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扣扣 boosted

爱豆劈腿偷腥传绯闻。
普通粉丝:房塌了。
愚蠢粉丝:是狐狸精勾引陷害他。
脑路清奇粉丝:太好了爱豆不是圣人,我将自己拾掇拾掇也能睡他。

扣扣扣 boosted

马修•伯恩版天鹅湖(男版天鹅湖)2019官摄:
b23.tv/o55ipX

又有人传了,不知道这次会存活多久……大家不考虑周末看一看吗 :swanspreadattack: :100_gay:

#男鹅 #MatthewBournesSwanLake #MatthewBourne

扣扣扣 boosted

如果你在登录 bgme.me Matrix帐号时遇到如图所示的问题。
你可以尝试去除 https:// 协议头,即只输 bgme.me。
如果带有 https:// 协议头,可以尝试输入 neo.bgme.me

Show thread
扣扣扣 boosted

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
这篇文章与评论比较系统地科普了在🇺🇸surrender for adoption(即郑爽家庭以“弃养”方式提出的方案,但他们的语气让我质疑这家人是否真的会花心思认真对待这个过程)是合法的以及流程如何。

我觉得这个事情比较复杂的是,我看到了很多人的攻击点背后透露的是“亲生孩子就是理应归属于亲生父母的,否则就是对孩子不好”。这一点,作为一对从来都没有做好过为人父母准备的完全无爱的父母的独生女,我的看法始终是充满质疑的。中文语境中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还是太单一化,也太父权化了。孩子是个独立的人类个体,并不是*属于*精子卵子提供方的财产。可悲的是,🇨🇳目前及可预见未来内的文化依然是十四亿人里找不到几个真正理解这一句话、真正关心孩子本身well being的,关于育儿问题的讨论点永远极度扁平化,孩子本身的利益隐身,全部集中在“孩子到底属于谁”这个点上。从前豆瓣争冠姓权我从未参与过就是因为此,我真的很讨厌这种赤裸裸的把人当产权看的思维与占有欲。

试图让一一在她的房间睡,睡了两个小时就醒了,哭着跑过来霸占我们的床。
还和她爹要求:我要横着睡。
于是现在她横着睡在她爹的枕头上,她爹以187的个子委委屈屈地蜷缩在角落里。
早知如此我买什么婴儿床,我就应该换个king size大床。

扣扣扣 boosted

『政治的腐败并不是指政治家收取贿赂之事,那是个人的腐败而已。政治家收取贿赂,却没有人能加以批判,这就是政治腐败。 』

扣扣扣 boosted

原则上不占用本站的资源,不过实在是忍不住很想截图纪念一下自己受到损害的眼睛。

赌站团建是“辱bgme”,还给这门学问取了个雅号叫Ruby 学。

Seriously 我很怀疑这种行为能免于被评价为霸陵,毕竟bgme 站长讨论是否该弃用苹果手机的嘟文下不见这些赌站用户正面直接地进行讨论,一切都只是暗搓搓地贴了嘟文地址然后发表嘲笑而已。

扣扣扣 boosted

看到一个帖子说大美人明星生下了不好看的女儿多么可惜。让我为这些孩子感到难过,因为他们会不会从小就在这样的评价中长大,“你妈妈那么美,你却没有遗传她的基因”。评价的人未必是多坏的人,但是总觉得这些话对一个孩子来说挺恶毒的。

扣扣扣 boosted

所以我最反感简中互联网的地方就在于明明应该讨论的是ta为什么会饿死,除了扶贫政策外还有哪些可以保障ta的温饱生存问题,扶贫政策哪些地方做得不够好要改进,但简中互联网人总是能完美避开以上,在ta将死之际或者死后,自我安慰,自我感动式说些“不要垂头丧气,会好起来的”,“给你寄草莓”,请停止这种自我心灵得到际慰的做法,请停止把个体加入宏大叙事中,请停止将扶贫工作人员辛苦努力跟有效性强加因果,请记住,简中互联网人,你的安慰真的一文不值,你把死人加入到宏大叙事中只能证明你很刻薄恶毒。

扣扣扣 boosted

最近喜欢用色块打草稿,尤其是用来造型会舒服很多,哼哼,找到了新的舒适区准备一屁股坐进去!

扣扣扣 boosted

看到许多去世的互联网账号下都会变成人类哀悼和倾诉的地方。走饭最后一条的微博评论已经过了一百万。最近看到的几个博主,死去的人收获了在生前没有得到过的朋友和感情。有一个自杀未遂被救下来的,却也没有改变什么,照旧会自残和计划自杀。总有人觉得如果在那些去世/自杀的人活着的时候能遇到他们乃至于拯救他们,只是往往这个遇见的时机已经太晚了。许多人聚集在账号下方评论,总让我想起那些在海面上托着新生儿的尸体哀悼17天的鲸群。也总让我想起杜鲁门卡波特写下的,我活着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不给我鲜花。

扣扣扣 boosted

if your cat often bothers you at your computer and walks all over your keyboard, it's because they're trying to join you and do what you're doing. It's a sign of affection! One way to mitigate disruption without pushing away your cat is by buying your cat their own laptop and plugging it in next to yours. make sure the laptop has wifi, a VPN, and access to the darkweb

扣扣扣 boosted

在看一个,嗯………因为老婆被坏人强奸过,老公担心老婆心理阴影复发所以没有再操过老婆……而是转而让老婆操他呢……嗯……🤔
#支持真爱
#尊敬不拘小节的男人

看原耽,网游文。受因为种种原因扮女生和攻网恋。又为了种种原因发了穿山寨lo裙的照片被挂论坛骂,攻为了给他撑腰,花十万块买了原版lo裙寄给受,并且在论坛晒了发票和裙子的照片。到此为止他们还没见上面。
:yang17:

我真是无情的转发机器。我转嘟大多数情况下不是为了表达赞同或者反对而是“这里有条嘟大家来看看” :aru_0520:

扣扣扣 boosted

TL关于词汇和语言的使用相关讨论让我更加理解了“你是否看见一只鸡”的例子,不是讽刺也不是指责谁,不分立场来看,我们只能看到我们自己眼中那只鸡,在他人眼里一闪而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繁华迷眼都市的车水马龙里的一只鸡。

扣扣扣 boosted

任何一个嘲郑爽语言组织能力的人在我看来都很冷漠,在参与一场全民娱乐的闹剧,娱乐至上,她的语言组织能力是她的精神状态和受教育程度的体现,她的精神状态是典型的东亚家庭悲剧,而一个人的文化水平更是没有任何嘲点,有人读书多有人读书少,她又不是翟天临挂了个学霸人设,一个小姑娘写不好文字有什么好嘲的,她多的是做错的地方,可以指责她声明逃避现实不直面问题,但是嘲她文字火星文小学鸡的人是出于何等高傲的姿态,掐住的甚至不是她的错误而是她在特定社会文化价值判定下的短板处。so sick of these arrogant ppl.

看大家八卦的我:仅仅记得谁是谁,对具体事件完全听不懂 :bcat7:

扣扣扣 boosted

最近一次觉得李如一式语言规范可笑是什么时候呢?是偶然点进盘古之白的时候。一个以优雅、流畅、规范为价值取向的工具在自己的项目页面和转换页面发出这种暗戳戳的诅咒,实在不很高明,不很优雅。
说到底中西文间字距变化这件事,既不适用于中西频繁转换、西文极短而字距本就不小的场合,也不应该纯由人力加空格调整。要求人去加空格绝不是最好或万能的解决方案,变成流行规范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的结果,不是万世之规、神圣之法。

Show thread
扣扣扣 boosted

时间线上看到对“破防”这个词的批评,兼看到赌站站长kiokio重拾霸凌行为,又在隔空阴阳怪气网友,感觉有必要再说一次我的观点:
前两年我受李如一的影响,对网络语言颇抱有一种洁癖心态,批评跟风使用流行语的行为、强迫性在西文和中文之间加空格、推崇典雅规范的书面语文,但是这些想法现在已经软化,甚至完全反转。我不再觉得网络非正式交流,尤其点对点的私人交流和点对无的自言自语中,需要遵守这种(大概正是由李如一等人在知乎最早提出的)语言规范。我依然使用西化的、语法规范、多定语的中文风格,但这仅仅是出于我个人的语言习惯,而不是某种价值取向。我越来越欣赏象语这样新的用法,里瓣网友怀念🐘的那首诗是一年内我所见最真挚的诗作。对于破防这种新词/新用法,我也不认为使用者都是在盲从跟风、折损自己语言应有的精确性:一个词语能突破原有语境成为流行词汇,必然是因为它击中了某种原有词汇所不便描绘的事实,“破防”可以是精确的,因为人在信息流中确实在抵御信息的情绪攻击,“PTSD”也可以是准确的,因为它击中了非理智行为后的反应生成机制。一个词用得好不好取决于语境,无视行动者本身意图和语境的攻击不是批评,是知识的霸凌。

Show older
全体逃跑

本实例是小说《银河英雄传说》以及其衍生作品的相关实例,但是对嘟文内容没有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