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不明白革命的实际情形,也容易变成“右翼”。革命是痛苦,其中也必然混有污秽和血,决不是如诗人所想像的那般有趣,那般完美;革命尤其是现实的事,需要各种卑贱的,麻烦的工作,决不如诗人所想像的那般浪漫;革命当然有破坏,然而更需要建设,破坏是痛快的,但建设却是麻烦的事。

所以对于革命抱着浪漫谛克的幻想的人,一和革命接近,一到革命进行,便容易失望。听说俄国的诗人叶遂宁,当初也非常欢迎十月革命,当时他叫道,“万岁,天上和地上的革命!” 又说“我是一个布尔塞维克了!”然而一到革命后,实际上的情形,完全不是他所想像的那么一回事,终于失望,颓废。

叶遂宁后来是自杀了的,听说这失望是他的自杀的原因之一。又如毕力涅克和爱伦堡,也都是例子。

在我们辛亥革命时也有同样的例,那时有许多文人,例如属于“南社”的人们,开初大抵是很革命的,但他们抱着一种幻想,以为只要将满洲人赶出去,便一切都恢复了“汉官威仪”,人们都穿大袖的衣服,峨冠博带,大步地在街上走。谁知赶走满清皇帝以后,民国成立,情形却全不同,所以他们便失望,以后有些人甚至成为新的运动的反动者。

但是,我们如果不明白革命的实际情形,也容易和他们一样的。还有,以为诗人或文学家高于一切人,他底工作比一切工作都高贵,也是不正确的观念。

举例说,从前海涅以为诗人最高贵,而上帝最公平,诗人在死后,便到上帝那里去,围着上帝坐着,上帝请他吃糖果。

在现在,上帝请吃糖果的事,是当然无人相信的了,但以为诗人或文学家,现在为劳动大众革命,将来革命成功,劳动阶级一定从丰报酬,特别优待,请他坐特等车,吃特等饭,或者劳动者捧着牛油面包来献他,说:“我们的诗人,请用吧!”这也是不正确的;

因为实际上决不会有这种事,恐怕那时比现在还要苦,不但没有牛油面包,连黑面包都没有也说不定,俄国革命后一二年的情形便是例子。如果不明白这情形,也容易变成“右翼”。

事实上,劳动者大众,只要不是梁实秋所说“有出息”者,也决不会特别看重知识阶级者的,如我所译的《溃灭》中的美谛克(知识阶级出身),反而常被矿工等所嘲笑。不待说,知识阶级有知识阶级的事要做,不应特别看轻,然而劳动阶级决无特别例外地优待诗人或文学家的义务。

——鲁迅
《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

不想当鲁迅bot,也并非赞成他的全部观点,只是想转一些想法。

我特别喜欢呋喃,因为只有它在化学反应中只会乖乖地当溶剂,不会给我添麻烦考虑什么酸性碱性催化剂啥的。 :aru_0250:

试着盘一下原作里面的身高,不一定全。
同盟:尤里安:12岁144.5,14岁长高了十几厘米(不知道是11还是19),十六岁173,十七岁176,十八岁179.5,后来应该有一米八了。
杨:比十六岁的尤里安高比十八岁的尤里安矮,173~179之间吧。
席特烈元帅:将近两米。
其他应该没说,不记得了。

帝国:莱因哈特:(20岁)183
吉尔菲艾斯(20岁):190
米达麦亚:172
罗严塔尔:184
菲列格尔:不懂原文说的是比米达麦亚高十厘米还是十多厘米,反正182+
奥夫雷沙:两米

费沙:貌似没讲。

几个彩蛋:
1.十六岁的尤里安比米达麦亚高【光速遁走】
2.ova里面尤里安长大后虽然超过了杨,但仍然比不少大人矮一点。在DNT设定里面尤里安长大后会和卡介伦一样高,比菠萝(178)高一点,比姆莱和菲列特利加应该也要高。想了想突然发出了笑声。

话说原作里面除了杨,活着的时候军衔短时间内跳了两级的是不是只有尤里安和吉尔菲艾斯?一个是在同盟政变后由班长直接升到了相当于中士的军曹(这两个之间参照日本军置应该还有个相当于上士的伍长,何况后来还有个卡琳),吉是在亚斯提之后直接从上校升了少将(莱还只是说吉在此战后会升为准将)。所以目前为止DNT同盟方的伍长军衔和帝国方的准将or少将军衔似乎都被吃掉了,不知道怎么解决,等新角色出现吧。但是帝国的区别我是真看不出来了,修特莱和安森巴哈的军服我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了……

不行了银英DNT的帝国军服人设怎么那么复杂,尤其是将官,除了肩章上的浪花数变化外(元帅是三浪+红叉),还有从上将开始腰带上加花纹、后背下摆上花纹更复杂,一级上将开始脖子上的花纹更复杂,还有将校尉士兵的袖口花纹肩章模式和腰带花纹都不同,真的累死了。同盟军服就好很多,尤其是尉官和校官的衣服几乎没什么变化。另外我至今没找出来帝国的准将和少将的衣服区别在哪里,肩膀上都只有一个浪,这个差别应该不是被吃掉了吧……

注:含沙射影指:银英的这段提到了XXX,是在讽刺我国的zz(政治打不出来)体制!完了银英要被禁啦!

Show thread

其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银英之前就看到过很多人对它的批评(包括政治、军事、历史、人物塑造等各个方面),现在看的时候反而觉得不少地方写得还不错,比如同盟政变时救国军事委员会的一些法令讽刺了日本的军国主义,比如说幼帝的恶劣性格讽刺了人们会给小孩子开美化滤镜,比如杨在思考民主时提到不能真正的民主不能依靠伟人等等,都是不错的思考,即使放在现在也很有深意。不过我觉得要真正吸收银英优秀的地方可能还是要少点所谓的“含沙射影”的讨论方式,毕竟银英的世界总体还是比较单纯和理想化的。此外,也不可否认田中有时候会为了体现某一观点而写某一段剧情,所以不难发现他有不少写得很生动的小角色,比如林查,那个把部下的尸体放在立典亥姆身上的帝国中校,海尼森广场和平示威时面对残暴的同盟上校害怕了的那个普通中年人等等,但这些角色之所以给人感觉“写得好”本质上可能还是因为他们的出场很少,所以只要能体现一点“人间百态”就算是生动了;相反,一些刻画很多的角色反而可能因为剧情的需要以及作者的刻意评价出现一些问题,前者典例是亚典波罗,这个角色可以说是随着剧情需要不断地在被加设定(田中本人也承认本来只是想把他当成纯粹的分舰队队长来写);后者典例明明很有政治头脑,却被田中描述为“最单纯”的米达麦亚(不过单纯本来也有各种方面吧)。
写得比较乱,而且有些原作情节记得不清楚了,请见谅 :aru_0171:


银英日文小说的资源,不知道有没有人会看到,所以就发一下吧。

银英日文版小说1-10卷及外传5卷(txt+mobi格式)链接: pan.baidu.com/s/1UPOM2WAl8kfxP 提取码: xbd2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另外放下06年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的银英十卷正传链接: pan.baidu.com/s/1lNu9GqCb2-Gle 提取码: 5vmh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网传TXT中的正传部分有没有魔改可以和正版中文书对照,但是外传可能只能靠啃日文了(有些魔改真的防不胜防,比如《千亿星辰,万亿光芒》里面加了句“杨想到了家里的十三岁少年”,不看日文版真的没发现是魔改,虽然从尤里安的年龄上推测这段改动也是有问题的)

全体逃跑

本实例是小说《银河英雄传说》以及其衍生作品的相关实例。角色生日/忌日有可能开放注册申请。申请理由请填写about页面当日版头里的人物全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