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突然对线上(包括小区微信群,一种半线上?)遭遇的各路爱党爱国粉红有了一种很平和的心态:当然他们会大放厥词还会举报,但除了注意避免被举报(其实有耐心走举报流程的还是其中少数)之外他们的行为其实是没什么意义的。
他们不敢行动,就像我隔壁楼最疯狂的防疫爱好者,被封小区也要戴N95口罩去排队核酸,买了酒精坐电梯的时候到处喷。但如果哪天核酸亭和日常消毒人员消失了,这个人绝对不敢出面呼吁把核酸亭要回来。辛亥革命的时候支持皇上的人和无所谓的看客必然比现在更多,不影响革命成功,不影响民国肇造后这些人没一个敢行动迎皇上回宫——张勋迎了是另一回事,但我看大家也没那个运气跟当代张勋同一个社群。
这些想法是因为最近一直有朋友在各种社群遇到爱国粉红言论,又不太确定该如何反驳。我想也许可以不浪费精力和情绪在被他们刺激和思考怎么反驳上。有能力反驳的,说一句就走不要耗费时间,有表态已经可以让其他沉默的不知道怎么说的友邻意识到同温层了。纯线上辩论会有点空对空,如果有机会能提出“改变实际处境”的倡议(比如小区群联名要求阳性居家不去方舱,学生共同要求改变隔离饮食配给)或者是看到类似倡议时积极应和参与,会更可能有成效,也能发现更多原本安静的人出声。

睡醒了,再回忆一些细节 

27号下午靠六点的样子,我们俩的分开审讯都已经结束,当时允许我们坐在一起,那个时候我还以为我们马上就能出去了,结果警察进来给我们签传唤书。
甜当时就说不能签,签了我们就成了嫌疑人,接下来他们有权审讯,就是跟做笔录不一样了。我都愣了我说如果他们之前他们没有权力审讯刚才我们经历的是什么?那房间里就跟电视里一模一样,铁椅子都带手铐的!(虽然没铐我)

然后当时法条还记错了,以为传唤完最长羁押时间会变长,但实际上签不签传唤书,警察局的最长羁押时间只有24个小时,如果他们在这个时间内找不到直接证据,必须放人。朋友们切记,一定要据理力争,找律师。

我们当时不肯签,要求打电话,见家属,无果。僵持了一会儿,送传唤书来的警察很年轻,给我们一再保证这个只是走程序,不要让他为难。最后我们没办法,签了。签完以后又是等待。我们开始询问看守的警察怎么回事,他本来不肯说,最后叹了口气,无限同情地漏了一句话出来:你们这个事情闹得很大,要等市政府决定了。

说当时没慌是假的。我们俩对了个眼神,她用口型说:怕死了吧?

没多久就抓进来两个男生,一个男生带耳钉,另一个男生造型非常像切格瓦拉,手里拿着一本已经被翻得破破烂烂的硬壳大书,正在跟警察争执不要看他手机。警察不理睬。我听他们的对话,两个人是因为在春熙路给铜像戴口罩,就被捕了。耳钉男据理力争说我们就拍个抖音搞笑段子!警察同志你不觉得这个搞笑吗?警察冷漠地说不觉得,你手机也交出来。结果交出来一查,干干净净啥也没有(机型非常旧,没有保护壳,绝对是备用机。我当时就知道这是有备而来,这两位是我们的真同志)警察说你说你拍抖音,你手机里怎么抖音都没有?
耳钉男有点结巴,没解释得出来。我都替他着急,就说我们做账号都是电脑上剪辑,手机只是初步拍摄啊笨!
还好警察没在这个事情上追究,又跑出去不知道干啥了。他们俩试图跟我们俩交流,被看守的警察喝止。甜也想交谈,被我拉住了。我当时的顾虑是不要被警方找到机会扣帽子我们是一伙儿。“独立、自发的行动”相当重要,可以迎合他们的叙事扮演“只是被煽动的无知群众”这一角色,一旦被认定有组织有预谋,就很难脱身。
于是那位切格瓦拉就坐在地上开始看书,时不时地跟同伴交流,我听了一些只言片语,是诗歌理论。当时我掩在口罩下笑得不行,我信你们个鬼的拍抖音哦!

但没多久他的书就被没收了。我们被迁移到另一个宽敞一些的“等待室”,也就是囚室。接下来我们即将在这个房间度过一个夜晚。

在后面无数支离破碎、小心谨慎的交谈中,我们得知他们俩就是要去望平街的。只是还没开始,两个人想搞点行为艺术,就直接被捕了。当时警察还讲了两句话:“好玩?春熙路上还有毛主席(其实是孙中山啦傻逼),你怎么不去给他戴口罩?你怎么不去天安门给毛主席戴口罩嘞!不敢?那你不是很清楚这是个什么性质吗!”

那位切格瓦拉试图和甜交谈的原因后来我也知道了,他们竟然彼此是有微信的只是没聊过……他们俩都写诗,很多年前因为诗歌比赛加过好友,认出来了。当时的场面非常吊诡,我们身陷囹圄,但我们在谈论诗歌。

接下来又抓了三个人进来,原因是一个人举白纸,另外两个人在旁边拍视频。拍视频的人坚持只是路人,不认识举白纸的人。后来也确实把拍视频的先放走了(他们全程无交流,拍视频的人还一直说“你们抓他就行了管关我什么事”但最后走的时候还是给留下的人递了个眼神)即便如此,他们还是被无故扣押了五个小时以上。

中途切格瓦拉在玩座位下方不锈钢杆子上的手铐,把自己的手套进去了。当时看守的警察是这一晚上对我们最好的人,他允许我们摘下口罩,热就给开空调,防护服意思意思套着就行了不用穿那么紧,虽然规定不能聊天但时不时聊两句世界杯,还公放了一些世界杯,就是给里面的人听的。我觉得他心里是有数的,而且情感上站在我们这边。他同事跟他交谈,认为我和甜举乌鲁木齐字样绝对不是为了火灾,要查是不是疆独,他意思就是不要把问题搞复杂嘛。后来进来扫了我们一眼,长吁短叹地说你们做事情要注意方式方法嘛……(我解读为他的意思是抗议注意不要被捕)当时他看到切格瓦拉把手套进了手铐,开玩笑说你试试。切格瓦拉直接把手铐扣牢了,我们都愣住了,警察笑得瘫在椅子上说你是不是瓜啊!切格瓦拉还很震惊,说这跟小时候玩得不一样,小时候那种一摁就打开了啊!我说你是不是没有常识?他抬起头非常单纯地回应我:是啊!
最后警察过来给他开了,让他坐好。他也不坐好,一个人蹲地上蹲了一会儿,开始笑,笑得浑身抖。警察问他笑什么,他也不说,过了会儿甜也开始笑,我说咋了,她说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很荒唐吗。我说是很荒唐啊!但我不会这样笑出来。哇你们诗人真的是让人搞不懂!

关到快十二点(不确定了我没有手表)那两个拍视频的,和给铜像戴口罩的都可以走了。切格瓦拉说我可以不走吗?他看着我们三个举牌子的人说:我要走就跟他们一起走。
警察没管他,他就又走回来,靠在椅子上,静静地和我们呆在一起。
没多久另一个警察来了,叫他全名,喝令他立刻离开,他还是那种看起来很无知的口吻问:我不可以自愿留下吗?
警察说这里是公安局,让你来你就得来,让你走你就得走。
切格瓦拉说我只是想和他们在一起。
警察马上警觉,说你们是一伙儿的?
切格瓦拉这才没办法了,起来收拾了自己的衣物离开。

他和同伴某种意义上避过了一劫,没有去成望平街,但是也错过了一场宴会。对他来说一定是一场宴会。他身上有殉道者的气息,我觉得他不是因为无知或好玩才把自己拷起来,他是主动受难的。他离开以后我闭着眼睛在保留精力,觉得我能理解他。我的同胞在受苦,我跟同胞在一起。

@knockknock 另一首历史的伤口也很好,但当然我也只会听不会唱……啊感觉其实翻一翻的话有很多六四纪念好歌不唱也值得听一听
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
捂上耳朵,就以为听不到。而真理在心中,创痛在胸口。
还要忍多久,还要沉默多久?

如果热泪,可以洗净尘埃。
如果热血,可以换来自由。
让明天能记得今天的怒吼。
让世界都看到历史的伤口!

我做得太少了,都做得太少了……如果十年前我上街时身边能有更多的人,也许今天我还有她。
至少要说话,你不说话,他们就会给你爱的人洗脑。

Show thread

我朋友圈唯一一个说小心颜色革命的。是我同桌。
我同桌会在开学第一天穿泡泡袖的裙子,做过的最讨厌的事是非要把课本塞到我抽屉里占位置,她看了我第一篇写在带锁日记本上的同人文。她卧室里有一排的毛绒玩具,我送给她和我同款的小海豚。我们一起打过了仙剑98版的第一个boss,她写在了日记里。
共产党从我这里抢走了比曾经想象过的更多的东西。这不是谋杀吗,这不是血债吗……

@pastclawsitswayout 试试别用微博客户端,用浏览器登陆weibo.cn/?tf=5_009
是一个非常简陋的古早手机网页版微博页面,没有热搜和广告什么乱七八糟内容,只有纯时间线排列微博文字内容,图片要单独点击打开。我现在用这个网页版看,昨晚和今天凌晨的信息都还有。

总结个我在这跟你国封控政策战斗的一天里的经历。
最近本小区一直在花样加码,24号出了通知要求跨区通勤要开通勤证,出入限定上午和下午的几个小时并且要出入证。25号收紧到只能上午两个小时持证出门买菜。——这两天我其实没出门,据说实际操作上不在时限也是可以正常出入的。今天继续紧缩到18点起全封小区只进不出全员居家,刚办的出入证通勤证直接无效,并且没说什么时候解除封控。这三天的通知都带有居委会公章。
今天一早就感觉几个小区群里防疫爱好者的气焰微妙下去了,并且表态不做核酸要放开的声音变多。附近几个小区聚集在大门要求解封的视频也传播出来一两个。
捎带说一句,我这栋楼最支持防疫甚至觉得“大白踹门也有原因”的一个人手握不少团购资源,在上半年的一段封控过程中给大家提供了平价食物的同时也没有避讳她自己能够由此获得收入。我一直比较习惯买菜APP所以没参过她的团,但观察到上半年解封之后走她的团而非单独买菜的人确实明显少了。
下午一个三百多人小区群中,群主(后来了解到是医务工作者,单位要求正常上班)召集大家去居委会要求解封,首先响应的是一位据我观察一直在群里转发各种恨国躺平新闻的邻居。我虽然觉得目前各种买菜APP运力充足生活没受什么影响,但抱着反正在家闲着这种活动应当参与一下的心态报名了。
大概是下午三点半,本小区和隔壁小区(共享一个居委会)二三十人以那位群主为首来到居委会。群主是男性,但参与者性别分配感觉基本平均,与居委会的交涉中态度最坚决(但,下一段说)的是另一位医务工作者女性。
居委会工作人员纯女性,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女性比较适合卖惨,反正她们开局就卖了连续加班到半夜一周住办公室没回家的惨。大家还是不为所动的。居委会主任又表示居委会没有权限解封都是上级政策,二十条是常态防控期间执行的但现在形势严峻之类套话,并说可以让派出所的人来。我表示派出所也没有封控的权限。当时在场说话的人有点多,基本诉求是要通勤上班,尤其是几位跨区工作而外区政策要求正常上班的。医务工作者女性反复强调我可以24小时核酸可以两点一线都可以配合但你们得让我正常上下班不能下班不让回家。当时我就内心惨叫别这样啊姐姐这么急着要开窗户干啥就不能先捅着天花板,但……不过感觉大家对“这个病目前就是轻症感冒可自愈”还是有共识的,可能那些害怕后遗症的就没来吧。后来来了两个条子,但总体气氛感觉不算激烈,也没有肢体冲突。因为我自己只是认为居委会的操作不合理但确实没有通勤上班需求,所以后来发言不多。
大家要求居委会给他们的上级打电话,居委会打了以后表示上级政府正在开会讨论。人渐渐散了一部分。我关注到条子给留下的十几个人拍了照。接下来一直到四五点钟,居委会主任称区里会有一个带公章的通知下来,并加了群主的微信,有几个人继续在场等,居委会发了矿泉水。条子看人散得差不多以后也走了。
大概18点左右,留下来的几个继续对上级政府在拖延我们,防疫政策不顾实际,居委会和民众没有沟通渠道,我们小区刚需通勤的人还是太少大家不够团结之类话题表示不满,居委会主任态度全程以劝慰平息情绪为主,但不给准话,仿佛大家都见过的那种在线客服。
等得无聊之余我又打开小区群,发现前几天我做的垃圾分类备注有了成果:一个“说‘羊’的SB“和一个”让人进小区必须扫码的SB“抱怨封控,一个‘支持防疫害怕后遗症SB’在和前两者互喷。场景十分令人愉悦。大概18:30之前,居委会主任转发了一个政府通告,话术是‘非必要不出小区’,没有强制性措辞,基本等于解封。于是等到现在的五六个人各自回家吃饭。小区群一片欢声笑语,我发现自己忘带门卡,尾随一个比金毛小一圈儿没柯基那么胖并且有尾巴的狗进去了,仿佛没人管。

大家好我是抹吉,刚让妈妈给我拍了三百张照片,精选三张给大家看看啦 :ablobcathappypaws:

被问:腊肉蛋炒饭是什么新梗吗?
我沉思:不是吧。其实腊肉是腊肉,蛋炒饭是蛋炒饭。但如果腊肉蛋炒饭了,也许可以称之为亲子旦。

小区群里刷出来有人说:“很多大白都是志愿者,踹门是有原因的,有些人就是矫情,还报警,浪费公共资源。”
看了一下我给这人的备注:“号召进小区扫码还说‘羊’的SB”。顿时感觉人设好完整。

心情波动之
AO3有个英语作者给我童年真爱过的作品写了73万词的同人。
但不是我CP。

分享一个一次性的匿名线上聊天室,在浏览器内输入网址即可创建一个在线匿名聊天室,其他人输入给朋友你的聊天室链接就可进入对应聊天室,与此同时所有人的聊天记录都不会被hack.chat所记录(关闭网页窗口后聊天室的数据也会被抹除)

这是官网及使用手册:hack.chat/

创建聊天室的方法:地址栏输入( hack.chat/ ) 末尾 / 的后面加上?和随意的英文和字母组合,比如 hack.chat/?buleissky23333 , 即你已经创建了一个自己聊天室的链接,进入页面后输入 nickname就可以使用。

代码开源的,想要查看它的源代码的话可以到它的GitHub 。

救命啊为什么我at不了她算了不管了反正就那么几个人……

Show thread

受我的朋友@[email protected] 启发,在小区微信群里给一些人加上备注,“这是个说'羊’的sb”,“这是个辱骂外地人的sb”,“这是个指责别人坐电梯不戴口罩的sb”,“这是个让人进小区扫码不许尾随她的sb”……
总的来说sb率也不能算高,但真就各有各的sb花样……

一些奇遇。吸顶灯有点闪,忐忑地问小区群快递还通吗急用个灯。然后出现一个隔壁楼专门卖灯的,报价还比淘宝便宜……现在正满屋子转悠想把可换可不换的灯都给打包换了。

发现隔壁小区在搞一人阳性全楼拉走隔离,在思考如果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坚持不去,或者至少能消耗他们更多的防疫成本,那个国务院小程序什么的玩意儿有实际意义吗,或者还有别的什么方式可以操作的?

GitHub 也不是第一次作恶了(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推荐使用自建的代码托管平台,比如 GitLab 或者 Gitea :m5_melon:

官方提供了另外两个域名
https://ilovexjp.pages.dev/https://ilovexjp.netlify.app/ ,可以根据具体的连接情况来选择

源码打包可以从 Telegram 频道
https://t.me/gh_ilovexjp 获得 :seki_good:

RE:
https://mstdn.social/users/CDTChinese/statuses/109357970595211689

所以我党在被共产国际拖后腿的情况下依然完成了北伐统一是真的值得吹(关注重点

看书:战后条约规定的五个通商口岸中,上海是最靠北的一个。
我:……啊?你说最什么的一个?
我:不对!我被社交媒体出现的台湾人影响了!

Show older
全体逃跑

本实例是小说《银河英雄传说》以及其衍生作品的相关实例。角色生日/忌日有可能开放注册申请。申请理由请填写about页面当日版头里的人物全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