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各位同好好~这个号准备拿来转发跑站时间线和毒书社本站推流上出现的粮(图/文),不限银英。方便大家检索。
如果有不想被转发的太太麻烦在这条嘟下面回复一下 :yang6:

今天(06.26)是安妮罗杰·冯·格里华德的生日🎂

她的容貌和弟弟像同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但身姿更纤细,朦胧的微笑无比优雅温柔。经莱因哈特的介绍后,两人相向而视,她的神韵苑若树梢间轻轻流泄的阳光。
“齐格,要和弟弟做好朋友哦。”

@admin

猎手还是猎物?
修正了(之前发过的)罗和mob女,一些事后。完全没有详细描写但还是有点nsfw⚠️遮一下…
感觉罗会作为一种谈资出现在贵族女性的讨论中。出于这种考虑,捏造了一些……发胶不那么奏效的时刻(?

整理一些个人脑洞的延伸,如有撞梗勿怪 

1.在LoGH生前死后的世界里,罗杨充满hurt/comfort,但最终是美好的。
2.现在把目光放长远,纵览各作世界观设定,杨可以开心地和时间领主谈场恋爱。
3.既然已经AU了,杨为什么不能是timelord呢?
4.(高呼并加入私设)杨就是timelord!在宇宙流浪的旅途中遇到极端危险时,TARDIS采用了恶趣味的保护机制:封印当事人的记忆和部分特质,肉体则回归到生命力最旺盛的婴儿期,同时在在保证历史不被影响的前提下微调危机事发地最近一颗行星的少量事件。从此,作为名为Yang Wenli的人类婴儿诞生了。
至于什么时候触发记忆呢?当然是走完作为杨的生命旅程,回到海尼森行星的土地上之后。带着33年的记忆继续沐浴在时间洪流之中的timelord也许会在某个初夏再度回到那片星域,在沉沉深夜的窗外看到笔耕不辍的尤里安、买一份登有社会评论家亚典波罗最新文章的报纸、在街心公园喷泉的对面望见依旧幸福的卡介伦一家……
结语:所以这是个披着DW皮实则开头奎师那降世结尾耶稣受难复活的脑洞……而整个脑洞里最无辜受害的是Frederica,所以这个自high的无良脑洞就在良心的苛责下到此为止了。

今年六一画了全家福还做了个小动图,但是好像发出来动不了,发张静帧吧……动图可以去wb看m.weibo.cn/7395979442/47753392

显示文件大小超标了,分一条,这个是520当天和群友的亚缪4h活动图 :ablobcatknitsweats:

Show thread

放一下前两天的赤金mad链接 

【[银英/莱吉莱]“我会永远陪着你”//tranquility + melt + name of love-哔哩哔哩】 b23.tv/e6s93Zp

//结果今天发现之前居然没看新战争的序曲——
//我会想掐死我自己 :yang5:

是花滑委托的追加委托⛸️
关于老先把年轻时候的考斯滕改成了杨的尺寸,以及杨很努力没有在冰面上四足着地的事 :aru_0120:

Show thread

人家也想搞帝国乐队pa虽然,,,土土de 

米鼓手,罗贝斯,吉菲吉他,莱主唱。选完角之后觉得很不错,首先,米米坐着,就不会显得矮(……)罗贝斯也是有说头的:贝斯手练习的指法才是最能取悦女人的指法,懂自懂!奥奥,奥奥要我来搞我还是给他扔台下吧,我们的铁腕经纪人(蒽,没有新意)
前略一系列熟悉的的主唱吉他手矛盾,莱莱被闯进后台的狂粉袭击,吉菲挡枪,死掉,轰动一时,媒体煽风点火,说莱莱从当场到尘埃落定走出医院一滴泪也没有掉。乐队毫无回应,沉寂半月,回归后莱莱兼任了吉他,曲风也变得凶猛许多……后来演出中莱莱想互动时习惯性往旁边一看,空空的,于是又恨恨把头摆正。有时就会对上出来看看情况的obst,眼睛在人群后方幽幽发着两点漂浮的、平稳得令人咬牙的蓝光。

唐突展示这几年通过各种手段(……)得到的罗jpg(和米和双璧jpg


小杨拿着红茶wink半身。前年(…)委托画的,请不要使用。很喜欢这张所以翻出来发发 :blobaww:

存档之前写的双璧hp脑洞,狮院米和蛇院罗 

特利斯坦呼地收起巨大而漂亮的褐色翅膀,稳当地落在了罗严塔尔的肩上。它的主人随之伸手接住了那个厚厚的包裹。
“你家寄的。”
罗严塔尔看也不看便爽利地下了判断,他先是腾出一只胳膊掸了掸冬用斗篷上的灰尘,接着两只手抱着才能平稳地递给米达麦亚。包裹用防水的油纸妥善包好了,比他想象得要更沉。
入学三年来米达麦亚一直都没有猫头鹰。罗严塔尔考虑过是不是他的家境不能允许,因而没有主动过问。然而一次偶然得到的答复却是,因为麻瓜父母和自己对此毫无概念,所以只是照着清单上的要求买了必需品。
毫无疑问,学校随信提供的购物清单上不会有“活猫头鹰”这一项。
但是,从米达麦亚家里寄来的东西倒是一件接着一件,收送信件的事就只好委派给雕鸮特利斯坦来做了。第一年冬天米达麦亚的包裹,也许是没包严实,又或者是运送的时候遭遇了什么撞击或者撕扯,托利斯坦抓着它丢下来的时候,它就在半空中自己散架了。
“妈妈说入冬了要多穿衣服。”当时米达麦亚脑袋上和身上挂着散落的衣物,但还是精准地抓住了飘落的信纸,这样念道。他又看了一会儿,忽然从乱七八糟的布料堆里扯出一条围巾来,折了几折递到罗严塔尔跟前:
“这是我妈妈织的围巾。我写信说我交到朋友了,她说两条围巾送一条给他。”
罗严塔尔看了看比他矮了半个头的、笑着的米达麦亚,又看看那条造型很符合麻瓜审美的围巾,觉得好像被噎住了。

那么现在呢?已经三年级的米达麦亚依旧没有自己的猫头鹰。罗严塔尔同样问过他要不要考虑买一只自己的猫头鹰,米达麦亚却摇摇头说还是算了。
“我没信心把猫头鹰照顾得很好啊!再说这不是还有你吗……对吧特利斯——”
米达麦亚的手在距离特利斯坦三厘米的地方停止了。巨大的雕枭后退半步,头部到胸口的绒毛尽数耸起,威胁般地伸展开了翅膀。
“他不领情呢。”罗严塔尔轻快地说。

银英丨柏林,1992。 1-3

Relationships: 先寇布/杨威利;尤里安/卡琳;杨威利/菲列特利加

write.allships.run/~/The9thPla

存档之前写的双璧西幻脑洞 

尽管姓氏前的缀词已经明示了他的身份,关于奥斯卡·冯·罗严塔尔的出身依旧众说纷纭,且终究都绕不过他那与不知名者通奸的母亲。有人说他的亲生父亲是个有诅咒般黑眼睛的男巫,也有看法是他母亲是受到了潘倪或是恶魔的诱骗,否则怎么会生下一个有异色眼的孩子,且他超乎寻常的俊美外表仿佛也是个证据。
无论真相如何,罗严塔尔拥有不错的魔法天赋——这理应遗传自他那身份不明的父亲。他比普通的人类更能够感受到元素的流动、精灵的低语甚至亡魂的存在。
令人意外的是,他本人是个超凡的剑士。倒不如说,出于某种心理,他拒绝修习原本更符合他先天条件的魔法知识。只不过,在整片大陆上有信心在决斗中与罗严塔尔抗衡的人也寥寥无几。
很不巧的是,米达麦亚就是其中一个。

沃尔夫冈·米达麦亚出身于普通的人类家庭,父亲是农夫,父母二人一同经营一座农场。他人生的前十六年在割麦子、赶绵羊和挤牛奶中充实地度过,随后便纠结了几个同伴出门闯荡。
米达麦亚所有正常的人生停留在二十岁。彼时的米达麦亚仗义前去营救一位少女,是日恰好是月圆之夜。在他们送她回家的路上,她忽然发狂了,混乱之中咬伤了他的肩膀。
此事在极偶然的情况下为罗严塔尔得知,后者心照不宣地为他严守着这个秘密。

而莱因哈特乐意将一切有能之士收归麾下,无论出身资历。
随后莱因哈特又提出了一个让人实在难以拒绝的附加条件,米达麦亚欣然和罗严塔尔一同加入了他们的阵营。
只不过这种在月圆之夜用于维持形体的药酒似乎不那么受他青睐。
“非常难喝!我问奥贝斯坦能不能哪怕往里面加半勺的蜂蜜,他说如果阁下希望亲身实验改变剂量的药物就请自便。”

科学思维书单——理性与逻辑

一直想整理的一份书单,在阅读中习得对伪科学与阴谋论的抵抗力

write.allships.run/~/Q/科学思维书单—

Show older
全体逃跑

本实例是小说《银河英雄传说》以及其衍生作品的相关实例。角色生日/忌日有可能开放注册申请。申请理由请填写about页面当日版头里的人物全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