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学操操说话)经检测,伊万猫猫的狂攻程度是:77。合格的狂攻!操!
@cat

啊哈,有洋妞说用Google translate看了我的杨奥文,说虽然是未曾设想的CP但似乎还蛮好吃……

说起来英文的CP名应该可以叫Yangstein吧!看起来真像中德混血……
:yang:

什么时候人类才可以理解小猫视频只需要原片直出就好了,不用帮它们说话也不用配tiktok音乐还有特效,让小猫视频回归小猫谢谢大家

我妈寄生日蛋糕到公司,但是我居家了没吃上,所以就让同事分了……请象友也替我吃一口!

哈哈哈哈哈赵立坚别在推特看黑丝了,快回家看看你老婆给你倒的油吧哈哈哈。

2022年11月26日 白纸革命的发起者,一南传女大学生,“白纸女侠”,值得被历史记住她。

还是有些失眠,因为看到目前的节奏,担心接下来可疑帐号混入毛象,进行信息搜罗、钓鱼套话、煽动舆论去瓦解团结。以大家的活跃程度,这边肯定不会幸免,或许我们也要面临注册长毛象以来最大的一轮冲击。
过去48小时里有过具体行动的象友尤其要小心,如果分享过前往现场的详细经历,最好根据自己发布的信息,选择性地保留公开可见的嘟文。至于可能暴露你和同行者真实身份的内容,如果你的实例允许再次编辑,可以把信息修改或转为仅自己可见,如果不能再编辑,也可以直接导出嘟文档案保存在本地,再把现场记录相关的嘟文删除。
过去的48小时里我们已经彼此看到了,这个信心就是我们最大的收获,删除掉嘟文我们的信心也不会消失,所以接下来大家还是先保护好自己。
请一定小心提前准备,预防好过补救。

不是我说有些文里的攻真的很像天降圣诞老人啊(在骂我自己

记录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会很鸡毛蒜皮,很主观,估计一些记忆的细节也会有问题,就不放在TL上了。

—————————————————————————
昨天我拉着一个朋友一起上街。我其实还蛮胆小的,不敢去举白纸也不敢去抗议,但我想着多一个和他们站在一起,勇敢的人的就安全一点。可以的话或许也能帮忙拉一拉人,分散警察的注意力。

我们原计划先去美琪大戏院门口,听说那里有几个女生在举白纸,但先到的朋友在路过安福路和乌鲁木齐中路的时候看见了人群,我们于是就改了计划,去乌鲁木齐中路,又因为路过了长乐路发现了情况就决定改去了更近的长乐路交汇口。我们刚到的时候警察还没有收到抓人的命令(但被封锁的道路里或许是有的,当时从安福路到长乐路整段都被完全封锁了),很多警察还会和人群聊天,大多是劝阻大家离开,但口气和善。(这也是他们很割裂的地方,他们从头到尾都在以一种“哎呀好麻烦我又要因为这些爱凑热闹的人加班了”的感觉在封路,阻挡,抓人,打人)。人还是不停地在这边聚集,但警察也在增援。新的警察到了之后他们就开始驱赶人群,理由是不要阻碍交通,但事实上走的人并不多,大多人只是象征性地动一动,让出一条路。(我现在怀疑他们是在把原本集成一块的人群拉长,并且在梳散的过程中安插哨岗,因为之后在聂耳公园他们无差别抓人的时候也是这样做的)我们被赶着走,于是就在附近转,我们离开前大概在长乐路前来回了三趟。之后因为我肚子饿了,朋友想上厕所就离开了。

吃完饭又逛了一会儿之后,我就在推特上看见警察开始抓人,押送被捕者的大巴车在复兴西路,以及人们在要求放人,我拉着朋友就往现场走了。当时想得就是我们不敢冲在前面但至少要成为冲在前面的人的一份力量,然后尽量救人,不要让他们的后背没有支撑。我们走了大概20分钟(当时真的很害怕,因为警察已经开始抓人了,朋友也是,我能感觉到他其实想走,我们两个人在路上走得并不快,还会聊一些别的,像周围的建筑物之类的东西)就到了聂耳公园,人群聚集在公园以及周围的路口。很多人围着聂耳像,那里摆了一面彩虹旗还有几根白烛,有人在底座上贴了国歌的开头:“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有一个姐姐在雕像旁边和电话里的朋友以及周围的人讲述刚才发生的事情:有人只是回头就被抓了,有人手里捧着花就被抓了,有人把花往天上抛就被抓了。。。
这是我听到的部分,姐姐没多久就离开了,她和大家说警察应该马上就来了,大家小心一点。大家收到了警告但还是不愿意离开,那时候的公园里充满了一种安静而肃穆的气氛。(我当时还airdrop了一张图片给很多人:缅甸抗争诗人的一句话,大概是说一切的抗争都会是有意义的),没多久警察和大巴车就来了,接着冲突就开始了。

护送大巴车的警察开始清场,像赶蚊子一样的把人往主干道上赶。他们就好像在玩一场游戏,就好像在驱赶看不见的幽灵。一个男生落单了,警察一边讲着请你离开,一边想他靠近,把他包围。男生很愤怒的说我怎么了?我站在这不行吗?但警察完全没有回应。我在这时慢慢靠近了那个男生(后面的朋友应该也是,不然他们也不能第一时候把我们拉走),在冲突发生前把男生往后拉,警察们愣了一下,我们后面的朋友也立刻把我们拉到了后方,拉开了和警察的距离,把我们护在后面。而警察们对于我们抢人的行为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想复读机一样的叫我们离开,不要逗留,然后不断的向前压进。就在我觉得我们会这样撤走的时候,公园靠近雕像和路口的地方传来女生的怒吼和尖叫,“不要用暴力!”,“不要抓人!”,“放人!”,人群一下就愤怒了,周围的人包括我向警察质问,“你们是在拿良心换钱!”。我旁边的那个男生还向警察扔了石头。但警察依然嘴里重复着那几句话,头也没回的继续把我们往后压。

他们好像我看过的科幻小说里那些戴上VR头盔以为自己在打游戏但实际上在屠杀平民的士兵。我们是怪物,是奖励,是任务,不是人。

我们被逼着往后退,可是另一边的惨叫还在继续,我不愿走,就进了厕所。(这时我就和朋友走散了)再之后的事情就是另一个串已经讲过的部分,我想拉那个女生走,但是被警察控制住了,趁他们不注意从绿化带逃跑了。

我一直往外走,也害怕警察跟上来,就一直走到了人群之外的大街上。边上有刚刚离开在抱怨自己回不了家的市民,也有似乎是出来散步的居民。公园里外就像是两个完完全全不同的世界。原来地狱和人间,监狱与自由离的那么近。

到了远离路口大概是上海图书馆的位置,我就给朋友打电话问他在哪有没有事了。他说没事,接着我们就汇合了。当时我脑子很乱,本来想和朋友一起去拿他的车,但路过地铁站的时候还是决定先回去了。

我当时感觉自己进入的一种逃跑的本能模式里,肾上腺素分泌很多,心脏砰砰跳,整个人处在一种亢奋又冷静的状态,你能感觉到在愤怒在害怕,我在因为害怕逃跑但又不是惊慌。

如果有象友能读到这真的很感谢你。我不伟大,也不勇敢,但我也为我微小的反抗和勇气自豪。

@board
转发——
这篇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教师所写的小短文详细介绍了防暴警察的阵型和镇压方式,对抗议者提了非常有实操性的战略战术建议。大家可以大范围宣传,特别是转给那些将要或者正在参与抗争的人。
gofile.io/d/Shxgpo
原文链接:t.me/times001/588212

刚刚有很多人说我勇敢,不是的,真的不是。在第一天去 #乌鲁木齐中路 之前,我本来并不知道我要去做什么。临时抓了两个蜡烛我就去现场了,心里想的只是我去放一下蜡烛。现场和警察理论的不是我,分发白纸的不是我,带头喊口号的也不是我。而第二天,在明知他们会抓人的情况下依然去现场的人里,我也不在。
我一直是个顾虑重重并且胆小的人。不止我,现场还有很多人,一开始并没有敢想到最后会真的把两句“下台”喊出来。但是我感觉在现场,勇气是一点点积累的,禁忌是一点点冲破的。一开始是有人对着警察高喊“你们知道我要说什么,我不能说,但你们知道我要说什么!”,然后是有人把四通桥前两句针对封控的口号喊了出来,我小声说了句“四通桥”,旁边的男生也小声说“后面一句是……罢免独裁国贼……”,到这时我们都是不敢说名字的。但后面,喊着喊着,四通桥标语还是以相似的形式不同的内容喊了出来,这时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心里可能都在想着那后一条标语,直到有一个人喊出了:“习近平!”,而大家几乎是不曾迟疑地接了“下台!”(也有人喊“暴毙”但是不多),异口同声。
在喊出来之前我都没想到这句话能喊出来,但是喊出来之后……我确实难以形容这一刻冲破禁忌的感受。害怕吗?当然。我现在还在害怕。但当时,就像《不明白播客》的Kathy那样,当我看到悼念活动的消息就在我当时位置的附近,我只是不能不过去。
说实话,我想,如果四通桥上挂的只有一条标语而不是两条,这两句“下台”可能也不会在上海出现。而未来会出现什么,是垂死挣扎还是一切的开端,我不知道。我之前说四通桥勇士有没有意义在于后来者有无响应,这次,也同样如此。
祝我们终有一天夺得自由。

……
不要在這時候「台灣同胞」
不要在這時候「兩岸一家親」

聲援是因為我們是人你們也是人,不要這時候使用慣來用於抹消台灣主體性的用語,非常trigger而且會把人推走因為聲援還要被吃豆腐真的非常幹。


氛围感大于一切的电影,逻辑和人物关系可以不必在意了,在意的话就会觉得这片子都讲得啥啊全都是意象符号结构这种炫技的玩意,并没有立得住的活着的人好吗!

汤唯说韩语很性感(虽然我完全get不到她的脸),因为我听不懂,可是一说中文我就出戏,求求你别说中文了,能听懂对我来说是巨大的观影灾难,因为我会觉得对白写得很尬演技也很尬,如果男女主都不说话纯靠眉来眼去拍一整部片的话会好上两倍吧。

不过OST好喜欢,得去找找单曲循环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六、警察常用的招数。(1)只记录他想记录的。你让他添加或修改,他会恐吓你,“我就是玩法律的”,“我只记我要记的”,这都是警察常说的话。不要怕,坚持你的意见,如果他不改不记,你就不要签署。(2)用刑期恐吓你。比如他会这样说,“你态度非常不好,我告诉你,你再这样,我把你态度记录下来,你至少多判一年。”记住,警察没有任何权力判你。就算你最后要被判刑,喝茶阶段你态度再差也丝毫不影响你的量刑。事实上,是否被入刑主要看证据,群体性事件非组织者被入刑的可能性非常小。(3)刑讯和殴打。大城市警察刑讯殴打的事情相对少些,但刑警以及处理群体性事件时仍然常有殴打现象。被殴打时不要硬碰,你可以根据现场情况灵活处理,但出来后第一时间去验伤并投诉。投诉不一定有用,但可以让对方有所顾忌。
七、你一定要记住,参与者入刑的可能性非常小,最多行政拘留15天,且不留案底。

Show thread

昨天出了公告说倡导各企业居家办公,今天还可以出门,然后公司又通知明天要限流,一半进大楼一半居家(这到底有啥意义),而且还要抽调人手去抗疫……我部门领导给拒了,因为年末在冲各种绩效,关系到公司能不能挣钱,就不派人了,但是那就意味着其他比较闲一点的部门就要派人干这些没意义的事,sad,这是什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徭役。

其实去看看核酸的工作人员就觉得他们的工作荒谬之极,一个采样一个录入一个查绿码,就这样花掉三个成年人半天或一整天的时间,等他们回去,参与抗疫这件事又会被写成官样文章宣传成各种正能量……据说有些地方主动当志愿者抗疫能获得各种嘉奖(评优评先什么的),然后越是得到正反馈的参与者们,越是拥护这套体系,sad,这是什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内循环。

Show older
全体逃跑

本实例是小说《银河英雄传说》以及其衍生作品的相关实例。角色生日/忌日有可能开放注册申请。申请理由请填写about页面当日版头里的人物全名。