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 其实我也不理解没有和我交流过的人为什么要关注我,关注之前有交流过的话我一般都会通过的。
不通过也不是因为对方有什么问题,只是不喜欢被太多人关注,之前的号停用也是因为觉得关注的人太多了。

Pinned post

💃 反正也到新账号了,表态一下。
希望符合以下特征的账号不要关注我:
1.支持俄罗斯侵略乌克兰的
2.会因为政治观点不同挂人的
3.恐同恐跨恐任意性少数的
4.觉得蔑称(包括不限于支那,毛子,阿三等等)可以想用就用的
5.想到在加

看不到我想必对你对我都好,祝大家冲浪愉快。

有时候想起来已经养了五年女儿也觉得真是人生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可能before I realize 女儿就长大了。
最好是 befrore I realize 女儿的青春期就过了

这是在写什么啊?连蒙带猜,signed permit, Ontario insurance?

老师回说现在还没有照片,不过肯定会是粉色或者紫色带tutu的裙子。

行吧我去搜一个粉色和紫色的tutu给一一看,希望别到时候出来一个她不想穿的款式……

Show thread

虽然用RBC capital MARKET 换美金能省至少几千吧。
但是感觉这几千会在其他收费里加回来……

Show thread

算了一下,它这个transaction fee 0.75,depositing fee 0.25,那其实刷卡放RBC也是一天1.00。这也还是一样的……算了算了也不是啥大钱(但是非常不爽)

Show thread

震惊了,RBC 手机APP存支票怎么也收钱,还一张一块!

:aru_0520: 舞蹈教室的老师还特地发邮件问我是不是真的不想参加。我纠结了一下还是照实说了:一一不喜欢你们的裙子,我也不想强迫她穿。但是你放心她还是很喜欢跳舞的,等将来过了这个阶段她应该会参加的。

舞蹈教室秒回:那天她们试穿的衣服不是正式的服装!正式的服装会很可爱的,通常是粉色或者橘色的tutu裙。

我:啊那太好了!你有照片吗我可以给一一看,借此说服她。

(这下躲不过$135的服装费了…… :ablobspin:

Show thread

War of God (1976) is a Kaiju movie in which an Ultraman-size Guan Yu fights aliens.

Tokusatsu fans, you are welcome.

说进厂打工的人是不是从没进过厂或者接触厂里女工啊。

表面上看起来进厂工资大概有五六千,但实际上这些钱是建立在全周加班的基础上。早7晚7,吃饭时间10分钟。流水线女工全天站着,手一刻不停,一停前面后面的人都做不下去了。上厕所要打报告,由其他人顶上。大多数都没五险一金,也都不是本地人,更别谈固定居住。要拿到6000晚7就下班是不可能的,还得加班到更晚。

要面对的风险是由于环境闷热造成的猝死中暑,手指或者手臂被机器卷进去但没有医保,因为抑郁造成的自杀等等。

那么推算一下自由活动的时间是多少呢?晚上11点睡觉,早上6点起床。这些时间人真的还有活力去做其他 的事情呢?

这难道不是当下最残酷的出卖肉体的方式吗?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觉得打工要比卖淫高贵,更何况人家都没在卖淫。

说起来我不觉得嗑羊先和嗑先杨会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但是嗑杨受和嗑杨攻应该有不小的区别.....

(莱攻莱受,罗攻罗受就更加如此)

⬇️ 昨天看到有账号被扒皮就想到这个 :aru_0160:

有个我讲过很多次,但是不记得在象上有没有讲过的网游故事,很乌龙,我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 

06年我刚开始玩魔兽,那个时候魔兽新手还是比较多的,我在新手村里认识了几个朋友,跟其中一个女生玩得特别好。
我们一起练级一起下本,我是草药炼金,她是草药裁缝,我打到的布料全给她,她挖的草全给我,我会帮她做成药水,她会帮我做衣服和包。她基本上是我在魔兽里最好的朋友。
后来满级了,两个人进了不同工会,她的男友也来玩了,那个男友还玩的女号。彼时我也才十七八岁,对好朋友的男友十分有些敌意,恐怕隐藏得也不太好。

后来吧,大概这么过了两年,好像是80级?有一天我们一群人在打世界BOSS还是什么需要组团的任务。我们都在一个团里,她和她男友一队,我和另一个朋友一队。

我们在队内私聊,忘了说到什么,朋友提到该男友用的是“她”。
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他打错了,更正说XX是YY的男友啊。
友:不是啊,XX是YY的女朋友啊。
我:啊?YY是女生啊?
友:不是啊,YY是男生啊?大家都知道。
我:啊???
友:你不知道吗?你们认识这么久了?
我:啊??????

后来我和那个“男友”(以下称女友)聊天,女友十分委屈:原来你不知道,我们为了你吵了好多次架,我还逼问他你重要还是我重要。
我:………………………………………………

呃其实不止科幻小说想象不出来没有男权的社会吧
大部分历史小说其实也没有真正想像出来前现代完全没有如今的世界、国家甚至时间概念的的社会啊,人或许可能可以想象出世界上没有的东西,但就是很难去想象已有的东西没有是什么样子,我觉得男的固然不行,但不止写科幻小说的男的不行吧,不管想象历史还是未来都是现代人拿幻想自慰罢了,难道大家真的有在期待本格的幻想吗!

今天看了庞贝的大剧院小剧院、一个小的博物馆、几间保存比较完整的房子和庞贝的大广场。罗马房子的结构是,进门一个天窗下面是水池,旁边有几个小房间,往里走是四面柱廊环绕的花园,柱廊后面又是房间,这个户型我之前只看过模型和户型图,真的走到房子里面的感觉果然还是很特别。我看的第一间被考古学家起的诨名是 the house of lovers (图一),因为在这间房子里壁画上一个鸭子(图二)旁边发现了刻下的涂鸦,翻译过来是“爱人们,像蜜蜂一样,过着蜜一样甜的生活。”(大概涂鸦的人正恋爱到失心疯()
图三是一个卖热食的快餐店(thermopolium),说明牌上写不知道这些洞洞是干啥的(我之前看的书上写这是用于保温食物的所以快餐店可以快速卖热食?),总之店主逃难的时候把很多钱藏在了这些洞洞里,但是再也没有回来取。
手机没电前拍的最后一张是在阿波罗神庙拍的夕阳(图四),比较容易辨认的那个人形是阿波罗的铜像(这一个是复制品),另外一边摆了一具狄安娜铜像。

Show thread

Jan Nattier92年出版的研究成果,從梵語的 『心經』語法發現心經可能是玄奘從中文翻譯成梵語的
這個發現在學界掀起軒然大波lol
後來又有學者驗證了這一點,就是別的梵語佛經並沒有提到過心經

> 贝多芬除掉贝多芬自己写的部分(划掉),其他部分一半很lady bess,一半很莫扎特,这是可以说的吗 ​

笑死,我现在听Lady Bess也觉得有些地方德扎既视感。

一個突然間意識到:我附近的一個非工作室類型健身房,三年前我維持每月去10次左右的頻率,大概率去的時候能遭遇外國友人,印象比較深的是一個固定刷新在深蹲架的白人肌肉哥和一個普通話標準度秒殺我的黑人精悍男大,女生比較少且不固定但也見過。
但折騰三年防疫又試圖恢復正常我也恢復舉鐵以後一個月了,在健身房裡沒見過一次非東亞臉。
感覺可以作為一個你國觀察小切口。

卫生棉条有可能自行排出吗……
朋友经期第一天记忆确信放了棉条,但目前怎么都摸不到绳子什么异物都触不到,还有什么办法吗还是说只能去跑一趟医院确认……

Show older
全体逃跑

本实例是小说《银河英雄传说》以及其衍生作品的相关实例。角色生日/忌日有可能开放注册申请。申请理由请填写about页面当日版头里的人物全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