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sibylsea boosted

哎 缓缓给首页推荐一下诡秘之主,剧情好看背景庞大作者能兜住自己埋的伏笔、回收伏笔、不烂尾我觉得这些大家都听过了 我就来夸一下里面的性少数和女性描写,性别和爱情都是多元的,爱情的方式也是多元的,有跨性别女性,正面描写(…(对于起点文多难得(…)的女同性恋和男同性恋,描写他们的爱情和他们作为人的生活,不把他们reduce成一个标签一个符号,有关于女性主义的讨论和女性角色因为接触了女性主义而成长(。)的情节,没有常见的让人恶心的男性作者描写女角色的形容,每个角色都是人,每个配角都有感情(有描写母女(当然我是当cp嗑的!!)的孺慕,有男性怀孕(没开玩笑),有女性使男性怀孕(。)等情节,就,真的,不会冒犯到人的起点文诶!好看的捏!

Show thread
sibylsea boosted

我上网又不是展示成功学人设的,我当然要发很多私人记录,其中包括很多又丧又消极又负面的东西,我能理解一些人不爱看这类书写,但unfo和mute和block这些功能是存在的。我根本也没想着靠sns学习社会技能或者看经验分享,这就不是我上网的目的,对我意义不大,真正能让我探索自己人生的就是我在某时某刻产生的情绪,从我童年、青少年,young adult时期到现在,我在真实生活中或者享受虚拟创作时产生的瞬间闪念甚至某种痛感,当我把记忆里的情感体验写下来的时候我就是在疗愈自己的存在性创伤了——就像萨特的小说《Nausea》,主角突然产生了一种如影随形的恶心感,伴随这种感受而产生的就是关于存在与虚无、庸俗与超脱之间辗转的自我探索。这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我之所以为我、而区别于别的生命个体,就建立在这之上。在sns上我谈到自己的时候,我就是要回避社会价值、专业性、技能、必须给世界展示出来用以获得位置而生存的东西,我就是要最大程度地展现我那些不利于生存的品质。就酱。

*暴言了,但我真的需要坚定一下我为啥用sns*

sibylsea boosted
sibylsea boosted

十分键,但笑话 

2025年,为了响应新时代思想建立建设美好新中国,地面不再宜居。
地下拥挤不堪。地下新冠康复者组织、地下读书会、地下观影组织、地下科学研究所、地下医学协会、地下女权组织、地下同性恋组织、地下同人女组织,以及三天前被地下同人女组织开除后另立的地下受抚慰同人女组织,和从地下受抚慰同人女组织中独立出来的受有批受抚慰同人女组织和受没批受抚慰同人女组织,还有从受有批受抚慰同人女组织独立出来的受有批但不允许使用批受抚慰同人女组织。

午间12点36分,我推门进去,一番熟练操作后,我花25元点了一条照常的线路,开始在Ao3看文,然后我的余光瞥到了坐在角落里的习近平。
我推了推同伴的肩膀,问,“他在这里干嘛?地上现在不是只允许他一个人呆着了吗?”
同伴面不改色地回答我,“他是地下习近平组织的成员,因为地上不允许发布习近平的名字,所以他的活动转到地下来了。”
“他?没有其他地下习近平组织的成员了吗?”
“没有了,只有他一个人。”
“为什么?”我追问。
“因为在这里所有人都可以做自己。”

Show thread
sibylsea boosted
sibylsea boosted

亲人离别 

最近看的两本关于离别的书,前面一本是给大人看的graphic novel(作者妈妈去世了十年以后她才画出了这本书),后面一本是2-6岁小朋友看的绘本,哪本都好好哭 :ablobcatcry:

读的时候刚好我妈发过来做七月半(中元节)的一桌菜,我的印象里七月半一直是做给爷爷的(他在我出生之前就去世了,所以从小是大每次有节日拜的都是他),但是我在刚才突然意识到这次的七月半是给外公外婆的…以前给祖先做七月半的人…现在已经在桌子的另一方了…

sibylsea boosted

你三闾大夫的绝命辞,一般认为是《怀沙》(司马迁老师的观点)。从这个角度看《怀沙》,作者解释他为什么要去死was like:
1)这世界doesn't make sense(世既莫吾知,人心不可谓兮。)
2)人反正是要死的,我何必继续耗着。(知死不可让,愿勿爱兮。)

这显然不是什么反抗或者死谏,或者die for the sin of the world(串戏了啊喂)。我觉得这是典型的existential crisis。比起渔父,他可能更需要尼采()然而最讽刺的是,他作为一个诗人被铭记,而他的时代和他自己甚至没有“诗人”的概念。你能想象这样一种屈原吗——就算全世界抛弃了我,我依然拥有诗歌与音乐。(当然,说他主动抛弃了全世界可能更准确一点)——不过,如果他真的这么活下来了,且快快乐乐地活下来了,也丝毫无损于他的形象。

怀沙的乱词非常非常美——“浩浩沅湘,分流汨兮。修路幽蔽,道远忽兮。”写尽了天地之间个体的孤独与迷茫。

想起小时候第一次读京极夏彦的《狂骨之梦》,凶手是脸盲女性(但一直在伪装正常),京极堂推理完之后,对凶手说,别人都认为她冒失,但她虽然记不住人的脸,但可以靠声音和服饰辨认人,靠这个生存下去,是个了不起的聪明人。读到那里的时候相当relate了,我日常生活中的障碍,我记不住人脸,script里没准备不知道怎么应对,或者听到的语句流过去但不明白意思的时候,就是一脸镇定地靠之前总结应对这类场合的套路努力伪装正常的,时而翻车,时而恰当处理,京极堂夸她聪明,感觉好像也夸到了我,奇异地被推理小说安抚到了,觉得很辛苦又很委屈,看完了心里震荡了很久。然后因为这种情绪还产生了强烈的自厌,为什么我只能去书里寻找,动不动就被这种细节触动情肠,拼拼凑凑地代入自己,感觉好可悲啊,这种感觉也没有人去说,也没法说。只是把京极堂的话读了一遍又一遍,感觉我从书里得到的比在现实中得到的都温情和友善很多。像这样看书的细节我能回忆出很多很多,现在能够写出来也是因为我是个大人了,小时候甚至连袒露这些都不敢,怕人踩着我把它撕开。

sibylsea boosted

⬇️尤其是后面这些…好多细节涌上来变成眼泪

sibylsea boosted

(二) 

E部分:社会互动

朋友突然结束友谊(有AS的女性不了解原因)和/或难以交到朋友
倾向于过度分享
向陌生人透露私密的细节
在课堂上举手太多,或不参与课堂活动
年幼时对说话缺乏冲动的控制
有时会垄断谈话
把话题拉回到自己身上
有时表现为自恋和控制欲强(其实并不自恋)
分享是为了接触外界
常常听起来很热心和过度热心或冷漠和不感兴趣
内心有很多想法、主意和感觉
感觉她似乎在试图 "正确 "地沟通
执着于与某人发生关系的可能性,特别是爱情兴趣或可行的新友谊
对谈话中准确的眼神接触、语气、身体接近、身体姿态和姿势等规则感到困惑
谈话往往令人筋疲力尽
不断地质疑自己和他人的行动和行为
感觉好像缺少一种谈话的 "基因 "或思想过滤器
通过阅读和研究他人来训练自己的社会交往能力
将自己在他人面前的行为形象化并加以练习
在进入房间之前,在心中练习/排练她将对他人说的话
与他人交谈时难以过滤掉背景噪音
心中有一个持续的对话,告诉她在社交场合中应该说什么和怎么做
幽默感有时看起来很古怪,奇怪,不恰当,或与他人不同
小时候很难知道什么时候轮到她说话
觉得谈话的规范令人困惑
觉得不成文的和没说出口的规则难以掌握、记忆和应用

F部分:独处时找到避难所

当她不需要去任何地方,不需要和任何人说话,不需要接听电话,也不需要离开房子时,会感到极度的轻松,但同时也会因为 "冬眠 "和不做 "别人都在做的事情 "而感到内疚。
家中的一位访客可能被认为是一种威胁(这甚至可以是熟悉的家庭成员)。
从逻辑上讲,知道家里的访客不是威胁,但这并不能缓解焦虑感
对日历上即将发生的事件和约会感到恐惧
知道她必须离开房子,从她醒来的那一刻起就会感到焦虑。
离开房子所涉及的所有步骤都让人不知所措,想起来就很累。
她为外出、远足、会议和约会做好心理准备,往往在预定活动的前几天就开始准备。
当涉及到时间、准时、跟踪时间、记录时间和管理时间的概念时,有强迫症倾向(也可能转移到金钱方面)。
不断地询问下一步和行动
有时感觉自己在舞台上被监视,和/或感觉自己总是要表演 "正确 "的步骤,即使她独自在家时也是如此。
告诉自己 "正确的 "话语和/或积极的自我对话(CBT)通常不能缓解焦虑。CBT可能会引起更多的不足感。「注:認知行為治療(英語: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簡稱CBT)」
知道她整天呆在家里会带来极大的安心感
需要大量的休息时间或独处时间
在花大量时间在一个特殊兴趣上后感到内疚
在公共更衣室、浴室和/或更衣室里感到不舒服
不喜欢在拥挤的商场、拥挤的体育馆和/或拥挤的剧院中。

G部分:敏感

试图睡觉时对声音、质地、温度和/或气味很敏感
调整床单、被褥和/或环境,试图寻找舒适感
梦境是焦虑的、生动的、复杂的和/或预知性的
对他人的感受有高度的直觉
具有高度的同情心,有时甚至到了混乱的地步
把批评放在心上
渴望被看到、听到和理解
怀疑自己是否是一个 "正常 "人
非常容易受外界的观点和意见影响
有时会根据别人的意见或话语来调整自己的人生观或行动。
每天(如果不是每小时)认识到自己在许多方面的局限性
当别人质疑或怀疑她的工作时,就会受到伤害
认为许多事情是自己的延伸
害怕别人的意见、批评和判断
不喜欢伤害动物和人的语言和事件
收集或拯救动物(通常是在童年时)。
对痛苦有巨大的同情心(有时对无生命的物体/人格化)。
对物质(环境毒素、食物、酒精、药物、荷尔蒙等)很敏感
试图帮助,提供不请自来的建议,或正式制定行动计划
质疑生活目的和如何成为一个 "更好 "的人
寻求了解能力、技能和/或天赋

H部分:自我感觉

在想做自己和想融入社会之间感到受困。
模仿他人而不自知
压抑真正的愿望(通常在年轻时)。
表现出依赖性的行为(通常在年轻时)。
适应自我,以避免被嘲笑
拒绝社会规范和/或质疑社会规范
感觉到极度的孤立
自我感觉良好需要大量的努力和工作
根据环境和其他人的情况改变偏好
根据环境和其他人的情况改变行为
在十几岁之前和/或在别人向她指出这些之前,不关心自己的卫生、衣服和外表
"发疯了",但直到后来才知道原因。
声音听起来很年轻
难以辨认自己的长相,和/或出现轻微的视力障碍(难以辨认或记住脸)。
感觉内心明显比外表年轻(永远是12岁)。

Show thread

⬇️看得哭了一场。我童年到现在,很多很多的生活细节,长期的孤独感,还有创伤性质的回忆,当然也有许多很独特的、只属于我的、不足以跟外人言说的乐趣,能够被人总结下来说出来真是太好了……

sibylsea boosted

友邻之前发的,阿斯伯格女性,我复制一下Deepl翻译,就不改了 

Females and Autism / Aspergers: A checklist

the-art-of-autism.com/females-

这份名单旨在作为讨论的跳板,让人们更多地了解女性自闭症患者的经历。

作者:Samantha Craft

女性自闭症患者。非官方名单

A部分:深度思考者

深度思考者
多产的作家,喜欢写诗
*高度聪明
从多个层面看待事物,包括她自己的思考过程
不断地分析存在、生命的意义和一切事物
性格严肃,实事求是
不认为事情是理所当然的
不把事情简单化
一切都很复杂
经常迷失在自己的想法中,并 "退缩"(目光呆滞)。

B部分:无辜的

天真烂漫
诚实
在撒谎方面遇到麻烦
难以理解操纵和不忠诚的行为
难以理解报复性行为和报复行为
很容易被愚弄和欺骗
感到困惑和不知所措
感觉自己被放错了地方和/或来自另一个星球
感到孤立无援
小时候被虐待或被利用,但没有想到要告诉别人

C部分:逃离和友谊

通过在思想或行动上的逃避,在压倒性的情绪和感觉中生存。
经常通过固定、迷恋和对主题的过度兴趣来逃避
经常通过想象、幻想和做白日梦来逃避
通过心理处理来逃避
通过文字的韵律来逃避
不断地进行哲学思考
年轻时有想象中的朋友
模仿电视或电影中的人物
年轻时把朋友当作 "棋子";例如,朋友是 "学生""消费者""成员"
与年龄较大或较小的女性交朋友,比与她同龄的朋友交朋友更多(通常在年轻时)。
在风格、衣着、态度、兴趣和举止上模仿朋友或同龄人(有时说话)。
沉迷于收集和整理物品
掌握模仿的方法
通过反复播放相同的音乐来逃避
通过某种关系(想象的或真实的)来逃避
数字带来轻松(可以是与模式、计算、列表、时间和/或人格化相关的数字)。
通过计数、归类、组织、重新安排来逃避。
在派对上逃到其他房间
没有很多想法就不能放松或休息
一切都有目的

D部分:合并属性

强迫症(强迫症)。
感官问题(视觉、听觉、质感、嗅觉、味觉)(可能有Synthesia)。「注:这里可能用错了词汇,大概是Synesthesia 联觉」
广泛的焦虑
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或厄运的感觉
两极的感觉(抑郁/过度快乐;不体贴/过度敏感)。
肌肉张力差,双关节,和/或缺乏协调(可能有埃勒斯-丹洛斯综合症和/或肌张力低下和/或POTS综合症)「注:端坐性心搏過速症 (Postural Orthostatic Tachycardia Syndrome , POTS) 」
饮食失调,食物强迫症,和/或担心吃的东西
肠易激惹和/或肠道问题
慢性疲劳和/或免疫挑战
被误诊或诊断为精神疾病
出现多种身体症状,可能被贴上 "疑病症 "的标签
怀疑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
常常掉落小物件
想知道她是谁,对她有什么期望
寻觅正确与错误
自青春期以来,有抑郁症发作(可能有PMDD)。「注:Premenstrual dysphoric disorder (PMDD) 經前不悅症」
拨弄/擦拭指甲、抠头皮/皮肤、拍打手掌、搓手、将手放在腿下或腿间、握紧拳头、转圈踱步,和/或经常清嗓子

sibylsea boosted

《临床医学的诞生》真·随手一翻,联想到丁香园自不必多言:

“医生的首要任务具有政治性:与疾病做斗争必须首先与坏政府作斗争。人必须先获得解放,才能得到全面彻底的治疗。

‘谁会站出来向人类公开斥责暴君呢?还有谁会每天深入穷人茅舍和富人豪宅,身处平民和显贵之中,目睹与思考着完全是由暴政和奴役造成的人间苦难?’”

我枕头底下压着一个铃铛,赖床懒得起来拿猫的时候掏出来晃晃,啪啦就会过来(噼噼不鸟我,每次这样做都觉得我像个湘西赶尸人(好像哪里不对

sibylsea boosted

bgme.me/@mtdjgxhjsz/1088075282 第一眼看到这条关于办公室如果存在lgbtq+不友好的人那么办公室是否应该继续贴lgbtq+友好空间标志的时候,我也陷入了scenario设计者的二元思路。但读到底下的评论之后(象友们提出了好几个不同的可能context),我意识到这又是一个类似电车难题的“思维实验”。而且我完全可以用post里负责培训人自己的逻辑反驳回去:如果因为办公室里存在lgbtq+不友好的人于是整个办公室就不应该贴lgbtq+友好空间的标志,那么lgbtq+人群需要帮助的时候,这些人也会错过办公室里其他lgbtq+友好的人,并且如果所有办公室都这样小心翼翼端详自己贴这个标志的“资格”,那么可能一眼望过去就没有任何lgbtq+友好空间可供求助了。

对于类似的“思维实验”,已经存在不少批判,比如它们往往把选择限制在非此即彼的二元对立、把非常重要的具体复杂情境(context)抹消变成完全抽象的简化模型等等。我觉得还有一点是这些“思维实验”通常暗示此刻面对的(两个)选择就是问题的终点,选对了就万事大吉。现实当然不是这样的。

回到贴标识这个“思维实验”,比起贴不贴/摘不摘,还有大量的后续需要思考和实践:如果保留标志,如何避免/减少lgbtq+人群被办公室里不友好的人伤害的机会;如果摘下标志,如何让办公室内的lgbtq+人群感受到supportive、让外来的lgbtq+人群能切实地得到所需的帮助……当开始思考这些的时候,标志本身的去留反而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或许这也是让电车难题和其它“思维实验”的魔咒失效的开始。

sibylsea boosted

在影视剧中改变中土世界的种族成分对现在的平权怎么会没有意义呢?有色人种演员有收入了啊,有色人种演员接触到的资源变得更好了啊(有色人种演员能接触到几个顶尖的好故事啊),有色人种小孩可以看到自己也是精灵的希望了啊(我就问问你不想看到黄皮肤被官方承认可以做精灵吗,我就想,我也想看到亚籍女性演神秘博士,哪怕50多年来这个宏大宇宙背景的故事本质依然纯英),观众可以被唤起讨论肤色相关议题啊。
改得不好就是编剧没本事呗,中土世界怎么不能加入有色人种。基本演绎法都能成功让华生变成女人,让福尔摩斯来到纽约。虽然这个类比还不够恰当吧,毕竟中土世界设定多于福尔摩斯,但我始终倾向于认为创造力的可能性是不可估量的。
中土这么宏大的世界,哪个原创有色人种的故事能一下就能比肩啊。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中土世界用有色人种演员拍出烂片又怎么样了,007那么多烂片照样拍得起劲(可能中土版权所有者道德下限比007版权方高),中土世界也没那么不容玷污,既然要赚钱,让有色人种也赚赚呗。
怎么说呢,让有色人种演中土世界可以说是个不成功的尝试,但还可以继续尝试,而不是不该尝试。
我倾向于认为,只要改编得多,就有机会出现和有色人种配适的佳作,放开去做,就有机会有好的改编。中土世界也不是只配一成不变,好的故事ip是有生命的,在作者笔外依然能随着世界变化不断生长。莎士比亚笔下的故事都四百多年前了,其世界观构架够白人了吧,依然在被现代社会不断改编呢。

sibylsea boosted

Mina Le的"CONFIDENCE" is a cult这期聊得不错。最近这几年对于wellbeing、mindfulness、整个self-help content产业的criticism渐渐多起来了。许多都抓住了它们的致命之处:当过于强调个人的能动性,系统性的压迫就被掩盖了,并且个人的失败就被归咎于ta的不努力。而更糟糕的是消费主义迅速把握住了人们的焦虑,把aspirational的商品作为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真正do the work的人满足be better愿望的shortcut贩卖了出去(结果当然是无效的)。两相结合就是庞大的系统继续流畅运转下去(Financial Diet认为常被作为自我努力典范的“girl boss”实质上是pink-washed capitalism哈哈哈)。

然而另一方面,正如言情小说的读者和film noir的观众有how to consume the content的agency,我觉得self-help相关也是类似。从个人经验来说,self-help确实是有用的(我今天依然觉得三年前读到Sarah Knight的No Fuck Given系列对我帮助良多),但它的局限性也是与生俱来的。把它作为scaffolding而非圣典或许是一种solution。生活中确实有一些事和情况是可以通过个人行为和reframing在一定程度内解决或者改善的,这些是self-help可以帮到的地方(比如boundary issues)。而通过这些获得的系统内的松动空间(更多的属于自己的时间精力以及在实践中的知识积累)是向视野更高处攀爬、改变系统的阶梯。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只有在处理完了每天的工作、家庭、人际关系等等乱七八糟之余,再刨掉基本的吃喝睡眠,(居然还有)剩下来的时间精力才能用来思考一些复杂的问题和把目光放到超越个人圈子以外的地方。作为scaffolding的self-help content,我觉得它的意义就在于让这样的精力时间能剩得更多一点。

如果不把self improvement (更糟糕的是productivity)作为终极目标,阅读self-help content会逐渐自然而然地来到它的终点,而在那里我们会自然而然地问"Is there anything beyond that?"

youtube.com/watch?v=0DSO5Khbi1

毛象,有没有那种,屏蔽某一条,但是不mute这个人的功能呢(沉思

Show older
全体逃跑

本实例是小说《银河英雄传说》以及其衍生作品的相关实例。角色生日/忌日有可能开放注册申请。申请理由请填写about页面当日版头里的人物全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