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如果王小波还活着,今年也才 70 岁。

推上闲聊,如果王小波当年没有因为困顿病痛而猝死,那么会怎样?

我阴暗地说:大概之后也会因为其它某些事而自杀吧。

却看到一个超赞的,让人会心一笑的回答:我觉得他会有一大堆比特币。

——是啊,我也希望他会有一大堆比特币。

"Rihanna's statue unveiled at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会玩,想知道这是虚拟的还是真的 :0010:

中国男人真的死要面子。
司法大数据,男司机事故率98.8%。
男人们就说了,全国就100个女司机1个出了事故,全国有一亿男司机100个出了事故,这是不一样的,全都算一起男司机事故率自然高,男司机和女司机的事故率要分开统计。
然而,2020年公安部数据,女司机1.48亿人占比司机总数的32.43%,男司机3.08亿人,占67.57%。
男人们又说了,女司机出事故都是致死的大事故。
然而司法大数据里正好也写了,致死性车祸中,男司机占比94.6%。
男人不死心,继续嘴硬。
女司机的事故都是特别奇葩的。
行吧,看出来你们男人真的为了点面子超级努力了。
数据来源:
《司法大数据专题报告-交通肇事罪特点和趋势(2016.1-2019.12)》
《司法大数据专题报告-危险驾驶罪(2014.1-2016.9)》

网上说可以用苹果和黄瓜来高仿哈密瓜。
今天试了下,并不像哈密瓜(………骗子)。

但是也挺好吃。黄瓜的脆爽和水份补足了苹果的口感。苹果本身的甜味加上白砂糖可以勉强赶上哈密瓜的甜度。

挺努力的一盘水果,像极了操作菜的我靠套装和料理打人马的样子......

文革时期公安部长李震,一手经办大量冤假错案,1973年被人发现死在吊死在公安部机关大院地下室的热力管道上,双膝跪地,身体向后仰着,上衣口袋里有几十片安眠药,地上还撒了若干片安眠药。
这个案子一开始是按他杀侦查的,因为死法实在不合自杀常理。后来在毛泽东的指示下改成自杀结案。
李医生的回忆录还有这样一段插曲:给李震验尸的医生,是医学会解剖学的助理研究员张姓医生,文革时期经常被三更半夜叫起来写死亡证明,主要是中南海被杀或者自杀的官员,写不好就挨打。关于李震之死,他给出的结论是服用安眠药过度导致。因为这份报告,他被公安部关押了两个月。
“我不怕被打,但是怕被叫成反革命分子。”

一个很神奇的甜点……
新鲜的嫩豌豆剥出来,加入没过豆子的水,水开后保持微小火煮到豆子不破皮但是可以用手指轻松捏散,离火后加入糖和蜂蜜搅拌均匀,放入冰箱冷藏。冷藏时水要保持没过豆子,不然豆子会起皱。
可以配各类夏季甜点吃,豌豆选择那种还没有变老的,不用特别多的糖豆子本身就很甜。

这个方子其实是出自云田晴子和福田里香合著的《R先生的甜品时间》,每个菜谱前两页是云田晴子画的小彩漫,后两页是福田里香写的详细菜谱。这本书今年引进中文版了,喜欢云田老师的人都去看看啊,那可是云田晴子​:blobcatmeltthumbsup:

啊,做梦梦见和一位象友(......)谈甜甜的恋爱。
现在醒了有点怀疑人生。

想问问万能的tl……近期有没有什么适合联动“西方文化”相关话题做pre的西方小新闻,比较无害和趣味性就好了。巴黎圣母院起火竟然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
或者这种比较文娱的新闻应该去哪里找呢?(最好是墙内。)粗找一下政治浓度太高了。

以及我现在把pamela full body分成早上15分钟晚上半小时,感觉简单多了.....不然每次连续45分钟真的是it takes forever

Show thread

他平常周三和周日就会练剑一个小时。brain fog 严重的那两周,练完剑状态就会好一点,人也开心一点。

Show thread

前段时间老公一直受新冠后遗症影响,brain fog 比较严重。整个人的感受都很迟钝。我搜了一下看美国的几个诊所都说要每天做有氧。就拉着他每天早上跳10-15分钟的pamela。

两三周了他现在好多了,也不知道是真的有氧起作用还是他自己好了。不过他也说每天运动,哪怕只有十分钟,当天的状态也会不一样,打算把这个习惯坚持下来。

或许是求助……
我最好的朋友大概是去年底确诊了抑郁(轻度) 今天吃饭的时候(还在吃现在中途离场中)说起最近觉得生活很没有意义没有未来 感觉想要尽力去填补什么空白又无法填补 还有家里人的态度(她弟骂她有病而且还叫她快点去死)什么的
就我这个人我很想安慰她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以我的观点给出的建议或许又太何不食肉糜了……很想知道这种情况大概要说些什么会好一些 :11112:

看《Jose与虎与鱼们》,讲一个大学生忍不住靠近残障女孩的故事。评分不算高,所以没抱太大期待,结果超出预期。大学生是个屈服于现实的人,为了前途出卖身体,为了欢愉和同学上床。唯独对女主是不带有目的的接近。女主虽然身陷囹圄,依旧没有放弃爱好和想象力,依旧骄傲,所以他想保护她一如想保护当初的自己,他是她的守护者亦是崇拜者。其实我们都知道结局已经注定,身在故事里的人又何尝不知,即便如此愿意介入对方的生命里留下痕迹也是件伟大的事情。我羡慕这样的勇气。这个故事实在是过分温柔。

医保财政医院都没钱了。
安徽除了安徽财政厅+卫健委+医保局出来的那个禁止公立医院擅自采购进口产品的文件,其实在控费方面早就走在全中国前列。去年年中开始,纪委(而不是医保局)就开始负责监督检测设备的集中采购,曾经在会议上说出谁不降价就查谁过去的行/受贿行为(当然在座的厂商和医院可以说是没人经得起查)。

体外诊断设备(其实就是各种检测仪器)在过去认为是没法集中采购的,因为可以理解成打印机(检测设备)属于白送给医院,医院只需要买不同的墨盒(检测试剂)就好了。但总之安徽纪委一出马就让体外诊断设备史上第一次成功集采。不过最后很好笑的是没有对外公布最终中标价格。

安徽去年7月还搞了全中国第一个省级大型医疗设备的集采。大型医疗设备包括ct,x光,核磁共振机,手术机器人等等。其中有些品类,特别是进口的,价格会在1000万以上。不过,这个集采的结果如何到现在还没出来。
但总之,加上4月才发的新文件,就是一句话:无论是什么设备耗材医疗器械,别用进口的,国产替代,要便宜的。

还有一件事影响也很大,是武汉的同济医院被医保局罚款了6000万。起因是接到举报,发现同济的骨科在17-20年虚报使用耗材,从医保局那儿骗了2300万。于是重罚,然后暂停骨科8个月涉及医保的用药(相当于禁止骨科病人去武汉同济看病)。而武汉同济是湖北省top2的医院,在整个中国也是top10的水平。然后还发现21年武汉同济违规使用了医保9000万,现在具体处理结果还没出,不知道到时候是不是又要禁止病人去看病。

应该有很多人知道大型公立医院和医保局其实就是对手盘的关系。医保支付等医疗收入占到公立医院收入的90%。财政拨款不仅只有10%,而且从19年开始财政拨款三连降,直到今年才恢复。更严格的医保控费。以及因为covid防控减少的收入,就诊人数+手术量下降;增加的开支,医护人员高频的核酸检测,外派测核酸的任务,防控工具购置等等,导致了这两年医护收入的断崖下跌。

当然我盲猜最后还是只会让群众斗群众,患者天天骂医生黑心,医生偷着骂天天累死了还没有奖金,然后更多伤医事件。本该有更好的解决方案的。

Show older
全体逃跑

本实例是小说《银河英雄传说》以及其衍生作品的相关实例。角色生日/忌日有可能开放注册申请。申请理由请填写about页面当日版头里的人物全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