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置顶:

靠幻想维持生命的闲聊号。此号内容不要转发在长毛象以外平台,但和亲友私聊提到这个号的话无所谓。

大概会有:
许仲琳《封神演义》相关二创闲话。大部分是黄天化及其全家老少(笑)

许版《封神》哪吒相关脑洞及二创。哪吒闹海或哪吒传奇也可。其他哪吒免谈。

许版《封神》哪吒/黄天化。有同好的话请务必和我聊天!!!! :ablobcatheart:

隔三差五喜欢图林全家。弓盔。骨科。兼有daddy issue和mommy issue。

银英OVA版艾芳瑟琳·米达麦亚梦女。米达麦亚家有两个孩子。对待银英其他角色的态度嘛……事死如事生。

Pinned post

本账号不适宜未成年人关注。

我对于其他的性别和性取向绝对是有误解的,就像直人会误解我一样。我不了解很多性别和性取向,会有下意识的偏见,会无意说一些伤害别人或者冒犯别人的话。我所知有限,但不可能幸运到完全避开所有伤人的话。

所以路过的朋友,如果我说了什么不对劲的话,请提醒我,我好及时更正。

nsfw 关于真人骨科?的想象 

我没有兄弟姐妹,但有各种各样很全乎的cousins

刚到青春期的时候,我大概弄明白了性行为是怎么一回事,然后就把全部的cousins都幻想了一遍——如果我和这个人性交,大概是什么样的?对于那些还没成年的,我想象的是他们成年后可能的样子。

后来回想起来会有点好奇,会幻想和自己的亲属性交,这是不是常见的事呢?

另外就是我的“姑姑issue”……此处姑姑不是我的血缘亲属,也不是神雕侠侣的小龙女。是说我在看某些作品的时候会找一个人跟着认辈分,一旦他有姑姑,我就会对这个姑姑产生一些奇妙的亲近感。即使姑姑几乎没有什么台词也一样。好神奇。

啊,突然想到的一个词,养比格犬的人自称“忍人”,这个忍是忍耐的意思还是残忍的意思?忍耐比格犬作恶多端的人;残忍地限制比格犬活动的人。应该是第一种吧。但第二种似乎也合理。

盗墓笔记。主角小吴在前几册书里显得有点太乖了。而且本事不大胆子不小,什么事情都想去打探。况且他似乎对自己家里人很信任,怎么着也算个黑道家族了,但他不怎么懂,也不怎么怕,似乎意识到有人想坑他他都要往前再送一送。嘿。某些人算计他的时候估计心里会暗爽。

Show thread

置顶:

靠幻想维持生命的闲聊号。此号内容不要转发在长毛象以外平台,但和亲友私聊提到这个号的话无所谓。

大概会有:
许仲琳《封神演义》相关二创闲话。大部分是黄天化及其全家老少(笑)

许版《封神》哪吒相关脑洞及二创。哪吒闹海或哪吒传奇也可。其他哪吒免谈。

许版《封神》哪吒/黄天化。有同好的话请务必和我聊天!!!! :ablobcatheart:

隔三差五喜欢图林全家。弓盔。骨科。兼有daddy issue和mommy issue。

银英OVA版艾芳瑟琳·米达麦亚梦女。米达麦亚家有两个孩子。对待银英其他角色的态度嘛……事死如事生。

今天一些看起来应该过san check的脑洞: 

1.想把黄天化剁成不均匀的饺子馅,平均分之后放在三山五岳,靠他血肉里的煞气镇守山河。

想到之后觉得不对,前两天我还大喊“我这人心善,见不得虐待儿童”……算了成年后再剁不算虐待儿童。

2.图林。

图林半大不小的时候在部队里听老精灵讲那过去的故事~据说,精灵锻造的神锋宝剑,造出来是为了和整个世界同存亡的。剑断成两截不要紧,哪怕沉到海里,一千年后捞出来还能接着用。大家纷纷拿出自己最趁手的兵器,互相比较。兄弟们以后要是在哪里看见我这把剑啊,记得替我捞出来传给后人。

图林坐在精灵堆里一声不吭,继续当那个阴沉沉的人类摆件。他抽出自己的剑,是短剑,而且并不精巧。也许今年冬天回去明霓国斯的时候,精灵老爹会给他换一把好的。但兵器不比自己的力气更值得信任。

这时候图林看见贝烈格从火堆另一侧回头看他。两个人对视。图林的目光,在别人眼里就像是这家伙眉毛下面的阴影里藏着兵刃。他就用这种看上去能见血的眼神看着贝烈格,说:“将来我不会让剑断掉。除非我死。除非那把剑摔成碎片。千年后的人也别想重铸我的剑。”

贝烈格毫不在意似的,眼神不闪不避:“将来的事情,你现在又晓得什么。”

箭人 boosted

嘿嘿,我正经东西不写,来摸段子啦。
哪吒/黄天化 某个版本的十绝阵
————————————

“这个阵法不是封闭的……这附近有风。”黄天化靠在身边墙上,慢慢坐下来。他咬着牙抽气,伸手摸了一把肋侧,还在流血。

“如今是大大不妙。我们明明辰时入阵,此处顶上没有遮盖,却不见天光。前面草木不生却能着火,这铁盒子里明明有穿堂风却又积水……向上走是飞不起来,脚下这又是凿不穿的不知什么石头。设阵之人就是处处要和我作对。依我看,不管这是什么阵法,我们中计了,瓮中捉鳖之计。”哪吒咬牙切齿,正要从闻仲全家骂到殷商祖上十八代,却听见身边有笑声。

“黄天化你小子笑什么?你要死了知不知道?”

“我笑闻仲舍不得他们那些法宝。”

二人身处阵法一隅,似乎是在密室中,四面八方皆是铜墙铁壁,墙上不见洞口,但时不时有利刃破空之声。刚刚黄天化就是一时不慎,被阵中利刃所伤。入阵之时还只是浅浅一层的积水,眼看就要没过二人脚踝。此处并无灯火,两人只靠哪吒脚踩那风火二轮的火光,勉强看得清身边三尺远近。

“要是这设阵之人把那招魂幡一类的宝物挂在阵眼,进来一个放倒一个,也不必费力气设机关捉我们了。我不信他们竟找不出第二个招魂幡。”

“话是如此说,那招魂幡又奈何不得我哪吒。放倒了西岐将士,我一个个背出去。还能累死我不成。真要是那样,这阵法反而是小儿科了。”

确实。此阵虽然凶险,但最多只是把他们慢慢耗死在这里。有法宝却不用,只靠机关困人,这样钝刀子割肉的手段,也不合闻仲向来的作风。喊着要斩尽逆贼,那直接用法术杀了他们,岂不是更利落?也许,并非是此阵中没有法宝,而是不能有法宝。莫非是另有什么法术与阐教门人的法器犯冲,或者维系这个阵法的法宝远在此阵之外。此类阵法向来注重一个巧字,一人之力可抵万军。但若要破阵,也要巧用心思,生死成败往往在一念之间。

黄天化忽然看到眼前火光一闪。原来是哪吒捞出了沉在水里的风火轮,正给它吹气添风助火。这三昧真火连石头都点得着,易放难收,他在这密室里点火要做什么?

“黄公子,且向背风处躲躲,我干脆烧穿这铁屋子算了。”

“可别!”黄天化跳起来,捉住哪吒的手,“你知道用三昧真火,设阵之人难道想不到吗?这火一放起来,咱们也没地儿逃,要是烧穿墙之前先煮开了水,那我看你我二人凑在一起,正好炖一锅莲藕排骨汤。”

“那你说如何?”哪吒收手,借风火轮的亮光一看,刚刚还在脚踝处的水面,已经快要没过膝盖了。不过这时候倒没有飞刀来伤他二人。放了火,未必能活;不动呢,大概是要淹死的。难道此时此地诸事不利,是要成全他两个做一对水鬼?水。这水的颜色不对。

哪吒用手沾了那水,舔舔指尖,神色骤变。他双眼盯着黄天化肋下那道伤口。黄天化留意到他的神情,也皱了眉去看水。

“这水有什么不对?”黄天化突然有些头晕。

“这不是水,”哪吒依旧死死盯着身边那人,“是血,而且我刚刚尝了味道,是你的血。”

写一个原创故事,写着写着,发现攻受反了……开头我想着是A攻B受,结果现在变成A受B攻。神奇,自己还能逆自己CP的。难道我的个人口味是让命里无爹的人做攻?

我看流行小说的时候总觉得很尴尬,觉得自己不务正业。我刚才看两小时西游记才缓过来。哎,太羞耻了。

这大概会变成一个盗墓笔记相关吐槽串。刚刚我在看老九门的故事,嘿嘿,我摸鱼摸得停不下来。 

哈哈哈哈哈,这一段真是,如何在怂怂地受制于人的情况下不放弃嘴炮 :11118:

嘴炮好啊!我就喜欢嘴炮!(截图.JPG)

作者可真好玩,看上去像是用尽心思给角色起外号,用脚丫子给角色起名字,您瞧这又来一条小鱼。

这里面这位看上去是故事的吐槽专家,也是和吴邪一个级别的起外号大师,我还记得那个“东北老帮菜”……哎呦喂。(我快嫉妒成酸菜了。好羡慕。)

Show thread

我这几天看完了盗墓笔记。只是本传,各种外传我都没有动。发一点点吐槽,可能剧透。我不是粉丝,但也不至于讨厌这个故事。 

故事很有趣!假如说这个故事不是已经出版印在纸上的作品,而是我一个朋友写出来给大家伙看热闹的,那我绝对要对这个朋友佩服得五体投地,值得我给她磕一个。

看书的时候我一直在叹气,因为觉得可惜。主角吴邪原本是一个悠哉游哉的富贵闲人,结果顺着这剧情一路探索下来,虽然长了一身力气,可脑子里还是一团乱麻,而且彻底和盗墓贼的黑道生意搅和到一起了。真是可惜。

开始看前两册的我一直在想作者下一步该怎么写,这人是谁,这地方是哪,这群人里面到底谁该死。作者笔名叫南派三叔,故事里南派盗墓贼里面也有个吴邪的三叔吴三省,我想,作者您这是在讲冷笑话吗?结果看到后来,我想,作者您怕是“解连环”,可惜设了一堆连环套把读者都套进去之后就不负责解了。

我真佩服作者设计悬念的本事。前几册的确是环环相扣草蛇灰线,可惜到了后来作者没接住这个故事。直到大结局读者都还在纳闷,书都翻到最后一页了也没个谜底。这个结局真是不值得前面那么多铺垫,可惜。

作者还真是有一套本事的。我看后记里写,作者本人深受拖稿之苦,又总是为了别人对作品的批评而难过。嗨。我看您就别在乎陌生人怎么说了,读者也好粉丝也好,都不如你找几个朋友一起吃吃喝喝,让他们夸夸你,之后回家睡一觉醒来继续写。毕竟故事写得怎么样,作者本人应该一清二楚才对。

另外,如果要我说我有点喜欢的角色,大概是“小花”和“黑眼镜”——这两个角色戏份都不多,也不是相似的类型,但都在诙谐中透着点冷漠,在冒险故事里挺让我安心的。不担心他们把别人作死,他们自己死了也不会去骂老天爷,应该是这样吧。

前几天过生日,想到年纪又长了一岁,随后想到的是十几年来一直在我脑子里“阴魂不散”的那个角色——我就要比他年纪大了。

箭人 boosted

我是村通网了吗,刚刚发现王刚有自己的菜谱网站!还有难度系数,好贴心哦!

kuancaipu.com/

箭人 boosted

朋友们好!由武汉同志中心中老年男同志口述史小组出品的《春光无限公园》终得以面世,因本书并未进入书籍市场中流通,接受阅读电子书的朋友可通过文末链接进行下载。

长久以来,「同性恋」对于这个异性恋的社会而言是存在于观念当中的,由传说与刻板印象的碎片杂糅成的一团虚影,藏在生活的角落当中。在我参与的田野与访谈所拾获的故事中,上个世纪的同性恋只会以不光彩的形象——罪犯、性侵者现身在真实世界中。同时,我们所接触的许多老年男同志,都建立过异性恋的婚姻关系,过着多面的人生。

书中记录了11位中老年男同志的生命故事,也是武汉在地的,不曾被看见过的11部个人史。他们的青年时代是我们未曾经历过的二十世纪,在社会的变化中,男同志们如何应对时代的规制与自身的性/别身份之间的流动关系,如何在异性恋文化的社会中生存乃至生活,成为了11个故事的共通母题。

这本书里的故事,如果没有这个项目,如果没有一群对老年男同志,对在我们这个世代之前的男同志感兴趣的人,也许还会是11个不曾被言说的秘密故事。讲故事的人当然会有美化、撒谎、隐瞒、出错等等,因为我们面临的是真实的,有顾虑,有秘密,有自己不容打扰的生活的人。我们尊重他们保护自己的方式,也尊重他们去创造自己生命的叙事。从我们下田野开始感受这个场域的魔力,到有爷爷们愿意跟我们讲述故事,到征求访谈、转录、写作、出版的同意,这些故事的面世来之不易。我庆幸他们愿意讲述,而我们尽力书写。

百度云:链接: [pan.baidu.com/s/1QutyqJZv9BZVf: t6p6

Google Drive: [drive.google.com/file/d/1z7zRp]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我终于打开了我在模拟人生里捏的银英档。是照着OVA版本捏的。有很多人,以后还会增加吧。

那个先寇布虽然不太像,但我觉得已经大体过关了,高鼻、浓眉、薄嘴唇。

摸银英。就是假如科技那么发达连眼睛都可以替换,那我想象一下某某人身体上有些部位是机械的也不过分吧。只是些小零件,脚趾、关节、耳朵。这种小东西没人在意,也没人会到处讲,所以大家都不知道啦。

我好喜欢银河英雄传说OVA里面米达麦亚夫妇的发型,现在想起来脸上的笑容都忍不住。脑袋上顶着一团蓬蓬松松的头发,有没有卷都可以,但就是好可爱啊。好想和这样有蓬蓬松松头发的人同居,作为密友也好作为情侣也好,之后就可以在起床的时候把脸埋进对方的头发里了……(来个人用头发淹死我吧,我引颈受戮 :aru_0120:

箭人 boosted

另外向有各种大小强困扰的象友推荐拜耳的拜灭士,用了之后基本上看不到活的能使人拥有战斗下去的力量。 :aru_2101:

Show older
全体逃跑

本实例是小说《银河英雄传说》以及其衍生作品的相关实例。角色生日/忌日有可能开放注册申请。申请理由请填写about页面当日版头里的人物全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