之并驾齐驱。
去年的亚姆立札会战中,在追击逃跑的敌舰时,由于速度太快,己方的前锋竟迫进到了敌舰队尾部之中。自此以后,他便得了个荣誉的名号──“疾风之狼”。

@admin

cky493 boosted
cky493 boosted

给打字时喜欢听敲击键盘声的人推荐一下Tickeys,介绍是“找对打字的感觉”,我非常喜欢它,每次换了电脑都会第一时间把它下载回来。
平台支持macOS/Windows/Linux.
mac上目前音效有八种,比较有趣的是剑气和星球大战,我比较喜欢打字机。Windows上好像比mac上少几个音效,但之前会多个钢琴音效。可以调节声音的轻重和音调。
喜欢的话还可以进行捐助支持w

下载链接:yingdev.com/projects/tickeys

#长毛象安利大会

cky493 boosted

801.07.26 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

……于是,贝尔塞底就成为了圣墓。
——落日篇·梦的尽头·银河英雄传说

图片作者 @luobote

3-118 

呃啊好想看杨敲键盘特写之类的啊:yf_yycat6:

cky493 boosted

Kisses
*剧透❗️外表形象捏造* 银英原作向(但是微妙的
菲利克斯➡️亚历山大
艾芳瑟琳➡️菲利克斯
渥佛根米达麦亚➡️艾芳瑟琳
罗严塔尔➡️(?)米达麦亚
一些时区是不是还没过,所以还算摸给7/6 World Kiss Day😚

cky493 boosted

吉莱♀安三角脑洞扩写Part 3 

莱因哈特被接到新无忧宫受腓特烈四世召见的第一天,她从那个老年男子的口中听到了令她作呕的一句话。
“你姐姐当年进宫也是这个年纪。”
对面那个坐在扶手椅里,靠在绣花软垫上由三四名侍从搀扶和递送物件的老年男子枯朽的嘴唇里吐出这么一句,若不是明白周围隐蔽的角落里站着四五个佩枪警卫,莱因哈特又两手空空,她恐怕会很难克制住叫这个恶心的老东西付出些代价的冲动。
莱因哈特强压怒火,冷眼看着这个带来一切不幸的元凶,对这句说不上是笼络还是威胁的发言不置一词。
前一天她被接来的时候,安排她住所的侍从并未如她所愿让她和久违的姐姐相见,而是将她挪去了与安妮罗杰住处相隔甚远的地方。她和安妮罗杰竟成了牵制彼此的人质。
虽然有无数预演了五年的粗鄙唾骂在脑中盘旋,莱因哈特却必须为了姐姐的安危抑制情绪。
比起自身遭到皇权的禁锢,关于安妮罗杰被掳走的回忆更让莱因哈特感到彻骨的痛苦和懊悔。过去她常懊悔十岁时的自己过于弱小,可如今她依然没有得到足够的力量,即便此刻她明知自己与安妮罗杰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了过去的千分之一,却仍然连见上一面都做不到。
莱因哈特被安置在一栋三层的别墅,据说原本是上一位皇帝宠妾的居所,而她在流产后不幸地陷入精神失常,遭到冷落后她的去处无人知晓,这处住所也逐渐空了出来。
莱因哈特对贝内缪典公爵夫人在这一项上似乎动过些手脚的传言将信将疑。不过莱因哈特并不在乎,她才不管哪个失宠的皇帝侍妾是否让她住在被别人视作不吉的地方,这份生不出孽种的晦气在她看来还求之不得。
不知是她和吉尔菲艾斯在军校的事迹不胫而走传进了皇帝的耳朵,还是单纯的巧合,有一名年轻的红头发侍者在莱因哈特入住后立刻被安排到了她的身边。说是侍从,实际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比莱因哈特小一两岁,看起来怯生生的,对管家的吩咐言听计从。
他显然是个新手,慌里慌张地帮莱因哈特提箱子,准备靠垫,端茶倒水,又不小心把一个看起来就很贵的茶壶打碎,出乎意料地让莱因哈特原本纷乱的思绪稍稍缓和了一点。
她没法朝这个少年生气,毕竟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他只是努力地想完成自己的工作,虽然还有点笨手笨脚,至少比那些贵族里的酒囊饭袋好得多。
而且,不管她愿不愿意承认,这里面有红头发的加成。
她用朝着对方扔茶杯的方式赶走了被指派来照料她起居、跟仿生机器人一般用板板正正毫无感情起伏的语调解说宫廷礼仪的管家,转过头安抚被吓得楞在原地的红发少年。
他肯定觉得我是个难相处的人。莱因哈特一边观察他一边想,红发少年正想要收拾那个看起来就很贵的茶杯的碎片,眼神在莱因哈特和像是早就有所准备因而顺利躲闪到门外的管家之间来回游走,像是拿不定主意到底该听谁的命令。她心中难免涌现出些许怜惜之情,这张苍白惊慌的面孔快要和背后的白色墙纸融为一体了。
“你去休息吧,这些我自己来就行。”莱因哈特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措辞,生怕再多说一句这个可怜的少年就要早早去往瓦尔哈拉,只得挥了挥手,让她这位紧张得每一根发梢都在打颤的小侍从退出了房间。
接下来的几天莱因哈特也没能见到安妮罗杰,甚至连一张问候的字条都没收到。逐渐熟悉环境后,莱因哈特敏锐地察觉到这里的交班看守似乎严密得异常。
她抱着胳膊焦虑地在会客厅里走来走去,穿的还是那身原本计划去前线赴任的少尉制服,早晨女仆本想为她换上裙装,她厌恶地把它们扔回了衣柜。
或许正是这一行为被悄悄上报给了管家,而后警备才加强的吧。莱因哈特在盛怒中冷笑起来,皇帝既然决定了要从军校里找女人,那早就该做好相应的心理准备才是。
她那个红头发的小男仆似乎很喜欢跟在她身后,与其说是尽职,倒不如说是因为过于害怕拘束的环境而想尽量和莱因哈特这个同样与这里格格不入的人待在一起。这栋房子里除了他俩之外的所有人都像冷冰冰的机器,或者说至少在莱因哈特面前时并不会表现出过多的生命迹象。
也许这是常年宫廷生活给他们套上的严谨枷锁,女仆们只有在后厨和洗衣房里会互相之间窃窃私语,在莱因哈特这个所谓的新主人面前则总是低着头,以一种看似低眉顺眼的形式,渲染出自己的所有权并非掌握在莱因哈特本人手中的氛围。
莱因哈特并不在乎,她在未得到与任何人会面的准许前尝试读书架上的书,可那都是些用泡沫和奶油填充的三流文学,当她从那个传闻闹鬼的书房出来的时候,因畏惧传言而在房门外等候的红头发少年看上去像是快要晕厥了。
莱因哈特知道了他的名字,艾密尔,她让他把那个装着咖啡杯的银盘子放到一边去,并委托他向管家要求找更多能读的书来。她厌恶管家那张像是无论什么都能处理得妥妥贴贴的圆滑面孔,甚至连话都不想直接跟他说。她从前习惯向吉尔菲艾斯撒任性脾气的毛病又犯了,这一次接收她脾气的对象变成了可怜的艾密尔。
即使莱因哈特再迟钝,她也看得出来艾密尔不会拒绝她的任何要求,这或许是受美神格外关照之人与生俱来的天赋。那双湖泊色的眼睛望向她的时候,和当年吉尔菲艾斯初次见面时看着姐姐的样子一模一样。
利用了单纯少年的莱因哈特难敌不安与愧疚,为感谢这次帮忙,她把手放到了他的肩膀上,邀请他一起喝下午茶——虽说是下午茶,其实也不过是喝茶和吃些饼干,也许顺带聊聊天,好把这宅子里死板僵硬的空气驱走一些。
莱因哈特的亲近之人唯有姐姐和吉尔菲艾斯,她向来与他人保持着一种像是隔着透明罩子的距离感,要向他们两个以外的人表示亲近,对莱因哈特来说存在着一定的困难。她努力回忆安妮罗杰和吉尔菲艾斯说话的样子,仿佛进行一场远隔数年的模仿。
无论这种模仿是否成功,莱因哈特在来到这个华丽监狱的第五天收获了自己种下的因所结出的果。
那天早晨她刚起床,挥开想要帮她更衣的女仆们,穿好衣服来到楼下,却未见到她的红头发小侍者。管家语焉不详,女仆们沉默不语,直到黄昏将近晚餐时,才有一架四轮马车把她那位新朋友送了回来。
他们阉割了这个少年。
莱因哈特不知道是谁传达的命令,也不知道是谁对这个无辜的少年做出残酷的惩罚,周围所有人对她的问话不作回答,只是默默低着头领受新一轮玻璃和陶瓷器皿的碎裂洗礼。
待艾密尔的伤势彻底恢复,距离皇帝第一次召幸莱因哈特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月。当他终于从自己的房间回到这栋从上至下充斥着紧张感的建筑时,察觉到了一丝微妙的不同。
莱因哈特依然对他相当亲切,女仆们在这位拴着金链子的新主人的面前也依然沉默,可这一回莱因哈特身上那种格格不入的氛围已然烟消云散。与其说她已经融入了这座华丽宅邸,倒不如说这个尘封多时的八音盒经过彻底的修理和调整后鸣奏出属于它新主人的旋律来。
莱因哈特曾想象过无数次安妮罗杰的遭遇,可无论哪一次都比不上由她自己也亲自体验一遭来得更加令人反胃。刚进军校时她和吉尔菲艾斯受过不少伤,这一次她也只将它当作单纯的体罚。在那个男人肮脏的手指触碰到她的皮肤时,她不得不强迫自己去回忆吉尔菲艾斯的面孔才能勉强克制住呕吐和杀意。
她为自己将挚友用作精神逃避的工具而自责,毕竟她向来主张自己和吉尔菲艾斯之间坦荡清白问心无愧,将他牵扯进一次无耻侵犯的全过程显然已经背离了她的本意。
两个月后莱因哈特终于见到了安妮罗杰,没有喜极而泣,没有热烈的拥抱,没有任何人的祝贺,相隔多年终于重见的两人只是默默紧握着对方的双手。
此后她们每个月可以在安妮罗杰的花园中见一次面,莱因哈特未被安排陪同皇帝出席任何公开场合,或许是担心流言蜚语,又或许是担心莱因哈特的脾气会导致不体面的失态,皇帝召安妮罗杰陪伴在侧的频率远高于莱因哈特。虽然远离恶心的触碰再好不过,可一旦想到这一切都建立在姐姐的痛苦之上,莱因哈特总会如坐针毡。
在放下尊严和放任姐姐遭受屈辱之间莱因哈特选择了前者。
她的确是个天才,加之拥有与安妮罗杰如出一辙的美貌和截然不同的性格,很快后宫就有了两个缪杰尔家的小姑娘要联手排除贝内缪典公爵夫人的传闻。
而后她意外地收到一封故人的来信。
艾密尔在把信送到她手中时,难掩探求的神色,此时他已经从女仆们那里听过了不少关于莱因哈特过去的八卦,虽然艾密尔对中伤和诽谤他高洁正直主人的传言无动于衷,一个少年的好奇心却让他无法对寄信人的身份视而不见。
随着信纸展开,莱因哈特的面部表情从惊讶变成喜悦,艾密尔确实从未在她脸上见过这样的笑容,她大多时候板着面孔,对府邸里的佣人们冷若冰霜,即便亲近如艾密尔也总保持着一层距离,这叫他对寄信人生出些嫉妒来。
莱因哈特读完信后开始在房间里踱步,这时候她已经换下了军服,至多让步到穿黑色的裙装,并且拒绝一切花里胡哨的刺绣或蕾丝制品。自从有一次皇帝召见她,并额外要求她穿上军服侍寝,她便像是想连同那段卑鄙的回忆一同抛却般将那身衣服束之高阁。
她托着下巴在屋内来回踱来踱去,既然这封信成功交到了她的手中,那么显然从信的内容到寄信人的身份背景都已经被调查得清清楚楚,说不定连吉尔菲艾斯的父亲种些什么花和他母亲娘家的亲戚也已经调查了个底朝天。
她对又一次将吉尔菲艾斯卷进自己的麻烦事而烦恼,却不由自主对这枯朽腐烂的生活中终于吹进一丝清风而雀跃不已,她笑容满面,平时如丧服般的黑色裙裾飘飘扬扬,衬得那头金发格外耀眼,把她腼腆的小侍者也搅得脸上泛红。
自从她用自己的身体来替代安妮罗杰承受皇帝召幸,宅邸四周的盯梢和监视稍稍有所放松,恐怕也是这个缘故,吉尔菲艾斯的信才能顺利送达目的地。
在下一次和安妮罗杰的会面中,莱因哈特成功把那封信交到了姐姐手里。经过数小时的密谈,她们谨慎地斟字酌句,最后只是在浅紫色的信笺上写了些无关痛痒的问候,在把它装进信封并用火漆封好时,她们好像短暂地回到了五年前的时光,那位红头发的朋友又和她们坐在了一起,一种梦幻般的醉意在她们彼此之间蔓延。
随后便是漫长的等待。
在此期间莱因哈特设法得知了吉尔菲艾斯所在的驻地,通过贿赂暗中操作了军部的人事调动。既然吉尔菲艾斯也曾发誓要将黄金树连根拔起,那么莱因哈特不会就此驻足不前。每隔两个月送达的白色信纸上平淡的文字成为了莱因哈特在腐朽土壤中生存的另一份养料。
如今她受封成为罗严克拉姆伯爵夫人,刚摆脱昔日她所憎恨的父亲的姓氏,又冠上了恶事做尽、不知是否因此遭到诅咒而致血脉断绝的大贵族的名号,对莱因哈特来说也是相当讽刺的笑话一则。
随着在皇帝身边出现得越来越频繁,莱因哈特从其他渠道打听到关于吉尔菲艾斯的消息也越多,皇帝似乎对她和一位少校的私下联系持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只是贵族之间已然流传开她的恶名。
从前莱因哈特遇到他人对安妮罗杰的言语侮辱绝不容忍,可在她自己被称作皇帝身边的狐狸精时只会冷笑着嘲讽他们的比喻太过老套俗气,其迂腐陈旧程度就和他们脑子里发霉的思想一样无可救药。
艾密尔给她端上咖啡,对这种称呼忿忿不平,他已经到了青春期,可由于先前所受的伤,嗓音仍然轻快柔和,身体线条也保持着纤细的模样。莱因哈特总对他心怀愧疚,招手将他唤到身边,似是怜爱般地抚摸起他的头发。
虽远没有吉尔菲艾斯的头发来得炽红,艾密尔的红发却也有着柔软细腻的触感。莱因哈特惊觉有那么一瞬间自己竟然把眼前这个无辜的少年当成了吉尔菲艾斯的代替,她慌忙撤了手,却看到红头发少年的耳朵发红,红晕甚至从耳朵根扩散到了双颊和脖颈,不敢正视莱因哈特的双眼中像是氤氲着蒙蒙水雾。
或许是自从被迫产生身体接触开始,莱因哈特在有毒温床里学到的经验让她逐渐对各种触碰的企图和眼神的隐喻积累了敏感的认知。她认得那些侍从们见到她深夜从皇帝寝宫出来时下流的眼神,也认得皇帝身边的女仆们给她清理身体时鄙夷的斜睨,包括社交场上那些毫不掩饰恶意的打量,她都尽收眼底。
莱因哈特原本不屑察言观色,可这几年来的生活硬生生把她的脑袋按到了展示着残酷现实的窗口,在她难得停下来喘息的空当,在遭受屈辱时无数次回忆起的吉尔菲艾斯的面孔突然和眼前这个害羞的红发少年联系到了一起。
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像有一股热流顺着脊背蔓延到全身,莱因哈特好像在一瞬之间明白了从前觉得古怪不解的那一幕是怎么回事,吉尔菲艾斯那时发烫的耳朵、躲闪的眼神、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的样子和那三天的冷战,似乎一瞬间所有事情都变得有迹可循。
莱因哈特的心脏狂跳起来,她猛地站起身,几乎把摆着托盘和茶壶的边桌打翻,两排牙齿习惯性咬住了大拇指。迟来的顿悟令她陷入混乱,迟来的欣喜令她手足无措。
她在迷乱和激昂中开始给吉尔菲艾斯写信,即便上一封信刚刚寄出不足一个月。她写了又撕,撕了又写,像个第一次学会把字词组成句子的学生般调整措辞和文法,最后又把它们全部揉成一团扔进壁炉。
莱因哈特决定亲自和姐姐谈谈。他们三人曾是无话不谈的好友,之后又成了相互托付性命的至交,倘若他们中的一个,或两个,萌生了友情以上的感情,自然无法让第三个人蒙在鼓里。
可她有些吃不准自己是不是那第三人。她自然记得吉尔菲艾斯第一次见到姐姐时的情形,也知晓这个只比自己大了两个月就硬着头皮充当她的保护者的红头发朋友是受了姐姐的嘱托,即使在军校,莱因哈特也常常思忖,若姐姐从没离开过他俩,吉尔菲艾斯是否还会永远乐意接受她那些糟糕脾气。
虽说皇帝的强取豪夺并非莱因哈特的过错,但她总被卷入幸存者内疚的漩涡,每当回忆起姐姐唤吉尔菲艾斯名字的温柔声线,和如今读吉尔菲艾斯来信时静谧湖水般的双眸漾起的波澜,她的对那位红发朋友的占有欲都会消解在姐姐那如同金色晨曦般的笑容里。
熟悉的烤蛋糕香气第一次让莱因哈特胃部发紧。
安妮罗杰正在分蛋糕,她总是把蛋糕放在三个盘子里,不属于她和莱因哈特的那一份前面放着棕色的信封。
莱因哈特和安妮罗杰自始至终都共享着红发朋友的名字,姐姐取走了吉克的部分,妹妹取走了吉尔菲艾斯的部分,不碰触彼此的那一部分仿佛早就成了她们之间的默契。而现在莱因哈特想要打破这个平衡。
“姐姐是不是也爱着吉尔菲艾斯?”莱因哈特像是自暴自弃似的抛出这个直截了当的问题。
安妮罗杰似乎怔住了几秒,手里的叉子停在半空。她的下一句发言却让莱因哈特失语。
“‘也’?”

cky493 boosted

好想食吉尔菲艾斯/杨威利左右无所谓…………有饭吗………求求了………😭😭😭😭😭😭

cky493 boosted

吉莱♀安三角脑洞的扩写Part 2 

为表彰吉尔菲艾斯一级上将在亚斯提会战中击败叛军,预定将于黑珍珠谒见室举行帝国元帅的授杖仪式。
吉尔菲艾斯作为平民出身的军官,能够在二十岁就领受如此高的军衔甚至受封伯爵爵位实属百年难遇,而关于他的种种传闻总会让宫廷中凝滞的气氛短暂地活跃起来。
除却那头耀眼的红发,他昔日在军校时和现如今的罗严克拉姆伯爵夫人的一段往事也是女仆们私下热议的话题。英俊的年轻红发军官和皇帝的美丽金发情妇曾如同搭档般在军校大显身手,光是听闻这样的简短的描述,引人遐想的秘闻和风流史已经跃然纸上。
吉尔菲艾斯自己却明白,这样快速的晋升离不开两位旧友的背后扶持,不真实感伴随着愧意蔓延,曾经他希望凭一己之力保护她们两个,到头来却总是受着她们的庇护。
他有五年没见过莱因哈特,十年没见过安妮罗杰,两位金发天使定格在十五岁的容貌于他脑海中留下深刻烙印。
她们如今一个是格里华德伯爵夫人,一个是罗严克拉姆伯爵夫人,且都久居深宫,与一个非亲非故,仅有旧邻旧友这样稀薄联系的男性军官私下会面实属不妥。
讽刺的是,腓特烈四世虽在外干着强霸民女这档事,在把莱因哈特也纳入后宫时,却不敢给她和姐姐一样的格里华德伯爵夫人封号。
然而这究竟是因为他身为皇帝,或许心里终究还是有些惧怕,怕被人知道他强占了一对亲生姐妹的可憎行径,还是单纯只想找些新鲜的下作花样——他不需要两位格里华德伯爵夫人,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拜往昔同校的经历所赐,吉尔菲艾斯终究还是曲折地获得了和莱因哈特通信的资格,而这资格又或许是通过莱因哈特的打点,变成了金发姐妹两人份的信息传递。
当然,他们在信件中从未提及任何不适合出现在书面上的内容,他们只聊近期看的戏剧、骑马、赏花、蛋糕和酒的品鉴、社交场上的趣闻(关于这类话题的讨论,吉尔菲艾斯始终是接收方)等等诸如此类琐碎又肤浅的话题,偶尔提及前线的战事——只是对吉尔菲艾斯的安全进行慰问,且浅带几笔又转回那些离吉尔菲艾斯几乎遥不可及的东西上去。
被困于华丽囚牢之中的两个人究竟是真的开始喜欢起这种衣食无忧又光鲜体面的生活,还是为了避免在信件遭到审查而不得不作出的伪装,这一点吉尔菲艾斯了然于心。
他那两位纯洁正直又细腻善良的朋友,利用着她们自己来帮助吉尔菲艾斯,而书信中那些浅薄的言语,不过是在严密的监视下向他传达自己尚且安全的信息。
他们的通信从来没有夹带照片,或许光是保持着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通信关系已经是皇帝眼皮底下最大限度的自由。
每隔两个月收到她们的来信是支撑着吉尔菲艾斯从第一次踏上卡布契兰加一直到现在的精神支柱,他总是怀着愧疚和不安给她们回信,写自己近况很好、已经适应了新的生活、同僚们都是值得信赖的同伴、从前对他照顾有加的学长新婚、以前的教官有了孙子——也不过是些流水账般的琐事,吉尔菲艾斯会仔细地隐去详细人名地名。
他还是少尉时,每到休假日都会早早去后勤部领自己的信件,后勤部负责邮件管理的女兵们都很喜欢他,每次隔着老远就朝他挥手,叫他“红头发的高个子”,时间久了便知道他姓吉尔菲艾斯,胆子大一些的会直接叫他的名字齐格弗里德。
他每次客气地接过棕色的信封,向她们道谢后,总有些失落地想,熟络地叫他吉尔菲艾斯的人里,始终没有他最想听到的那一个。
金发姐妹留下的寄件人姓名和落款都是“你的朋友”,那些爱笑的后勤女兵们总在他离开后热烈地讨论这位神秘友人的身份。
虽然厌恶社交场上的奢靡风气,但升到了一级上将后难免有些躲不开的社交活动得出席。吉尔菲艾斯在给自己扣上军礼服的扣子时,时常会对着镜子出神一会儿。他记得莱因哈特最讨厌这种装模作样的社交,虽然她本人往往最后会成为这类活动被关注的焦点。
而吉尔菲艾斯永远会在最后成功地说服她,并互相帮对方扣上军礼服的扣子。后勤主管显然克扣了不少油水,军校生们的制服做工虽不至于过分粗糙,却也终究算不上制作精良,过小的纽洞迫使他们总得互相帮忙才能扣上最后那两颗该死的扣子。
假使吉尔菲艾斯认定这样的莱因哈特会因为多年的后宫生活而沉醉于浮夸虚假的谄媚和奉承之中,那他们之间的友谊可谓已经走到了尽头。
可是……
即便是以善妒扬名在外的贝内缪典公爵夫人,也并非从一开始便是个善妒狠辣的妇人,有传言说,她在刚被腓特烈四世召到身边时不过是个楚楚可怜的无辜少女……
说不定早就有无数和安妮罗杰一样纯洁善良的少女在进入宫廷后被腐朽堕落的毒汁浸泡,而后又吸取了那样有毒的水,于是从心中生长出歹毒的花与叶来。
若说毒花是因无可奈何地吸收了恶毒的养分,那么浇下毒液的那个人岂不正是罪魁祸首?
吉尔菲艾斯此之前从未收到入宫的召见或邀请,也不曾提出这等逾越的请求,实际上比起受封为帝国元帅,他宁愿当初缪杰尔家不曾搬到自家隔壁,倘若他们逃亡去了银河另一头那个被称为叛军的国度,即便清贫,却至少能过上安静平淡的生活吧。
受封仪式上,他见到了腓特烈四世本人,那个苍老虚弱、行动迟缓的老年男子宣读着提前拟好没什么新意的诏书,干枯的嗓音像从幽暗墓穴里发出来似的。
吉尔菲艾斯恭顺地低头,心中却有无垠怒火翻滚沸腾,他花了十年,终于走到了这个手握至高权力的人面前,而这个人仅凭着自己无耻轻浮的喜好,轻而易举就把在吉尔菲艾斯心口编织了金色巢穴的两人夺走。
他那位原本前途无量、本该亲手断送高登巴姆王朝的挚友也被囚禁在对她来说充满屈辱的宫廷,这个衰老将死的老头将对她的姐姐已经进行过一次的暴行再一次施加在她的身上。
吉尔菲艾斯早已不是十几岁的少年,经过五年的磨砺和人情世故,他如今已经能够很好地克制情绪,脸上的表情分毫未变,接过诏书时的双手也非常稳当,唯独那双被莱因哈特形容为“温柔的”海蓝色双眸在没人看得见的地方汹涌着杀意。
授杖仪式结束后是一场小规模的庆功宴会,吉尔菲艾斯作为仪式的主角,少不了又要虚情假意地作一出戏。围着他祝贺的人群终于散去,他才得空到一旁稍作休息,他从侍者那儿要了一份酥皮蛋糕,意识到宴会已经接近尾声。
莱因哈特曾经很喜欢这类甜点,可惜在军校时他们的伙食相当寒碜,难得有机会才能偷偷从外头弄到一些。
“你听说了吗?关于那个罗严克拉姆伯爵夫人……”
或许只怪吉尔菲艾斯的耳朵对这个名字过于敏感,他本意不愿参与其他人的八卦讨论,可偏偏被议论的中心是那一位。
他于是开始了一次不体面的偷听,他假装在吃蛋糕,低着头靠在一根雕花柱子后。他本不需要隐藏自己,人前他吉尔菲艾斯和罗严克拉姆伯爵夫人毫无瓜葛,可年轻的元帅阁下终究也有乱了方寸的时候。
身后那个尖锐的嗓音继续说着。
“据说……我是听女仆说的……她是从立典拉德侯爵家女仆那里……千真万确……”
“那个金发野丫头……倒是比她姐姐幸运……是的……是的……”
“……这终究是个威胁,我不相信其他人会不为所动……”
“……是啊,若是个皇子……”
零零碎碎的话语逐渐拼凑出一条可怕的信息,一股寒意凝聚起来,吉尔菲艾斯无法继续假装进食,他把装饰着精美纹样的盘子放到一边,焦急等待着更多对话来破除心中不详的念头。
那个难听的嗓音还在喋喋不休。
“她姐姐进宫十年,却一直无所出……可她……或许还有隐情也说不定……”
“……贝内缪典公爵夫人不会善罢甘休的,等着瞧吧……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那个金发小丫头生下陛下的孩子……”
“……假消息?……我们家的女仆和立典拉德侯爵家那个女仆是亲姐妹……”
这个刺耳的声音说到这里不怀好意地笑起来,吉尔菲艾斯知道他是在影射缪杰尔姐妹,可此时他已经无暇顾及这么多了。
他的心脏剧烈狂跳,侍者问他要不要再拿一杯香槟也充耳不闻,他掩饰不住动摇的心情,匆匆离开了会场,直接冲进盥洗室。
吉尔菲艾斯明明知道莱因哈特是女性,也明明知道她如今的身份是腓特烈四世的侍妾,他明知道的……明明是早该预见的结果,他却因为安妮罗杰十年来始终没有怀孕而对莱因哈特同样抱着侥幸心理……
据说腓特烈四世先前不曾让安妮罗杰怀孕,仅仅出于害怕她在生产时难产去世这种自私的念头,而今他又拥有了安妮罗杰的妹妹,便不再怜惜这份原本小心翼翼珍藏起来的宝物。
一颗高登巴姆的恶毒种子正在吉尔菲艾斯那位勇敢正直的朋友体内发芽。对着一个客观上来说无辜的胚胎,他竟萌生了恶毒的念头,可那是通过邪恶强迫手段获得的生命、寄生在更加无辜的莱因哈特体内的生命。
腓特烈四世那副朽迈躯体的影像突然闯进了吉尔菲艾斯的脑中,他比吉尔菲艾斯父亲的年纪还要大上至少两轮,皮肤干瘪皱缩,虽有侍从每天服侍照料,终究开始散发老年人身上独有的气味。
安妮罗杰和莱因哈特此时分别为二十五岁和二十岁,光是想着她们要给这样一个年纪足够做她们祖父的男人侍寝,吉尔菲艾斯的脸就因痛苦和懊悔扭曲起来。
安妮罗杰已经受了这样的折磨足足十年,莱因哈特又偏偏在这个时候……
那具年迈体弱的身体,竟然还能让年轻的妾室怀上孩子?
平时常有人称赞吉尔菲艾斯持身严谨,他也确实至今仍守着童贞,最近连父母和他视频通话的时候也开始旁敲侧击地暗示他希望他早日成家,吉尔菲艾斯则总以军务太忙、没有合适的人选为由一再推脱。
可那并不代表他对床笫之事毫无概念,毕竟在军校时他和莱因哈特不可能住在同一个宿舍,和他同室的其他人偶尔能从外头搞来些可疑读物。纸质杂志早已被淘汰,除非是真正的爱书人或者有钱的贵族,普通人很少接触。
可他们这些学生在军校内部使用通讯网络的时间非常有限,于是古老的纸质影印本又悄悄流传起来。
吉尔菲艾斯不敢保证他从来没有阅读过这类读物,不过他至少可以对天发誓,他的第一次接触完全是误打误撞。
在室友散落在地的一叠纸页里露出的一角赫然印着一个金发女郎,虽远不及莱因哈特的脸精致漂亮,锁骨和腰部的线条却透露出吉尔菲艾斯从未在莱因哈特身上看到过的风情。
他在狭小的卫生间里自渎的时候,莱因哈特的脸代替了画报上金发女郎的脸。
而当这种幻想延伸到一个老年男子和莱因哈特身上,很难不让他的胃部感到不适。
吉尔菲艾斯双手撑着水池的两侧,面对盥洗室的镜子皱着眉努力抑制胃里的一阵翻腾。他庆幸刚才没有吃什么东西,喝的酒也很少。
他在这对姐妹的暗中帮助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晋升,这其中固然有他自身能力的缘故,可远远不够,一个帝国元帅仍然不能把两个被困于后宫的人解救出来。
五年前莱因哈特被接走的那天,吉尔菲艾斯向她发誓,他要延续莱因哈特的意志,要把她们姐妹被出卖的自由夺回,而后将黄金树连根拔起。
莱因哈特没有看他的眼睛,或许是觉得吉尔菲艾斯这个原本可以置身事外的朋友为她们的付出远远超出了友情的部分。
她一言不发地伸出右手,在吉尔菲艾斯也朝她伸出来的右手上轻轻握了握,随后便一阵晨间微风般地离开了房间。
这和安妮罗杰当初离开的情形一模一样。

放一下前两天的赤金mad链接 

【[银英/莱吉莱]“我会永远陪着你”//tranquility + melt + name of love-哔哩哔哩】 b23.tv/e6s93Zp

//结果今天发现之前居然没看新战争的序曲——
//我会想掐死我自己 :yang5:

全体逃跑

本实例是小说《银河英雄传说》以及其衍生作品的相关实例。角色生日/忌日有可能开放注册申请。申请理由请填写about页面当日版头里的人物全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